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memo可有多大破壞力? 特朗普圖借備忘打殘FBI及通俄調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日前表決通過將公開一份極具爭議的備忘(memo),內容指控聯邦調查局(FBI)及司法部涉濫權監控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FBI罕有發聲明指該份備忘有「關鍵事實遺漏」,為此深感憂慮。FBI為何會對一份memo如此緊張?

因為內容不單關乎FBI的金漆招牌,而且動輒影響通俄調查布局,特朗普胡亂行一步,隨時弄垮整個棋局,導致調查組滿盤皆落索。

   備忘指控濫權 FBI罕有反擊 

這份備忘由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共和黨員努尼斯(Devin Nunes)紀錄,指控司法部及FBI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濫權監控特朗普團隊。共和黨聲稱,備忘顯示FBI的監控資金來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

有報道指,此前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及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周一(29日)曾密訪白宮,要求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不要把備忘公開,不過顯然當日的談判失敗。

FBI周三(31日)罕有發聲明,嚴正表示:「備忘的事實遺漏嚴重影響其準確性,我們對此深感憂慮。」司法部也批評公開文件的做法「極之魯莽」。

共和黨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在記者會上交待表決公開備忘經過。(美聯社)

   FBI金漆招牌 被一份memo破壞?

對於任何一個執法機關,公信力和行事不偏不倚均是重要基石。如今這份備忘不單指控FBI涉濫權監控,資金來源更是來自其中一方政黨,情況好比一個反貪官員被控涉貪,誠信破產。

雖然備忘具體內容仍未公開,但若內容屬實,勢重擊FBI經營多年的金漆招牌。因此他們一改過往低調作風,罕有發表聲明否定備忘內容,圖力挽部門名聲,以及不讓備忘搶走通俄調查的焦點。

民主黨批評,備忘內容經過修改,存在政治偏見,質疑共和黨別有用心,目的是抹黑為通俄調查牽頭的FBI和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領導的獨立調查組。

【通俄門專頁】特朗普團隊深陷通俄危機 起訴浪接浪 烈火何時蔓延白宮核心?

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毫無預警情況下被革職,被指是因為在通俄調查上得罪特朗普。(路透社)

   總是與FBI不咬弦的總統

眾所周知,特朗普政府和FBI一直不咬弦。自上任以來,FBI幾經人事大震盪,領導層幾乎完全換血。去年特朗普突然閃炒時任局長科米(James Comey);近日連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也主動提早退休。背後原因與得罪特朗普這位「終極boss」不無關係。

《紐約時報》曾引述科米身邊人士消息指,特朗普曾要求科米向他效忠,惟科米拒絕,強調自己只會向總統誠實(honesty)。無獨有偶,《華盛頓郵報》早前報道,麥卡比署任局長之時,特朗普曾當面問他在2016年總統選舉時,把選票給誰。現任局長克里斯托弗雷,說得上是特朗普的屬意人選了,今次又因他堅持要公開備忘內容,旋即與這位新局長關係弄僵。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正調查通俄事件。(VCG)

    特朗普圖借memo脫身      

除科米和麥卡比外,美媒指特朗普不但曾向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詢問「通俄門」獨立檢察組的調查方向,而且亦問他:「你是否站在我那方?」

特朗普對FBI和司法部主管的忠誠如此執着,而三位「被要求」效忠於他的高官恰巧全部與通俄調查有關,難免惹來外界猜想,在「通俄門」一案他也許確有違規,涉嫌干預調查以至妨礙司法公正。

若然特朗普果真如他早前揚言「百分之一百會」公開該份備忘,無疑是將FBI「擺上枱」,撼動其威信。如今通俄調查正向特朗普圈子的核心範圍步步進逼,料很快將「燒到」特朗普本人身上。這份備忘的出現,對特朗普來說無疑是及時雨,若能因此紓緩以至扭轉輿論壓力,甚至一舉打擊通俄調查士氣,絕對是本少利大、值博率高的賭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