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大選】歐洲最後獨裁者屹立不倒 三女劍俠合力挑戰高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有很多種選舉。有些選舉鬥得難分難解,未到最後一刻也不知道鹿死誰手;有些選舉卻毫無懸念,未投票前已經知道王者誰屬。白羅斯(前稱白俄羅斯)的選舉大概是屬於後者。

這個前蘇聯國家8月9日舉行大選,被喻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執政26年,今次將再度爭取連任。雖然盧卡申科幾乎篤定勝選,但面對的反抗勢力卻是前所未有,或許能夠帶來一絲的改變。

隨蘇聯解體,白羅斯宣布獨立,並制定憲法確立國家體制。自此白羅斯只有一位總統,那就是盧卡申科。

盧卡申科政權長年被指控囚禁反對派領袖、壓制民意調查和舉行有「嚴重缺陷」的選舉,自2004年以來被美國和歐盟制裁。美國小布殊(George W Bush)政府甚至將盧卡申科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白羅斯也是歐洲唯一有死刑的國家,大部份以槍決執行。

普遍專家將盧卡申科視為獨裁民粹主義者,透過草根階層的支持取得管治的合法性,而非依賴國際認可。西方觀察者認為,盧卡申科以往勝出的所有選舉也有舞弊的嫌疑。根據官方公布,他的得票率從未少於75%。

圖為2020年8月2日,白羅斯總統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婭於布列斯特出席集會,支持者揮動白羅斯獨立初期所用的白紅白國旗。(美聯社)

反對勢力浩大 女三劍俠倡和平變革

面對高牆,白羅斯大部份人原本都是政治冷感,但今次反抗勢力的聲勢來得特別浩大。YouTuber季哈諾夫斯基(Sergei Tikhanovsky)、銀行家巴巴里科(Viktor Babariko)和前外交官員采普卡洛(Valery Tsepkalo)的提名集會吸引數以千計的支持者出席,實屬罕有。

上述三人逃不過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命運。季哈諾夫斯基的妻子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選擇「代夫從軍」,以教師和家庭主婦的身份,力爭終結盧卡申科的統治,務求半年內重新舉行公正的民主選舉。她甚至集合三個陣營的力量,得到采普卡洛妻子和巴巴里科競選經紀加盟,以「女三劍俠」提倡和平變革。

季哈諾夫斯卡婭7月30日舉行當地十年來最大型的集會,非政府機構估計有逾6萬人出席,連警方也承認集會人數達2萬。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歐亞高級項目經理奧爾洛斯基(Sofya Orlosky)認為,選舉委員會當初沒有認真看待季哈諾夫斯卡婭,也沒有想到她會得到另外兩名主要反對派人物加持。

逾四分一世紀的「管治疲勞」以及本身的經濟問題,加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應對不力,例如盧卡申科曾指新冠肺炎是「精神病」,都讓更多人民渴望改變。選前的白羅斯街頭不時有示威,規模之大實在讓人驚訝。民主制度和人權局前選舉觀察員格洛德(Katia Glod)指,重要的是,以往選舉盧卡申科仍然坐擁大部份人的支持,這是他第一次得不到主流民意支持。她說:「示威很少於(首都)明斯克(Minsk)以外舉行。示威如今遍佈全國,反映人民強烈渴望改變。」

延伸閱讀:兩名主要對手遭選委會DQ 白羅斯總統勢連任

延伸閱讀:【新冠肺炎】白羅斯無懼疫情繼續閱兵+不封關 總統袖手民間自救

圖為2020年8月3日,白羅斯首都明斯克掛有大選標語。(路透社)

▼想觀看更多白羅斯大選的相片,請點擊以下圖輯:

難有公平選舉 連任往後前路崎嶇

美國、法國、德國和波蘭促請白羅斯確保選舉自由和公平,不過很多人不感樂觀。格洛德提到,主要競選者被收監,面臨「莫須有」的罪名,政府打壓競選活動,而且盧卡申科也有機會透過種票和造票輕易勝出。

反抗勢力唯一的「王牌」便是群眾力量。奧爾洛斯基指出,如果投票率夠高,盧卡申科便較難操縱選舉。她表示,「白羅斯人不是盲的,他們知道國家發生什麼事。他們準備好改變」,並形容這種能量已經成熟。

即使盧卡申科很大機會連任,不代表未來一帆風順。除了經濟問題,白羅斯跟很多前蘇聯國家一樣,面對親俄和親歐的路線之爭。盧卡申科當初以親俄姿態上場,不過隨莫斯科推動更加緊密的融合,他改變立場,將自己塑造成為國家主權的守護者。只是弱勢的盧卡申科卻更加難以抵抗俄羅斯的影響,打壓示威只會讓盧卡申科喪失靠攏西方的機會。格洛德認為,季哈諾夫斯卡婭支持度增加表明人民寧願親歐,「他們想要民主、法治和歐洲價值」,而且「示威者也無意退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