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選民為何無得揀? 希望之黨捉鹿不懂脫角 在野黨前路更難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眾議院大選結束,結果不讓人意外。一如最初外界所料,由自民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順利取得眾院313席的過三分之二議席,安倍順利繼續執政掌控國會。而希望之黨與立憲民主黨則分別取得50及55席,後者成為歷來議席數目最少的第一在野黨。為何會有這選舉結果,背後的理由是甚麼?對未來日本又有甚麼啟示?

日本眾議院大選結束,雖少量票箱因颱風關係截至23日早上仍未能開票,但選舉結果已定,執政自民黨取得壓倒性勝利。(路透社)

眾議院大選結果

  自民黨 公明黨 希望之黨 日本維新會 立憲民主黨 日本共產黨 社民黨 無所屬/其他
大選前 287 35 15 87(民進黨) 21 2 25
大選後議席 284 29 50 11 55 12 2 22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解散眾議院提前大選,被認為是一場政治賭博。以時機來說,這雖然被認為是舉行大選的最佳時機,但面對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領導的希望之黨突然崛起,選情最初由安倍必勝一度急轉直下,被認為可能出現「玩火自焚」。最終希望之黨持續失勢,自民黨順利取得大選勝利。

「沒有選擇」的大選 自民黨成唯一選擇

「這是一場『沒有選擇』的選舉。」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助理教授史提芬(Stephen R. Nagy),在回應《香港01》的訪問說道:「日本國民在沒有可選擇的情況下,把選票投給了自民黨。」

自民黨之所以能繼續獲得普遍支持,是因為自民黨在日本長年執政,給予國民一定信心。但自民黨長年一黨獨大,特別在近年所謂「安倍一強」下,自民黨多次無視民意強推政策,惹來國民不滿。這亦是為何過往日本社會多次的民意調查,選擇「無政黨支持」的受訪者和與支持自民黨的一樣甚至更高的理由。

不過,在野黨卻因各種理由得不到反對自民黨的人們支持。過去我們曾分析過為何安倍面對醜聞纏身仍屹立不倒的原因,這都與自民黨「不敗」的理由是同義的。日本國民對在野黨的失望與不信任,造成國民「無從選擇」,要麼投給自民黨,要麼不投票。因此自民黨必然勝利,安倍可順利繼續執政。

10月大選中自民黨大勝,奪取議會過半數以席,首相兼自民黨黨魁安倍晉三面露喜悅之色。(路透社)

「排除論」與政綱錯誤 希望之黨失勢 

這次的大選的最大變數,是由小池百合子領導的希望之黨。小池曾領軍一舉擊敗自民黨,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但為何最終會在眾議選舉中失敗?除了較早前由美國天普大學日本分校政治學副教授布朗(James D. J. Brown)的分析外,史提芬教授亦補充了一個看法:「小池的策略錯誤,政綱亦不合適。」

「眾議院選舉是全國的大選,一個全國大選需要一位強而有力的領導吸引選民支持,為選民發聲,但小池卻不願卸去東京都知事一職親自參選。第二是小池的『12個零』政綱取向錯誤,如一些『街上零電線杆』和『通勤零擠塞』等都是專為大城市如東京都而設的。眾院大選不限東京而是全國,希望之黨明顯策略錯誤。」

台灣著名跨國學者,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林泉忠亦認為,希望之黨在東京的成功不能在全國大選上重覆:「自民黨在全國地區深耕細作多年,這是突然冒起的希望之黨所缺乏的。同時東京是日本首都,流動性大、市民知識水平較高、也較國際化,和其他地區不能相提並論。」

再加上小池在接受由民進黨分裂的成員時犯上嚴重錯誤,壁壘分明地選擇「誰可以加入以希望之黨的名義參選」。這所謂的「排除論」讓小池自毀自己「寬容保守」的招牌,這都是讓希望之黨失勢得不到國民支持的原因。

身處巴黎的小池百合子承認個人在選舉中的「排除論」讓人不快,承認敗選。與她共同創立希望之黨的若狹勝亦無法當選。(Getty Images)

民進黨黨魁前原誠司決定為這次選舉失敗辭去黨代表職務,但因民進黨已形同解黨,今後去向未明。(視覺中國)

立憲民主黨獲選民同情票 成最大在野黨

大選的另一個主角,由民進黨分裂而成立憲民主黨卻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成功取得55席成為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在大選前被受注目,在上周四及周五(19及20日)分別在東京秋葉原和大阪天滿橋演說時吸引了大批市民旁聽,支持聲不斷。至競選前一刻,立憲民主黨在官方網上的關注度更超越希望之黨。

然而林泉忠認為立憲民主黨的成功是基於人民對民主黨的同情:「在這次選戰中,立憲民主黨的黨魁枝野幸男就像一個被小池百合子和前原誠司欺負的對象一樣,枝野的『真男人』形象獲得一定選民支持,投下了同情票。」

「但歸根究柢,立憲民主黨的班底與舊民主黨相同,人民在民主黨執政時期對民主黨失望,儘管立憲民主黨取得了一定成績,最終仍不太可能真正獲得大部份國民支持。」

民進黨元老野田佳彥、江田憲司等人在民進黨分裂後,以無所屬姿態參選並當選。他們雖在國會中會站在反對黨一邊,但總合席數仍太少無法與執政聯盟抗衡。(每日新聞)

反修憲在野黨勢力更弱 自民繼續一黨獨大

今天選舉的結果是自民與公明黨執政聯盟取得過半數的313席,立憲民主黨取得55席,希望之黨取得50席。以政治光譜分類,包括希望之黨與維新之會的右傾政黨超過370席,以立憲民主黨為首的左傾政黨只有約80席。

如此的政局變化,實際對安倍為首自民黨形勢更有利。首先儘管希望之黨與立憲民主黨等在野黨對安倍在經濟政策和加稅上有異,但因執政聯盟繼續掌控國會,安倍可一如既往強推政策。在日本整體發展上,史提芬教授認為,這意味安倍經濟學和外交都不會有顯著變化,日本會維持弱日圓政策,中日與美日關係會維持現狀。

而在具爭議的修憲問題上,因希望之黨同樣支持修憲關係,僅有80多席的反修憲政黨將更無法與之抗衡。特別在擁有東京都掌控權的希望之黨,安倍更可與小池合作,說服擁有最多人口的東京市民為修憲在公投中投贊成票,這對為實現修憲為己任的安倍來說將更為有利。

總括而言,安倍在這場政治賭博中取得了勝利,日本政壇將繼續朝一黨獨大的形勢發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