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疫情・武漢肺炎|波及中東鄰國 三大原因難逃大爆發命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朗首次出現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不足一周內,確診病例急增至95宗。鄰近的中東國家也受到牽連,伊拉克、阿富汗、巴林、科威特等紛紛出現來自伊朗的輸入病例。宗教朝聖者等頻繁的往來,加上普遍中東國家的醫療系統較弱,以及官民無信,導致中東成為疫情另一個重災區。

聖城引爆疫情 朝聖者「播毒」

原本中東地區只有零星的確診個案,但自伊朗2月19日確診首宗個案起,疫情似乎一發不可收拾,不但確診個案急增,伊朗患者的死亡比例也比起其他國家高。根據官方25日公布,死亡人數已達16人。

每年都有數百萬穆斯林前往伊朗和伊拉克的聖城朝聖,也正正解釋為什麼伊朗聖城庫姆(Qom)爆發疫情會牽連中東多國。根據阿富汗官員指,單在1月已經有3萬人從伊朗返國,每周也繼續有數百人前往庫姆。阿富汗首名新型肺炎患者正是從庫姆返國後確診。

伊朗衛生部已經致函庫姆政府,要求什葉派宗教領袖限制法蒂瑪聖陵(Fatima Masumeh Shrine)和其他宗教場所的朝聖者人數,不過截至25日仍然有信徒聚集禱告。即使伊拉克等國決定「封關」,亦難料成效。

伊朗爆發疫情後,伊拉克在納傑夫機場加強檢疫。醫護人員2月21日為旅客檢疫。(美聯社)

↓↓↓更多中東各國疫情的相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2
+2
+2

醫療系統破碎 口罩升價30倍

長年內戰和政局不穩導致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和也門等國的醫療系統破碎,專家擔心中東國家未準備好應對疫情。在約旦安曼(Amman)執業的傳染病專家Montaser Bilbisi坦言,未見到中東國家如中國和其他地方一樣做好準備。他指,在約旦仍未見到有全套的保護衣,醫護人員感染風險高。

沙特阿拉伯曾經是爆發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重災區,但七年過去,即使沙特是全球其中一個最富有的國家,但仍然未能採取最先進的衛生措施,阻止病毒在醫院內傳播。沙特去年春季的中東呼吸綜合症疫情便導致61人感染,8人死亡。英國衛生防護局前局長海曼(David L. Heymann)表示,沙特很多醫院已經有所改善,但部份在防疫方面仍可以做得更好。

民間防護物資也欠缺,「口罩之亂」同樣在中東出現。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和阿富汗等地口罩價格急升,部份地方的售價甚至達平常價格的30倍。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難民生活環境惡劣,亦容易受到疫症影響。

伊朗確診病例一周內急增。2月23日,首都德黑蘭的民眾外出亦戴上口罩。(美聯社)

官民無信 疫情真相難明

伊朗去年爆發反政府示威,加上年初擊落客機事件,人民對政府失去信任,很多人公開質疑官方公布的消息是否準確。代表庫姆的國會議員法拉哈尼(Ahmad Amiri Farahani)24日公開指庫姆最少有50人死於疫情,每日都有10人死去,要求隔離整個城市。不過衛生部隨後否認說法。官民無信,抗疫自然「事倍功半」。

公眾憂慮的同時,有伊朗傳媒報道,負責應對庫姆疫情的高官卡迪爾(Mohamad Reza Ghadir)需要接受隔離。卡迪爾24日向國營電視台表示,衛生部已經下令地方官員不要發布任何有關庫姆疫情的統計數字。他形容,庫姆的疫情已經非常可怕,病毒已經傳遍城市。官方雖然建議市民避免前往醫院,但民眾因為不信任政府,反而湧到醫院希望接受病毒檢測。

經歷政治動盪的黎巴嫩也面臨同類難題。一名曾前往庫姆的女子在黎巴嫩確診,但同機乘客只需要接受家居隔離,政府之後甚至仍然容許來自庫姆的客機於貝魯特降落。一個反貪非牟利組織的創辦人沙伊爾(Rabih Shaer)批評,黎巴嫩人民已經不相信政治階級能夠面對所有問題,認為政府仍然未採取正確的措施,批評政府「慢半拍」的反應是不負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