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或將扳倒默克爾的硬骨頭——社民黨新領袖納勒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備受黨內壓力的社民黨黨魁舒爾茨周二(13日)晚確認辭職,並將職權移交給社民黨國會領袖納勒斯(Andrea Nahles)。納勒斯亦將接替舒爾茨,就任聯合政府中外交部長一職。

相對永遠站在默克爾身後顯得黯然失色的舒爾茨,擅於在矛盾之間游走的納勒斯漸露鋒芒。社民黨未來全繫她一人之間,這位較默克爾年輕16載的後起之秀,也許不久將來便可挑戰對方總理之位。

現年47歲的納勒斯將成為社民黨史上首位女性黨魁,亦是歷來第二年輕的領袖。

她早在18歲便加入社民黨,並一手在自己家鄉建立黨支部,6年後已成為社民黨青年組織Jusos的領導人。

上位速度飛快,也許跟她立志立得早有關,18歲的納勒斯高中畢業時在留言冊中寫到:「將來,我要麼做德國總理,要麼屈就當家庭主婦。」

2017年大選中,社民黨跟其他左派政黨類似,同樣面對「泡沫化危機」,最終僅得票20.5%創新低。若參照法國「勝者全取」(Winner-Takes-All)的選舉制度,國會議席恐已淪為個位數。

過去幾年,社民黨跟總理默克爾所屬的基民盟(CDU)和其姊妹政黨基社黨(CSU)組成的聯盟黨合作執政,兩黨差距逐漸模糊;原本支持社民黨的中間選民轉投默克爾,而失望的左派支持者則轉向左翼黨,更有甚者加入了民粹主義陣營,令社民黨日漸出現身分危機。這點亦是社民黨在是次大選後,最初堅拒與聯盟黨再合組內閣的理由。

最終社民黨為「大局着想」而低頭。一大關鍵是納勒斯在早前舉行的黨代表大會演講中,力陳聯合政府的優勢,許多黨代表因而回心轉意,令聯合政府議案以362:279的差距驚險過關。即使如此,黨內改革仍是勢在必行。

在這個關鍵時刻,納勒斯及時出現,有如一股「清流」:她堅持關注勞工權利,從不相信與資本家合作的「第三路線」,即使如此,她仍然能跟商界保持良好關係,左右逢源。

舒爾茨(左)曾表明拒絕與默克爾合作,後來食言,引起不少黨友不滿。右為接任社民黨主席的納勒斯。(路透社)

納勒斯高舉左派大旗,卻又主張聯合政府,看似矛盾的兩者在納勒斯游刃有餘之下,得以平衡。

2013至2017年期間,納勒斯就任聯合政府中勞工部長一職,力排眾議,落實了德國首個最低工資法。而在蒂森克虜伯公司的一次工潮中,她走入鋼鐵工人間,高呼「我們是來這裏戰鬥的」,「我將永遠支持你們」,令人們看到社民黨難得的「硬氣」。

在納勒斯看來:過去幾年令社民黨流失民心的,莫過於黨的立場被聯合政府改變;而納勒斯要做的則是改變聯合政府。

前月的黨代表大會演講上,納勒斯宣言:「我們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但必須依靠聯合政府。爭取!爭取!爭取!直到他們妥協!」

社民黨在她帶領下,手上鮮有籌碼的默克爾,只得用更多自由派成員代替保守派,以防聯合政府運作不暢。聯盟黨的前財政次長施潘氣得向默克爾放話:「保守派有足夠多的人,能讓默克爾的統治完蛋」,卻已難改變大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