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物流公司五一加班 老闆:印度客戶工廠逾百員工等製氧機救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失控,連續多日確診數字超過30萬宗。在浙江義烏市的城北路,疫情前曾有多間印度餐廳及印度小工藝品商店經營,放眼望去街上大多都是印度人,因而有「印度街」之稱。

疫情下,多間店舖因員工滯留印度而結業,昔日的熱鬧場景不再。在印度疫情爆發後,不少批發商及外貿公司的訂單量銳減。然而,在「印度街」經營物流公司的謝瓊卻格外忙碌,在五一假期間更要加班,只為盡快將手上的製氧機送往印度。

謝瓊經營的物流公司是專門針對印度的航空物流。她透露,從4月20日起,其公司的訂單突然上漲,甚至直接爆單,客戶下單幾乎都是製氧機和血氧儀。謝瓊稱,近幾日接連接到一些熟客生病的消息,甚至有客戶連帶着工廠100多個員工,都等候製氧機救命,惟因為航空公司都沒有位置,她只能在五一假期間加班,盡量為客戶排上艙位出貨。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王許雪經營的玩具店有上千種款式的毛公仔和毛絨包,主要銷往中東和南美,其中印度客商的佔比約30%。她表示,有2、30位印度客商都是熟客,以前幾乎每月會下幾次訂單,但她近一個月都沒有收到印度的訂單,有部分印度客商下單後卻聯繫不上,目前大概有2、30萬(人民幣,下同)的貨物積壓在倉庫。

同樣經營毛公仔批發生意的吳厚興表示,有熟客下訂單後卻遲遲沒有動靜,他準備好貨物後,最終只換來對方一句「我們這邊已經封城了」。由於巴基斯坦、印尼、菲律賓等地的訂單已逐漸恢復正常,因此對於大多商戶而言,印度市場的暫時缺失並無太大影響。

然而,對於只專注於印度市場的小型外貿公司而言,印度疫情爆發無異是滅頂之災。金女士在義烏市一間主營文具、日用品、鑰匙扣等雜貨的外貿公司工作,在高峰期時,公司每周都要出貨7、8個貨櫃,物流的訂單量約20至30萬單。惟自去年起,公司每周只出3、4個貨櫃,本周更是沒有訂單,公司幾乎停擺。

金女士稱,公司員工已從原有的5個人減為3個人,印度籍老闆正在印度家中隔離,現時難以聯繫上。她表示,由於其工資與出單量直接掛鉤,若訂單量持續減少,自己只能另謀出路。

(錢江晚報)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