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伊拉克噩夢未完 庫爾德獨立公投牽動中東神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拉克政府本月初宣布收復過去三年被極端組織ISIS據為「首都」的伊北重要城市摩蘇爾,標誌ISIS走入窮途末路,但伊拉克與周邊地區未見曙光。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將於9月底舉行獨立公投,更牽動土耳其、敘利亞及伊朗等庫爾德人聚居國家的神經,引來強烈反對。庫爾德建國希望看似渺茫,但敘利亞與伊拉克族人在連年戰亂中建立了牢固的自治格局,無論公投結果得到承認與否,他們勢將堅持走上獨立之路,形同亂局中一個計時炸彈。

伊拉克庫爾德地區政府總統巴爾扎尼(Masoud Barzani)在6月7日宣布,政府與地方勢力達成協議,舉辦獨立公投。(Getty Images)

伊拉克庫爾德地區政府總統巴爾扎尼(Masoud Barzani)在6月7日宣布,政府與地方勢力達成協議,舉辦獨立公投。這場公投未得伊拉克政府承認,但預料將獲庫爾德人民通過。庫爾德政府希望借此加強獨立訴求,向巴格達政府施壓,打開建國之門。若庫爾德成功獨立,將會成為中東40多年來首個新國家,但會否為地區與民族本身帶來其穩定,卻是未知之數。

公布獨立公投的巴爾扎尼接受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訪問時,闡述發起公投的時機以及原因。他認為,薩達姆政權倒台後,巴格達政府多年來都沒有履行過與庫爾德地區政府的協議,雙方多年來的合作「既不真實,意義亦甚低」。他形容,庫爾德不希望其地位屈居於巴格達之下,舉行獨立公投可以阻止出現更大更多的潛在問題,甚至制止戰爭的發生。

巴爾扎尼的其中一名新聞官邁姆謝(Ari Mamshae)解釋,庫爾德人在2003年爭取與巴格達形成一個行聯邦制的多元國家,但巴格達最終採取中央集權,給予地方政府的撥款更是永不達標,傷害庫族人的利益。巴爾扎尼與邁姆謝等人相信,庫族人在這制度內根本無力還擊,導致出現信任危機,走向獨立成了唯一選項。

戰亂中壯大 石油增實力

巴爾扎尼聲言獨立會帶來和平穩定;邁姆謝亦稱,中東一直局勢不穩的部分原因正是「不讓庫爾德人獨立」,不過後者接受《香港01》訪問時也坦言公投或引發衝突。目前在牛津大學專研庫爾德問題的邁姆謝指,伊拉克政府飽受內部問題困擾,打擊ISIS是其首要目標。

由於巴格達「一些較大發言權的人」反對庫爾德獨立,預期ISIS快被擊潰時,兩個政府的關係會進入波動期;加上對巴格達有相當影響力的伊朗與前者立場一致,一旦庫族領袖與伊拉克政府就獨立問題展開談判,庫族武裝甚有可能與伊朗支持的民兵發生零星衝突。

庫爾德人的未來確是ISIS倒台後,區內各派重整勢力範圍的一大問號。聚居於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及敘利亞這四國交界的庫族人,素有獨立建國的聲音,四國政府不希望看到國內庫族獨立成國,但近十數年區內戰爭卻擴大各地庫族操控的政治空間,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地區更得到近乎自治的地位。

四國中以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權最大,2005年通過的伊拉克新憲法賦予庫爾德自治區設立議會和政府,庫爾德語及阿拉伯語更同被列為伊拉克官方語言。庫爾德自治區盛產石油,自治政府近年自行與多個國家石油企業簽署勘探和開採石油協議,多國又向其首府艾比爾(Erbil)派駐代表,邁姆謝不隱直言「庫爾德地方政府在過去14年一直建立國際支持,現在已近40個外交代表進駐艾比爾,包括所有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今次獨立公投由伊拉克庫爾德地區政府舉行,但事實上可投票的地方不單是庫爾德政府法定管治的地區,還包括基爾庫克(Kirkuk)(圖)及辛賈爾(Sinjar)這兩個極具爭議的地方。(Getty Images)

兩伊虎視耽耽 庫族地盤不穩

今次獨立公投由伊拉克庫爾德地區政府舉行,但事實上可投票的地方不單是庫爾德政府法定管治的地區,還包括基爾庫克(Kirkuk)及辛賈爾(Sinjar)這兩個極具爭議的地方,隨時令伊拉克、庫爾德甚至伊朗在這兩地的代表爆發三方混戰。

基爾庫克在伊拉克成為英國保護國前一直都是庫爾德人地盤,後來英國引入外來的遜尼派穆斯林到油田工作,間接讓復興社會黨於上世紀60年代成功奪權,為後來的薩達姆政權鋪路。基爾庫克是伊拉克石油及天然氣資源最豐富的地區之一,薩達姆政權倒台後,庫族在當地用心經營,使庫族代表重回地區政治。對庫爾德來說,立國後需要靠這個石油重鎮支撐經濟,但巴格達政府不會輕易放手。

辛賈爾的情況更複雜,它與基爾庫克一樣曾落入ISIS手中,由庫爾德部隊奪回,控制至今。辛賈爾及其所屬的尼尼微省(Nineveh)地處伊拉克北部,經ISIS摧殘後成為各派爭奪的戰場。當地其中一支實力最強的勢力是什葉派民兵「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sation Units),現時佔領了尼尼微省大部分地方,包括辛賈爾的外圍地區。這些民兵由伊拉克政府資助及支持對抗ISIS,有傳伊朗亦在背後施援,甚至有伊朗軍官幫助作戰,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什葉走廊」,連接敘利亞及伊朗。換言之,庫爾德若管有辛賈爾,將會一次過挑戰伊朗及伊拉克在當地的話語權。由此可見,庫爾德即使獨立,當地的非庫族部隊仍會在兩伊支持下繼續割據地盤,帶來混亂局面。

美國於今年5月向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武裝組織提供重型裝備,以打擊伊斯蘭國(ISIS),而該庫爾德武裝組織與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武裝組織有聯繫,此舉將危害土耳其境內安全。

土耳其嚴防「大庫爾德」 

伊拉克並非唯一面對庫爾德人獨立問題的國家,敘利亞如今亦無法控制境內的庫爾德地區,如果伊拉克庫爾德人獨立夢成真,敘利亞的族人也會對獨立有更多渴求,而敘利亞庫族領袖馬拉(Saud Malla)已表明支持伊拉克族人的獨立公投。

敘利亞庫族人本身亦一直向大馬士革爭取更多自治權力,去年12月更成立了「北敘利亞民主聯邦」(Democratic Federation of  Northern Syria),實際管治敘利亞北方被他們稱為「羅賈瓦」(Rojava)的土地。他們希望憑此「聯邦」向巴沙爾政權施壓,重塑敘利亞為「去中心化、民主、世俗及多元」政體。如此一來,敘利亞庫族雖無獨立之名,但有獨立之實,達到伊拉克族人相近目標。

敘利亞及伊拉克庫族的動向也引起土耳其關注。土耳其政府向來嚴防境內的庫族分離主義傾向,上世紀80年代曾禁止庫族人說寫庫爾德語,庫族人則以多種手段還擊,既走議會路線,也組織武裝力量,甚至發動恐襲,近年土耳其發生的恐襲就有不少由庫爾德武裝份子發動。土耳其政府早就將庫爾德工人黨(PKK)等多個境內庫族勢力列為恐怖組織,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去年以反恐之名出兵敘利亞,順道打擊庫爾德人,奪取多個由敘利亞庫族控制的邊境城鎮。

智庫「21世紀土耳其研究所」(21st Century Turkey Institute)研究員迪萊克(Cahit Armagan Dilek)警告,土耳其正在對抗分離主義,伊拉克庫爾德的獨立會令土耳其的庫爾德族希望建立「大庫爾德」(即兩伊、敘利亞及土耳其的庫爾德族聚居地)。

他又認為,新成立的庫爾德更有「被西方利用的可能」。西方國家取態確實影響庫族獨立前景,雖然庫爾德武裝是美國打擊ISIS的重要盟友,但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並未表態支持伊拉克庫爾德政府舉行獨立公投。

土耳其政府早就將庫爾德工人黨(PKK)等多個境內庫族勢力列為恐怖組織,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去年以反恐之名出兵敘利亞,順道打擊庫爾德人,奪取多個由敘利亞庫族控制的邊境城鎮。(路透社)

自治區內各勢力分歧大

今次獨立公投沒有得到所有伊拉克庫爾德族政黨同意,巴爾扎尼領導的民主黨(Kurdistan Democratic Party, KDP)為議會最大黨,第三大黨愛國聯盟(Patriotic Union of Kurdistan, PUK)僅對KDP的公投提案作「有條件支持」,與KDP組成政治聯盟的第二大黨變革運動(Gorran)原則上同意獨立,卻反對舉行公投,理由是公投未獲得自2015年就沒召開的庫爾德地區議會同意。

這三大政黨亦非長期合作,在上世紀90年代,他們發生過內戰,KDP與PUK各不相讓,並各自受外圍國家支持。Gorran於2009年從PUK分裂出來,為境內政治帶來新氣象,以和平手段改變以往動輒劍拔弩張的情况,在短短數年間成為區內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然而,如果各政治勢力再因公投而分裂、重陷戰火,庫爾德人恐怕得不償失。

要在21世紀成為一個新的國家從不容易——2002年獨立的東帝汶發展緩慢,2006年獨立的黑山仍在歐美及俄羅斯之間掙扎,2011年獨立的南蘇丹至今更陷入饑荒及內戰。從公投背景來看,庫爾德人對巴格達中央政府確切不滿,當地要求獨立的聲音亦已持續多年,即使維持現狀,這個「計時炸彈」亦不會無故消失。不過,伊拉克庫爾德自治政府領袖巴爾扎尼在處理獨立公投的問題上,無疑要有高超的政治能力,才可安撫自治區內的反對聲音,同時應付強敵環伺的惡劣地緣政治環境,否則庫爾德即使盡享天然資源,獨立之路亦難以發展下去。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