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係世上最淒涼的醫生:在古巴,我連一隻蛋都買不起

撰文:毛詠琪 李藹明 黃家欣
出版:更新:

醫生在大多數國家及社會都是高薪行業,在奉行社會主義的古巴卻是例外,人工低微,不少當地醫生生活得捉襟見肘。在1990年代逃至智利生活的古巴醫生Juan Afonso去年底向《PanAm Post》講述昔日的艱苦生活,同時揭示當地醫療神話背後的無盡問題。
Juan在古巴土生土長,接受醫療教育及訓練成為醫生,但此專業並無為他帶來榮華富貴,連三餐溫飽也談不上,他卻曾幻想古巴政權有天會讓他擁有一輛私家車。他又指出,古巴的醫療系統實際上分成兩部分:普通人與領導階層,在後者系統中,醫生都獲保送至歐洲及加拿大,學習最新技術,可使用互聯網,豪華的醫院如五星級酒店。但普通人住的就殘破不堪,病人要自備水桶、床單等入院。以下是他的部分訪問內容:

古巴醫生人工低微,不像其他較先進國家是一份高薪厚職。(Getty Images)

Q1 : 你會怎樣評價古巴的醫療系統?

A1 : 古巴的醫療系統並不健康。很多有才能的人都逃到美國及其他地方,都是被迫的。若你在國家要捱餓,但政府對你的需要一笑置之,低工資、晉升無望、無薪輪班,你會怎做?我看我的大學教授,他們若在1959年時赴美,現在一定很富有,他們卻留下來,犧牲了自己,培訓出數以千計的醫生。

Q2 : 像你般當醫生,在古巴能賺多少錢?

A2 : 我想留在古巴的。我離開,是因我幾乎連每日買一隻蛋吃都負擔不起。我記得2001年的阿根廷危機,銀行凍結了人民的戶口,一名男子在電視上拿着一包意粉說:「這就是我們所吃的。」這令我想起蘇聯在1990年代離開我們時,我們經歷了可怕的饑荒,若有一包意粉,我已經是世上最開心的人。

 在1993及1994年,窮困的情況非常可怕,那時我的月薪只有18美元。我通常騎單車出外看病,這是我唯一的交通工具,而換一個車胎要400比索,基本上已等於我一個月的人工。

相關文章:【專訪】古巴資源缺乏 讀醫費用竟全免 培養一群「看透世事」的妙手仁心

醫生騎單車去上班 ,是古巴常見的情景。(Getty Images)

Q3 : 為什麼這種有關醫療系統的共產宣傳仍然奏效?

A3 : 他們(古巴政權)相當擅長,他們在兜售一套理想的醫療系統,但這從不存在。政府只在利用互聯網及大眾媒體,以及民主國家的開放態度。這統統都是大話,蘇聯解體後,古巴的公共衞生已被忽視。醫院都變得一團糟,政府都沒有投放資源了,醫生用的設備已有20、30年。政府以醫生作宣傳工具,向世界清洗自己的形象,派他們到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等地進行人道任務,扮救世主。

Q4 : 請分享你在古巴當醫生的經驗。

A4 : 智利說不上完美,但至少醫生獲得不俗的薪酬,但想像一個國家,醫生要帶備煤油,才能生火。醫生獲分配的資源,未能提供高質素醫療。我們很多都會半夜餓醒,沒有人給我們什麼,最多可能是一塊白麵包。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