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儲甕中捉鼈 首富王子齊困酒店 雷厲打貪是人是鬼?

撰文:陳奕謙
出版:更新:

沙特首富、衛隊首領、拉登兄長等全給扣查,沙特阿拉伯在星期日(11月5日)的局勢令不少人膽戰心驚。王儲穆罕默德的出手快、狠、準,下一步又會怎樣做?

在不到兩星期前,商賈巨富、皇親國戚齊集首都利雅德的麗思卡爾酒店,在盛大的商界會議上招待國際投資者。席間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公佈世紀項目Neom,斥資高達5000億美元(3.9萬億港元)興建高科技城市。

沙特在10月24日召開的「未來投資倡議」大會非常盛大,歐美政、商界不少重量級人物出席。(路透社)

轉眼之間,麗思卡爾酒店已經化身守衛森嚴的堡壘,沙特首富瓦利德王子(Alwaleed bin Talal)、企業家卡邁勒(Saleh Kamel)等被困其中。而下命令的人正是王儲穆罕默德。

利雅德的麗思卡爾頓酒店早前才舉行商界會議,2017年11月5日後卻供王儲穆罕默德扣查之用。(VCG)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在11月4日獲任命為反貪委員會主席,隨即扣查多名政商要人。(VCG)

沙特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在星期六(11月4日)成立反貪委員會,由穆罕默德牽頭。這名王儲得到「尚方寶劍」後,即下令扣查11名沙特王子、4名現任政府部長及10名前部長,指控他們貪污及洗黑錢等。單看數字未必認為事態嚴重,但如果知道當中涉及什麼人物的話,即會明白為何今次「打老虎」被稱之為「沙特長刀之夜」。

「中東股神」瓦利德王子是沙特首富,業務廣泛,今年五月曾召開記者會交代旗下物業進展。(視覺中國)

首富有錢有傳媒 成為王儲大忌?

瓦利德王子(Alwaleed bin Talal)是沙特首富,在福布斯排行榜全球第45位。他擁有的王國控股公司是沙特最大的私人企業,大手筆投資蘋果公司、Twitter等西方巨企,有「中東股神」之稱。連沙特首富亦被扣查,自然引起投資界關注局勢,不少聲音擔心在沙特投資會因類似「打貪」情況而受牽連,所以聲言少了投資信心。

雖然瓦利德是沙特國王薩勒曼的姪子,但不在王位繼承順位之上,只活躍於商界。如果今次的「沙特長刀之夜」是王儲穆罕默德肅清異己,那為什麼瓦利德亦會牽涉在內?除了貪污之外,目前最少有兩個揣測。

影響力:瓦利德旗下的羅塔納(Rotana)是在沙特以至中東都具有影響力的媒體,經營電視台、電台等,亦擁有多家酒店。沙特阿拉伯裔學者馬達維(Madawi Al-Rasheed)相信瓦利德的媒體生意令他對社會輿論甚有影響力,因而引起王儲穆罕默德的憂慮,想提早除之而後快。

不聽話:媒體《中東眼》的總編輯赫斯特(David Hearst)表示,他收到非常可靠的消息指出,瓦利德王子不肯投資王儲穆罕默德的Neom建城大計。加上他同情前王儲穆罕默德伊納夫(Muhammad bin Nayef),甚至希望穆罕默德為他解除軟禁,因而得罪了對方。

米塔布主管國家衛隊多年,曾經接待到訪的英國查理斯王子。(VCG)

沙特軍出多門 穆罕默德除之後快

米塔布(Mutaib bin Abdullah)原本是國家衛隊部長,但在編制上並不隸屬於國防部,因此向來不受穆罕默德所管轄。

國家衛隊不會對外作戰,主管對內國安事務。學者馬達維(Madawi Al-Rasheed)撰文表示,衛隊一來源自早年的部族武裝,二來沙特王室採用「軍出多門」的分散策略,避免出現軍事政變,所以衛隊才會不受國防部管制。上一任國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向來重用國家衛隊,亦因此派了兒子米塔布主管。

對於想「上位」的穆罕默德而言,普遍相信他早晚會除掉米塔布。亦曾有報道指出,2015年穆罕默德下令出兵也門之時,亦沒有事先跟米塔布商量。馬達維甚至表示,穆罕默德待現在才出手,已經比外界預計為晚。

穆罕默德自2015年起任國防部部長,並下令出兵也門。(VCG)

拉登兄長富甲一方 有如地方話事人

貝克爾(Bakr bin Laden),單看他的名字已可猜到其背景。他是恐怖份子拉登(Osama bin Laden)的兄長,亦是沙特本拉登集團的主席。貝克爾曾經在美國留學,回國後保持低調,令集團生意蒸蒸日上。

本拉登集團是沙特最大的建築公司,業務包括麥加的大學和金融城、吉達的國際機場和吉達塔等,甚至有人形容貝克爾是吉達的「真正話事人」。

前朝官員齊下馬 穆罕默德樹新風

哈立德(Khalid al-Tuwaijri)不是王室成員,卻是非王室成員之中最位高權重的一位。在阿卜杜拉主政的年代,他是沙特王室法庭的最高負責人。因為他在前朝的影響力大,所以有「八爪魚」的外號。

卡邁勒是沙特DBHC控股集團的創辦人和主席,投資的伊斯蘭銀行遍佈中東、巴基斯坦、印尼等地,亦曾豪擲1000萬美元(7800萬港元)在美國耶魯大學成立伊斯蘭法研究中心。

易卜拉欣(Ibrahim al-Assaf)早年在大學任教,自1996年起出任沙特財政部長達20年之久,去年底由王儲穆罕默德的親信接任。

國王薩勒曼是立國之君沙特的兒子,年屆八旬。(路透社)

王室政府從不分 貪污怎麼說?

王儲穆罕默德這次的「打老虎」動作之大,令不少人擔心政治局勢會影響投資環境。不過沙特投資總局大派定心丸,局長易卜拉欣(Ibrahim Al Omar)說:「此乃明證,可見沙特會以全面的法律行動,保障企業及個人投資。」

兩個說法的分歧,就看你如何定性這次行動:肅貪或打擊政敵?曾在沙特傳媒打滾多年的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華盛頓郵報》指出,沙特的貪污與其他國家不同,因為沙特的王室有如政府一樣,公帑開支、基建等都會配合王室需要,不少土地也由各王子擁有。所以更準確的形容大概是,沙特王室向來是一個利益集團,但穆罕默德現在卻想「改變玩法」,由他一人集權。

學者馬達維亦指出,沙特未有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審理貪污案件,同時亦沒有一個王室機構可以制衡像穆罕默德這樣野心大的王儲。如此一來,難怪他的大刀闊斧尚未有任何成果之前,已經引起更多輿論憂慮。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的出手快、狠、準,沙特以至國際社會有目共睹。但要回答的問題是:到底是肅貪抑或打擊政敵?(路透社)

王子突然墜機 外界傳聞不息

例如《中東眼》的總編輯赫斯特相信,同時期發生的黎巴嫩總理請辭一事,也是沙特王室在幕後發功,所以才會引起伊朗下令也門的胡塞武裝報復。更大的疑團發生在星期日(11月5日),王室官方公佈,阿西爾省省長曼蘇爾(Mansour bin Muqrin)在南面近也門邊境,因飛機失事而喪生。曼蘇爾是沙特眾多王子之一,其父穆格林(Muqrin bin Abdulaziz)曾在2015年短暫成為王儲。《中東眼》引述消息報道,曼蘇爾與王儲穆罕默德不咬弦,原來想逃離沙特,乘坐的直升機卻被擊落。

雖然真相不得而知,但由於時機敏感,難免令人揣測。若然如此,穆罕默德的打貪就只會更像集權。難怪傳媒人卡舒吉以俄羅斯的兩代領導人作類比,提出一個仍有觀察的問題:到底穆罕默德會是沙特的戈爾巴喬夫,抑或是另一名普京?

(綜合報道)

繼續閱讀沙特王儲的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