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從中南海到民間 中國社會上下決戰防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30日,西藏出現首例疑似病例,這意味着中國全國31省區市全部「失守」。而1月27日、28日連日來確診病例人數倍增,破千僅僅在一天甚至十幾小時內完成。與此同時,境外確診病例也在不斷攀升,2019年末爆發於中國中部城市武漢的肺炎疫情使得全世界都大為受驚。

或許遠在美國、法國甚至近在日本、東南亞等國的民眾還不能體會,現時中國處於一種怎樣的狀態之中。但從公開的報道中,大概可以從三個視角看中國上下正在如何戰「疫」。

1月28日,習近平會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傳遞其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政治信號。(Reuters)

高層指揮部署:習李密集出動

1月29日晚,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再次指示解放軍要勇挑重擔,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就在前一晚,其剛剛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了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從中國官方的報道來看,在此次疫情的防控上,中共「一號」人物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大概是中國顯示其抗擊武漢肺炎疫情最為有力的政治符號。

1月25日,大年初一,也是中國慶祝春節最為莊重的一天。當天中共專門就武漢肺炎疫情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在那次會議上,中共決定黨中央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領導下開展工作。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為該領導小組組長。同時,習近平指出,對疫情的防控要加強統一領導、統一指揮。

自此,中國黨政「一把手」在此次抗疫中的角色分工已十分明確,與此同時,也可以看作中國在應對武漢肺炎疫情中的指揮體系已初步建立。

廣西南寧,一工廠內,工人將口罩裝箱。(新華社)

於是可以看到在1月27日李克強赴武漢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是頂着「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的頭銜。而中國與世衛組織的信號傳遞也是習近平親自出馬。在武漢日夜趕工的火神山醫院也將在「三軍統帥」習的命令下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接管。

這種最高「統帥」負責,統一指揮部署,聯防聯控的指揮形式已經顯現出了其高效、迅速的影響力。從習近平在1月25日作出各項部署之後,各級官僚已經以政治命令的形式直插中國縣、街道、鄉村等基層單元執行。而在會見習近平之後,譚德塞在其Twitter讚賞中國對此次疫情防控的重視以及展現出的透明度。

各省部級官員:表現參差不齊

由於此次疫情是從中國武漢開始向其他地區蔓延,因此武漢乃至湖北省的政府官員一度成為此次疫情中的輿論靶子。這其中當然有地方官員暴露出來的能力短板,但也有疫情當前被情緒支配的指責成分。與此同時,就很容易樹立一個好的典型產生參照,河南省即是代表。

27日,李克強抵達武漢考察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中國政府網)

相比2003年的非典疫情,如今中國的人口流動性已大大增加,交通工具的革新,網絡技術的變革使得疫情傳播的速度與輿論發酵的速度糾葛成對官方防控工作的討論。儘管武漢官員已經出面解釋關於「封城」的問題,並坦誠「緩報」疫情的事實,但地方官員暴露出來的輿情應對能力短板加深了輿論對其的不滿。

其中最為典型者是1月24日,《湖北日報》記者張歐亞在微博發文稱,武漢「一把手」必須「當機立斷換帥」。張歐亞的「換帥論」反映了當時民間對官方尤其是湖北官員不滿。

而在湖北的鄰省,河南則在此次疫情防控中收穫了不少好評。因為河南省在2019年12月即搶先行動,部分停運兩地的交通往來,疫情引發中國全國範圍的恐慌之時,河南省基層防控的主動性又被輿論捧為「範例」,甚至將其歸因於河南來了位「沿海城市」官員,思維活躍,積極作為。

湖北省官員在本次疫情中的表現受到民眾詬病。(網絡圖片)

當然,不排除官員在突發重大事件上存在的能力差別,而輿論如此將兩省作為對比參照也有刻意標榜的成分。對於一個省市級官員,應對這樣一個全國乃至全球警惕的重大疫情時,預估不足,甚至受制權力機制的關係而難以當機立斷都是可以以常理理解的。如果非要苛責,那麼輿論或許更應該討論如何令中共官員在突發事件上補足輿情應對等各項短板,或不該在這個關頭再以「優劣」思維將他們拿來對比。而實際上,這種對比是有失公平的,因為處在不同的位置,官員所面對的形勢是不同的。

基層疫情防控:花樣百出

此次疫情之所以能引發中國上下如此大的轟動,以及疫情能蔓延的如此之迅速,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即是春運。這成為疫情防控最為複雜的環節。同時,基層防控也就成為最嚴峻的一環。

因為不同於2003年非典疫情,彼時受各種因素影響,中國人口流動性比之今天大大緩慢,因此可以看到當年的疫情傳播範圍主要在中國的一二線城市,縣、街道、鄉鎮一級很少受到影響。但是今天,中國農村人口流動性十分大,尤其是對於「九省通衢」的武漢來說,更是加速了疫情的傳播。

疫情爆發後,河南多地設立了大量「勸返點」、「監控點」,防止湖北人士進入。(網絡圖片)

加上春節期間,中國基層更是習慣了走親串友的過節形式,聚集性病毒傳播成為中國防控春節疫情爆發的關鍵。也正因如此,2020年的春節,中國基層疫情防控被認為採取了最為生動、接地氣的舉措。

其中在網上流傳最廣的是中國河南村鎮一級在各個村莊入口設立「勸返點」,甚至很多地方採取挖斷道路斷絕來往的形式進行強制物理隔離。還有諸如武漢返鄉人員門口貼封條,禁止人員來往。在中國網絡上可以看到各種奇奇怪怪的條幅,諸如「帶病回村 不肖子孫」「發燒不說的人,都是潛伏在人民群眾中的階級敵人」「老實在家防感染 丈人來了也得攆」......

中國基層在此次疫情防控上的主動與積極當然一方面是官方組織下的硬性要求,另一方面也暴露了民眾恐慌。儘管中國基層民眾對疫情的認知甚至處於一種意識淡薄的狀態,但是網絡信息的流通以及市場上的「口罩荒」等帶來的嚴峻氛圍也讓他們越來越重視這場疫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