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遺址公布3、4號坑考古成果 罕見「獸面鳳鳥紋玉方座」出土

撰文:林芷瑩 彭琤琳 葉琪
出版:更新:

上世紀20年代末,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被人發現。1934年,遺址首次發掘後就長期停滯,直至1986年才出土青銅人像、青銅神樹、金杖等珍貴文物,驚艷世界。
時隔35年,三星堆遺址於今年3月再次對外發布階段性的成果,包括新發現6座「祭祀坑」。經歷半年發掘,三星堆文物相繼出土,近期更在3號坑再出土一件青銅神樹。到底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工作最新進展如何?又有哪些文物上新?考古學家又如何清理修復發掘出土的文物呢? 《香港01》直播三星堆遺址考古挖掘情況。

點擊以下圖輯看三星堆新出土文物:

在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階段性成果新聞通氣會上,官方通報三星堆遺址祭祀區3號坑、4號坑等階段性重大考古成果。目前3號坑的發掘已進入收尾階段,預計2個月內能完成田野發掘工作,4號坑則已發掘結束。截至目前,3號坑和4號坑共出土完整器557件(組),殘件1214件。

其中,3號坑填土堆積出土各類器物殘件和標本共729件。較完整遺物共478件(組),殘件141件。較完整器物包括有銅器293件、玉器45件、像牙100根、金器7件、骨雕2件、石器2件、海貝26件(組)以及材質不明器3件。

以「獸面鳳鳥紋玉方座」為例,其長13厘米、寬9厘米、高6厘米,整塊青灰色玉料切割而成。器物為長方體,上表面正中有一圓孔。方座側面線刻獸面紋、鳳鳥紋,是典型三星堆風格。此種形制、紋飾的玉座前所未見。

+4

4號坑方面,遺物已全部提取完畢,共出土完整器79件、殘件1073件。完整器包括玉器9件,均來自埋藏堆積,有琮2件、瑗1件、鑿4件、璧1件、錛1件;銅器21件;像牙47根,均來自埋藏堆積;陶器2件,均出土於灰燼層,且均為尖底盞。

4號坑碳十四年代研究,得到6個碳十四年代數據,經過貝葉斯統計樹輪校正計算得到其埋藏年代有95.4%的概率落在距今3148—2966年的時間範圍之內,屬商代晚期。至於3號坑年代應與2號坑非常接近。3號坑在形制、埋藏情況、出土遺物等方面與2號坑高度相似。根據現場觀察,3號坑出土的青銅樹幹等器物,甚至有可能與2號坑出土的部分器物綴合。以上種種跡象表明,3號坑與2號坑年代應非常接近,2號坑年代之前大致確定為晚商時期(約當殷墟二期),3號坑年代也與之大致相當。

今年3月20日,三星堆遺址再次對外發布階段性的成果。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表示,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新發現了6座三星堆文化器物坑,也稱「祭祀坑」。此前,考古學家已在3、4、5、6號坑內已發掘至器物層,出土了金面具殘片、鳥型金飾片、金箔、眼部有彩繪銅頭像、巨青銅面具、青銅神樹、象牙、精美牙雕殘件、玉琮、玉石器等500多件重要文物。

據介紹,此次發掘專門為6個「祭祀坑」搭建了全透明的考古方艙,3個大面積的祭祀坑各有一個艙,另外3個面積較小的祭祀坑「共享」一個大型發掘艙;4個艙體內部恆溫恆濕,為出土文物提供最佳的保護環境。

▼ 點擊圖輯

+2

截至目前,考古發掘已經過半,與今年3月相比,變化最大的為3號、7號和8號坑。經發掘,7號和8號坑已經抵達器物埋藏層,考古學家在8號坑發現罕見大型青銅器,在7號坑則發現大量象牙和玉器。考古隊透露,從已經露出的部分可以分辨出部分青銅器器型獨特,前所未見,很有可能再有國寶級的文物亮相。

同時,器物最為豐富的3號坑,不少文物已被提取出坑;3號坑南部多數區域的坑底已經顯露,坑北部則還有少量器物。3號坑出土不少明星文物,包括銅頂尊跪坐人像、一米多寬的巨型青銅面具、圓口方尊等,已經運抵文物保護中心展開清理和修復工作。

三星堆遺址發掘現場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