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協議》笈笈可危 歐洲板斧所剩無幾?

撰文:陳博悟
出版:更新:

伊朗波斯灣局勢持續緊張,英法德等國急於展開《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即《伊朗核協議》的挽救工程。現時歐洲協助伊朗迴避美國制裁的「貿易往來支持工具」(INSTEX)經已運作,但德黑蘭政府不滿機製成效不佳,要求歐洲在9月上旬提出具體措施抵銷華府制裁。
惟不少專家認為華府的對伊政策難以預測,歐洲某程度上受到制肘,除非總統特朗普「放軟手腳」,否則核協議的前景愈來愈暗淡。

美國自2018年5月退出JCPOA,恢復對伊朗實施制裁。伊朗不滿並逐步撤回履行協議中的承諾,包括增加濃縮鈾庫存和濃度等。德黑蘭政府認為,JCPOA的重點是以豁免制裁換取該國不發展核武,強調行為符合協議條款,難以稱得上構成違約。

歐盟成員國外長7月15日齊集布魯塞爾相討伊朗問題,但會議結束後,他們除了淡化伊朗舉措的重要性之外,卻仍未能提出令伊朗滿意的具體經濟措施。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便引述以常駐日本的伊朗分析家努拉尼(Ali Noorani)認為:「我對此不太樂觀,因為歐盟沒多少能夠阻止美國制裁。」

伊朗核協議:歐盟外交政策主管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提出非歐盟成員國有可能加入INSTEX。(路透社)

INSTEX不支援石油貿易 伊朗不滿

英法德3國自2月着手建立的INSTEX特殊交易渠道,用以繞過美國制裁和國際銀行系統,與伊朗進行貿易。惟機制現時只允許交易人道物資和藥物等不受美國制裁的貨品,伊朗一方認為無助解決問題。彭博社便指出,自6月28日起運作的INSTEX,至今尚未進行過一宗何交易。

不少觀察家認為,除非德黑蘭能即時獲得實質好處,紓緩其受制裁打擊的經濟以換取該國遵守核協議,否則歐洲現階段的努力仍是不足夠。伊朗官員期望,歐洲能建立變通機制,使交易範圍涵蓋石油這項伊朗的重要出口商品。

伊朗核協議:伊朗革命衞隊7月20日在阿曼海域扣押英國運油輪「史丹納帝國」號(Stena Impero,前譯因佩羅號)。(路透社)

專家:面對美國壓力 歐洲領袖欠缺政治決心

美國智庫全國美籍伊朗人理事會(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研究員圖西(Sina Toossi)指出,伊朗需要和期望的是根據核協議實質地減輕制裁。惟他指出歐洲「不太可能」能實現伊朗的條件,即石油採購和銀行聯繫正常化。他認為,問題在於歐洲領袖在面對美國時,沒有展示出堅持其獨立性的政治決心,亦沒有力地抵抗次級制裁。

比利時國際危機研究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伊朗計劃負責人瓦朗茲(Ali Vaez)則指出,在美國壟斷全球金融系統下,歐洲沒有美國跟正眼對視的意志,亦不能在一個由美國主宰的全球金融系統中,以身為一個主權完整以及團結實體來行動。

伊朗核協議:在歐洲力挽救瀕臨崩潰的《伊朗核協議》之際,美國在霍爾木茲海峽的行為卻令情況更趨緊張。(路透社)

特朗普攪局 歐洲位置更被動

在歐洲國家奮力挽救瀕臨崩潰的《伊朗核協議》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卻頻頻攪局,為原本經已脆弱的歐洲—伊朗關係帶來不安。7月4日,英軍按美國要求在直布羅陀海峽扣押一艘伊朗油輪,直接促成伊朗20日扣押英國油輪「回禮」

加拿大智庫外交與和平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Peace and Diplomacy)副主席贊吉阿巴迪(Younes Zangiabadi)指出,伊朗的政策從「戰略忍耐」轉移至主動抵抗,美國已間接地與伊朗有更多外交接觸,並重點指出特朗普正親自跟進其盟友和伊朗的會談;法國則試圖營造環境,使華府和德黑蘭能在JCPOA框架下展開談判,但任務就會變相成為説服特朗普停止制裁。

由此可見,雖然美國已離開《伊朗核協議》,但始終仍舊是伊朗問題的核心,歐洲國家想要挽救JCPOA,相信難以避過喜歡「雙邊談判」的特朗普一關。除非特朗普轉軚,或者歐洲能在交易伊朗石油的難題上找到缺口,否則《伊朗核協議》的前途將十分不明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