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特金會】從互笠高帽至提早收隊 回看美朝峰會過程

撰文:成依華 許懿安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袖金正恩一連兩日的越南特金會,最終以未能達成協議收場。兩人從周三(27日)一開始親切地握手,互稱對峰會非常有期望,至次日(周四)正式開始雙邊會談,卻是談不攏,更取消工作午餐和簽約儀式,提早收隊離場。為何會走向這個結局?本文為讀者重溫整個越南「特金會」過程。

在越南特金會舉行前,外界都期望美朝雙方可以達成協議,尤其是第一次「特金會」2018年6月在新加坡順利舉行,特朗普與金正恩簽署聯合聲明,內容包括建設新美朝關係、美國與朝鮮同意合作發掘韓戰中被俘和失蹤美軍遺骨等,令外間預期第二次「特金會」也有機會達成《河內宣言》。

越南特金會:金正恩從平壤出發,乘坐66小時火車後抵達越南同登火車站。(路透社)

金正恩乘火車抵越南 坐足66小時

為了這次特金會,金正恩可謂極有「誠意」。他捨易取難,不坐飛機,寧願乘坐配套齊全的專用火車展開「大長征」,從平壤一直坐至越南同登市,中途穿越大半個中國,由2月23日下午開始出發,至2月26日上午才抵達越南,全程近66小時。

韓國媒體報道,金正恩的專用列車平均時速為66.8km,僅是中國高鐵速度的五分之一。中國各地也因此間歇封路,有市民在網上表達不滿。

金正恩抵達越南同登後,還要再轉乘轎車前往越南首都河內,車隊抵達河內時,金正恩受到越南代表的熱烈歡迎。他之後入住市中心的河內梅利亞酒店,同日晚上前往朝鮮駐越南大使館視察,並提起爺爺金日成與越南前國家主席胡志明的交情。

另一方面的特朗普,則輕輕鬆鬆乘坐空軍一號前往河內,在2月26日晚上抵達,入住河內JW萬豪酒店。

越南特金會:特朗普和金正恩會面後坐下來短暫交流,期間兩人臉上都充滿笑容,氣氛融洽。(路透社)

首日峰會 兩人有說有笑

首日峰會於周三(27日)晚上舉行,兩人在河內索菲特傳奇大都會酒店(Sofitel Legend Metropole Hanoi)會面,這是兩人自新加坡「特金會」後,時隔261天再次相見,兩人握手問好、短暫交談。

會面之初,兩人略顯呆滯,但之後逐漸進入狀態,臉上都出現更多表情及笑容,而且互講好說話。特朗普繼續不理國內輿論,在記者面前稱呼金正恩是「偉大領袖」,又形容兩人關係甚佳,期待第二次「特金會」比第一次更成功。

金正恩也賣口乖,指堅信這次峰會將取得所有人都歡迎的成果。兩人之後共進晚餐,從照片可見,兩人有說有笑。

次日朝鮮國營媒體朝中社也在報道中,大讚這次晚餐會面,形容「兩國人員親切地圍坐在圓桌旁,在和樂融融的氣氛下進行了坦誠、深入的交流」。

越南特金會:美朝首腦在峰會首日圍坐在圓桌一起進餐,期間特朗普還向各人開玩笑。(路透社)

第二日峰會 雙邊會談談不攏

至次日早上,特朗普與金正恩先舉行單獨會談,外界對峰會成果仍感樂觀,尤其是金正恩在會談前釋放善意,既指相信會談一定能取得積極成果,又表明棄核決心,明言「若不棄核,我就不會在此。」他甚至稱歡迎美國在平壤開設聯絡處。特朗普對此也十分受落,認為是不錯建議。

金正恩當天更歷來首次回答外國記者的提問,讓現場不少記者也甚為雀躍。

兩人原定一對一會談約45分鐘,結果歷時約30分鐘,較預計為短,但峰會的真正轉捩點在兩人單獨會談後的擴大會議。

兩方加入更多官員參與討論,這場擴大會議最終較原定時間延長,「加時作賽」超過30分鐘,但原因不是談判太有成果、決定加時,白宮之後證實,雙方未能達成協議,意味外界對《河內宣言》的願望落空,外界大感錯愕。

越南特金會:兩位美朝領導人結束單獨會談後,雙方舉行擴大會談。美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白宮署理幕僚長馬爾瓦尼(Mick Mulvaney)陪同特朗普出席擴大會談。(路透社)

是次特金會雙方陣容:

朝鮮代表:金正恩(朝鮮領袖)、李洙墉(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赫澈(國務委員)

美國代表:特朗普(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朝鮮問題特使比根(Stephen Biegun)

峰會結果不如理想 仍有希望

雙方沒取得共識後,就連原定的工作午餐也取消,更加不會有簽署聲明的儀式。特朗普與金正恩兩人各自返回酒店,峰會隨即提早結束,陷入無協議的局面。

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後見記者,證實雙方沒有達成協議,他解釋朝方要求解除所有針對該國的經濟制裁,但美方不能這樣做,所以最後「離場」。他並在下午4時多登上空軍一號,離開越南。金正恩則會繼續留在河內,3月1日至3月2日會在當地展開官方訪問。

峰會突然提早結束,讓不少人失望。前美國朝鮮政策特別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認為,峰會突然結束是因為欠缺準備。他解釋,峰會前通常會有很多工作層面的事務,以讓雙方達致共識,但這次峰會前,只有很少的準備工作。他又認為,現今美國的國內政局也可能會影響峰會。

特朗普近來受制於國內壓力,面對多重麻煩事,包括國家緊急狀態的爭議、前私人律師科恩的爆料案等,這些壓力也可能促使他無法隨意對朝鮮讓步,避免國內又出現輿論指責他的另一個把柄。

峰會雖然出現波折,外界樂觀預期中的《河內宣言》也沒有簽署,但是次談判主要是在新加坡特金會彼此相對熟悉的基礎上再就一些問題討論。彼此立場有分歧實屬正常,之後亦有機會可收窄,最重要是誠如特朗普所言,美國繼續與朝鮮保持友好關係。朝鮮官媒朝中社周五(3月1日)也報道,金正恩及特朗普在峰會上承諾再次會晤。由此看來這是「特金會」過程中其中一個章節,不能單以「虎頭蛇尾」去概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