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接班人存懸念 唯獨是普京不可取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普京近20年牢牢掌控着俄羅斯,使它成為國際場上一台極為有效的機器,於國內的支持率也一直高企。可是六年後他就會是一個71歲的老人,世上沒有蓬萊仙島,任憑普京能調動全國資源,也不可能長生不老,終有一日需退下來。在這背景下,未來六年普京繼承人的競爭定將愈益激烈,普京對國家的控制未必能夠如以往般得心應手。

普京近20年牢牢掌控俄羅斯,使它成為國際場上一台極為有效的機器,國內支持率也一直高企。可是六年後他就會是個71歲的老人,世上沒有蓬萊仙島,任憑普京能調動全國資源,也不可能長生不老,終有一日需退下來。在這背景下,未來六年普京繼承人的競爭定將愈益激烈,普京對國家的控制未必能夠如以往般得心應手。

普京上台或許是一個意外。他在1999年時不似是前總統葉利欽(Boris Yelstin)的繼承人。普京上任總理時甚至只是一位不為公眾了解的人物,不被外界看好,畢竟他當時是兩年內第五位總理。可是他在最高權位上一做就做了19年,至今已是俄羅斯自帝國滅亡以來,任期第二長的領袖,僅次於蘇聯的史太林(Joseph Stalin)。

普京在1999年接過葉利欽的棒,但誰又會接下普京的俄羅斯呢?(視覺中國)

普京在俄羅斯烙上的印記

長久的任期亦讓普京在俄羅斯聯邦打下自己的印記,塑造了自己的俄羅斯。「很多人都會說普京是史太林主義者」,俄羅斯國立研究大學高等經濟學院(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 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亞洲學院主任馬斯洛夫(Alexey Maslov)接受《香港01》訪問時這樣說,「但我不認為是這樣的,我們看不到相同級數的政治壓力,普京已比以往很多領袖更民主。」

事實上,普京十多年來所創造的俄羅斯可能已走上自己的道路。馬斯洛夫認為「俄羅斯的歷史證明了它應掌控政治權力及政治自由,但同時俄羅斯政府應容許經濟自由,不應控制一切」。馬斯洛夫又指「普京現在正將俄羅斯變得更俄羅斯」,同時亦正讓俄羅斯再次偉大,但這名學者亦承認達到此目標並不簡單。

如現實真如馬斯洛夫所說的一樣,普京正在創造的是一個新俄羅斯,實驗一旦成功,後人將難以完全承接如此巨大的權力,亦難以讓人民信服新任領袖。正因如此外界才會如此關注普京的繼承者,但很可能普京是不可能找到人接手自己用了近20年建造的國家機器。

梅德韋傑夫(左)是普京最信任的人之一,但這不代表他他日一定會再次成為總統。(視覺中國)

蠢蠢欲動的接班人

儘管普京將會留下的權力真空,將難以覓得一位合格的繼承者,但總要有人代替普京坐上寶座,有些人或許在本次大選已開始籌謀。納瓦爾尼的成功就提供了一個訊號,利用網上的動員能力,並在全國各地開設地區競選辦公室的西式選舉做法,是俄羅斯在普京掌權後較少見的政治動員方式。俄羅斯法庭在1月已將納瓦爾尼的競選基金關閉,以瓦解它的競選網絡,可見它的威力。但無論如何,這種宣傳方式可能為未來反對派的候選人,包括納瓦爾尼本人在內,有巨大參考價值。

要接普京的棒,一般都會想到曾於2008至2012年擔任總統的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作為普京多年的副手,他由聖彼得堡年代開始已與普京一同闖蕩俄國政壇,普京對他信任程度之高,由2008年讓他當上總統就可得知。梅德韋傑夫的年紀也遠比普京年輕,現年只得52歲,是執政理念相近的理想繼承人,只是他離開普京後對政府能有多強的控制力就不得而知。

梅德韋傑夫也非現政府的唯一人選,近年經常有報道傳出不同接班人選,包括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莫斯科市長蘇比雅寧(Sergey Sobyanin)及國家杜馬議長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等。

國防部長紹伊古(右)亦是外界盛傳的可能接班人之一。(視覺中國)

可惜普京要在在任期間扶植他們也非易事,因為俄羅斯有着副手背叛領袖的傳統。著名例子有史太林在列寧(Vladimir Putin)病重期間取而代之、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推翻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蘇聯解體後葉利欽也曾面對副總統魯茨科伊(Alexander Rutskoy)的軍事政變,成功保住權位後,連副總統一職都要取消。這些嘗試推翻領袖的副手,全部在動手前都已擁有巨大權力。普京要扶植一個繼任人又要保障自己人身安全並非易事,這也是繼任人難尋的原因之一。

普京或遭極右反噬

普京在未來六年內並非沒有暗湧的,他能否將權力過度至屬意的人選也成疑問。去年一套講述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Nicolas II)婚外情的電影《Matilda》上映前,由於電影被認為尺度過大,對在教會內列為聖人的末代沙皇不敬,引來東正教教會及民族主義者批評。其中克里米亞前檢察官波克隆斯卡亞(Natalia Poklonskaya)更向檢控當局提出43項指控,只是全部遭駁回。

政府在此事上的不作為,就引來更多極端宗教份子及極端民族主義者以縱火、擲汽油彈等方式表達不滿,而去年10月的上映日子愈近,反電影情緒就不斷升溫。這些反對電影上映的人其實都是普京過去六年的重要政治盟友,是他走出俄羅斯自己道路的中堅份子,但普京至今都拒絕評論事件,甚至稱導演烏奇捷利(Alexei Uchitel)是個「愛國及有才能」的男人,而電影亦是由國家電影基金資助拍攝。

國家杜馬議員、克里米亞前檢察官波克隆斯卡亞批評電影《Matilda》情節破壞末代沙皇的形象。(路透社)

波克隆斯卡亞及東正教會的聯合,昭示普京過往的盟友,正利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較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從政治光譜的右邊挑戰普京,而非自由派這些傳統反對派。而普京的應對亦顯示,他面對政治盟友時無法如壓制自由派般強硬。普京在過往六年的意識形態取向,或許已令他的管治出現了盲點。稍有不慎的話,未來俄羅斯更有機會出現一位從極右出身的總統,背離普京在管治上較務實的作風。

難以承受之重

六年後普京將是一個71歲的老總統,他長年宣傳自己身軀雄壯,充滿所謂「男子氣概」的公關形象未必再能維持下去。然而,普京十多年來自己塑造的俄羅斯,是強大得令人窒息的,正因如此,亦重得難以讓接班人承受。因此,如果普京最終順利將權力交到心儀人選,以他在這十多年間的功績,他仍有可能終身都在幕後指揮大局,直至他身死為止。

普京接班人問題,現時仍屬猜測階段,未有明顯的接班人。但憑現在政治形勢,左右兩翼都已有一些較突出人選,及找到方法挑戰普京政權。可是普京及其羽翼意識形態向來不明顯,隨時都有改變公眾形象及治國方向的可能,目前俄羅斯人享受的穩定,在未來可見的日子,應仍可保持,只是接班人問題仍會持續發酵,終有一天會爆發。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