【武漢肺炎】武漢防控肺炎疫情連錯三步

撰文:孫飛
出版:更新:

始發於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新型冠狀病毒仍在迅速傳播,截至1月26日24時,內地30個省份累計報告確診病例2744宗,現有重症病例461宗,累計死亡病例80宗,現有疑似病例5794宗,另有30453名密切接觸者正在接受醫學觀察。
此外應當還有很多尚在潛伏期、未被記錄的感染者,以及更多處於易感染區域的人群。未來無法給出期限的一段時間裏,被感染和死亡人數勢將繼續攀升,中國因此承受的全局性影響則難以估量。
發現疫情越早,治理越容易,但中國已然錯過了最佳防控時間。據報道,疫情流傳最早可追溯到2019年12月上旬,並被認為出自武漢市漢江區的華南海鮮市場。從12月中旬開始,前往醫院就診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迅速增多,疫情得以大範圍擴散,形成一種近乎失控的局面。作為重要負責方的湖北武漢當地官方和相關部門在這最關鍵一段時間裏的一系列反應處理,令人大感失望。

首先,是對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違法運營的不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提出,病毒爆發的源頭可能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而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傳媒調查確認了該市場有販賣野生動物的店舖,該市場與店舖同屬一間公司,但其並不具有經營野生動物的資質。另外,2019年11月中國發現幾宗鼠疫案例後,網絡曾有曝光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售賣土撥鼠等野生動物,但武漢相關部門顯然對此並無作為,直至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的1月1日才將其關閉。

第二,粗暴蠻橫式維穩,壓制資訊公開。傳播快、致死率高的疫情並非存在利益糾紛或政治訴求的一般社會事件,而是危及所有人生命安全的重大挑戰,只能疏而不能堵,堵是堵不住的,越堵問題越大。武漢當地管理者掌握着地方全面、細致和及時的資訊,應該對此有更清晰判斷。但是在疫情最初展現其巨大威害性的時候,武漢官方限制謠言還無可厚非,但是嚴管醫院醫護工作者向病人、網絡、傳媒透露實情則實屬不當。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表示,當時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囑咐就診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買口罩、戴口罩」。

「人傳人」是判斷疫情危害程度的重要標準。武漢當局在2020年1月中旬應該對疫情已有較多了解,但其對外通報明顯有意將其淡化,例如在1月15日所稱「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直到1月20日鍾南山出面證實了這一點,但此時中國廣東等省、泰國等國家都已有確診病例。

武漢當局壓制關鍵資訊外傳,不利於集中社會各方面資源、人力和專業知識,不能在最關鍵的時期遏制局面,甚至可能某種程度上延緩和誤導了中央決策。這是一個必須吸取的教訓。

+3

第三,「封城」不果斷,資源、人力調度紊亂。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1月23日凌晨公告稱當日上午10時起武漢市輪渡、長途客運等交通工具暫停運營,機場、火場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此即外界所稱的「封城」。據統計23日0時至10時,從武漢發出可抵達大中城市的列車至少有251列,由此離開武漢的人數或有數十萬之多。「封城」前夕逃離武漢的那些人則成為中國其他地區的安全隱患和巨大負擔。姑且不論「封城」是否已遲,既然決定「封城」,為什麽不果斷采取措施,還要預留這麽長的時間離開?

「封城」之後,武漢將成為中國對抗疫情的主戰場,應當盡全力打好這一仗,作為對抗疫情最前線的醫院卻傳出許多醫護人員缺少防護設備、長時間高負荷工作,感染者和待診者數量激增,醫院擁擠不堪幾乎崩潰。如果疫情沒有爆炸性擴展,這種狀況就是不應該出現的。為什麽不給他們提供安全的工作保障,充足的飲食供應,至少進行相對合理的協調?

如果說疫情爆發早期難免會資訊不充分、判斷不準確、決策不清晰,出現一些紊亂狀況尚且情有可原,但是在如今疫情已經持續了接近兩個月,仍然沒有形成整體協防、趨於可控的局面,就應該反思問題背後的原因以及治理能力的不足,有必要適時啟動問責機制。

從2003年沙士(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危機到17年後的今天,中國人在重大疫情災害前的知識、經驗和意識已經今非昔比,但是一些地方政府與官員的應對措施可以說是毫無進步,與民眾和時代的要求無法匹配。

2020年1月25日中國農歷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專門聽取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匯報,對疫情防控特別是患者治療工作進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動員。這也意味着中央層面對疫情的重新認識和決策,或許將打開治理此次疫情的新局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