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孤身走我路 庫爾德沒有ISIS更難前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區內大亂、在對抗ISIS時戰功甚多、獲得國際社會同情;加上周邊國家互相競食,未有太多精力整治他們;自治領內獨立呼聲甚高……對伊拉克庫爾德來說,當下無疑是爭取獨立的最好時機。但是,ISIS潰敗似乎近在眼前,組織鬆散的「反ISIS盟軍」也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庫爾德在此大局下選擇舉行獨立公投,卻未得到國際社會支持。即使自成一國,恐怕仍要孤身前行,獨立路看來比還未被國際承認的科索沃更難走。

伊拉克庫爾德部隊「自由鬥士」(Peshmerga)男女共同作戰的方式,在西方國家非常受落,吸引西方媒體爭相報道,視之為男女平權的象徵。(Getty Images)

庫爾德在戰場上對抗ISIS的英勇表現,使他們成為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的反恐主力。伊拉克庫爾德部隊「自由鬥士」(Peshmerga)男女共同作戰的方式,在西方國家非常受落,吸引西方媒體爭相報道,視之為男女平權的象徵。種種報道大大提升庫爾德族在國際社會的形象,它的獨立訴求亦受外界關注,累積了為數不少的支持者。

失去打擊目標 地位驟降

但戰場表現不能轉化為軟實力,外國民間的同情無法為庫爾德的獨立路帶來太多幫助,自伊拉克庫爾德政府宣布舉行獨立公投起,這場單方面舉動並未得到主要西方國家支持。歐洲國家對庫爾德的舉動反應不一,雖然意大利駐庫爾德的代表對公投表示支持,但身為歐洲龍頭的德國指公投是單方面的行為。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我們支持一個統一、穩定的伊拉克聯邦」,又警告公投可能會分散打擊ISIS的注意力;英國雖然認同自決權利,但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附和美國,認為目前首要目標是打倒ISIS。

近年英美的支持對庫爾德族來說相當重要,無論在伊拉克或是敘利亞,庫爾德人都是「不願派兵上前線」的美國的陸上好盟友。兩者共同目標是對抗ISIS,美國提供軍事援助,庫爾德則提供人力。隨着ISIS發源地的摩蘇爾也被聯軍攻陷,英美及庫爾德各自在聯盟內的地位亦出現變化,庫爾德這種小勢力正失去部分話語權,整個局勢亦變了由美國、俄羅斯、土耳其等的大型勢力主導。這種情况在敘利亞更明顯。

庫爾德武裝分子的軍人在摩蘇爾附近的山頭,向Naweran鎮內的ISIS武裝分子開火。(Azad Lashkari/路透社)

軍事實力倚賴西方援助 ​公投為爭談判籌碼

伊拉克庫爾德舉行獨立公投時,較敘利亞庫族「輸蝕」的地方是伊拉克並沒有「和談」,因為向來獲美國支持的伊拉克政府只是「收復失地」,令控制北方的庫族形勢變得被動。《華盛頓郵報》分析更指,伊拉克庫爾德政府現在發動獨立公投,目的就是要保障自己在戰爭中得到的領地,顯然他們亦知道ISIS一旦全面潰敗,庫族面對巴格達及華盛頓政府的談判就會失去影響力,而公投就是要表達民族自身的訴求,在未來增加談判籌碼。

若將公投目的定為增加談判籌碼以鞏固領地,庫爾德的策略就是建基於它的軍事實力,認定伊拉克政府軍無力收回庫族佔領的地方,而公投則是製造數據,封堵巴格達以民情來收回領地的想法,形成雙管齊下的策略。但這種策略並非沒有弱點,畢竟伊拉克庫爾德的戰鬥力多少是由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以軍事援助堆砌出來。

按以色列智庫耶路撒冷公共事務中心(The Jerusalem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s)的研究,在ISIS來臨前,「自由鬥士」手上的裝備是普通步槍等輕型武器,來源大多是兩次波斯灣戰爭中薩達姆軍隊的剩餘軍備,其他較重型的裝備,如坦克、迫擊炮及榴彈炮等的年代更可追溯到蘇聯時期。

至於西方國家的援助則有多種形式,較直接的有大量較新型武器,護甲,通訊設備,夜視鏡;間接的就有派出軍事顧問為「自由鬥士」設計的訓練課程,幫助自上世紀90年代內戰以來沒有接受正規訓練的「自由鬥士」盡快重拾昔日戰鬥力,對抗ISIS。

與被指對抗ISIS時臨陣退縮的伊拉克政府軍比較,庫爾德武裝仍有一定優勢。但是,庫爾德軍隊至今未從西方國家得到讓他們有壓倒性火力優勢的重型武器,亦沒有制空權,原因正是西方國家亦在提防庫爾德未來會走上獨立之路。

伊朗亦是「自由鬥士」的主要軍事援助來源之一,它提供的蘇式武器甚至更適合「自由鬥士」的配備。不過,在伊拉克庫爾德政府宣布獨立公投之後,上述一切或許只會愈來愈少,因為伊拉克庫爾德獨立,與伊朗及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伊拉克的戰略目標互相牴觸。

基爾庫克將來很可能成為庫爾德的經濟命脈,但伊拉克不會就此放手。

先天地理劣勢 阻出口油產品

庫爾德人獨立後必須關注的頭等大事是經濟,其地理位置更為此方面帶來重大問題。現在庫爾德地區的原油收入,大多經土耳其運到外國,這亦是他們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可是,庫爾德獨立遭到周邊所有國家反對(當然也包括土耳其),無奈庫爾德獨立後的版圖,無論如何都難以超出將會舉行公投地區的範圍。換言之,這個行將出現的國家將沒有穩定的出入海口,無法將油產品輸送到世界各地,就算佔領了基爾庫克等主要產油區,亦難以賺取太多收入。

令情況雪上加霜的是,伊拉克庫爾德地區自2014年起的經濟每況愈下,甚至有人稱之為伊拉克庫爾德的「大蕭條」。近年油價大跌,庫爾德亦身受其害,因為它的財政收入幾乎來自石油。除此之外,庫爾德另一項主要收入來源,是來自巴格達政府對庫爾德政府的憲制責任(即撥出17%的財政預算予庫族政府),而這項收入亦因環球石油價格近年急瀉,沒有落到庫爾德政府手中。

從去年數據可見,這場「大蕭條」仍未有好轉迹象——窮人比例由2013年的3%,急增至去年的12%。政府作為大多數市民的僱主,曾有數個月未有支薪;旗下控制的銀行,亦曾有段時間無法讓民眾提出戶口內的資金。失業率更一直維持於13%左右,而去年8月的通脹率更高至97%,境內的家庭甚至未能餵飽他們的小孩。但這一切在過往數月都被對抗ISIS的戰事蓋過,伊拉克庫爾德其實已為這場戰爭,付出了手上僅餘的資源。

美國前國防部長卡特去年12月向庫爾德族武裝份子頒發獎狀,讚揚其打擊ISIS貢獻。(Getty Images)

美評估獨立「只是時間問題」

雖然情況惡劣,但獨立卻不一定對經濟加重負擔。首先,伊拉克對庫爾德的撥款已經不能滿足憲法要求,到2015年只僅餘2%左右,所以庫爾德獨立理論上未有從這方面失去太多。其次,庫爾德無法從「大蕭條」走出來的原因之一,正是它儘管有國家的形,但在財政上無國家的實,沒有自己的貨幣,不能增加貨幣供應應對經濟蕭條。另外,庫爾德能徵稅的範圍亦有限,加稅也無法令政府財政變得健康。當然庫爾德的經濟問題還有很多,包括產業單一、房地產泡沫爆破等,但獨立則最少可解決以上兩個問題,奪回一些解決經濟問題的工具。

美國國防情報局在今年5月底,曾發表對庫爾德現況的評估,認為伊拉克庫爾德的獨立,已非有沒有可能,而是什麼時間實現的問題。無可否認,現時的伊拉克庫爾德比以往20多年來,都更為團結,ISIS亦將世界焦點拉到這片地區,為庫爾德人帶來實現民族百年獨立夢,或鞏固多年努力成果的最佳時機。可是ISIS猶如毒品,雖為庫爾德人帶來關注及國際合作夥伴之餘,但他們與盟友的合作關係也簡單化,一旦失去了ISIS這個共同目標,庫爾德人在談判桌上的籌碼,以及各種援助與同情都會減少。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