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後真相政治恐變本加厲

撰文:余偉邦 陳駿豪
出版:更新:

英國脫歐派揚言英國因為身為歐盟成員國而每周損失3.5億鎊(約35億港元);特朗普則聲稱奧巴馬是ISIS的奠基人,又長時間堅持奧巴馬不是美國出生。儘管這些聲稱被人以事實數據反駁,但作此言論者仍得到不少人的信任和支持。由英國脫歐到特朗普現象,愈來愈多英美媒體都在談論「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意即政客不再重視事實,而是隨意胡說民眾想聽的謊言,污染社會討論。隨着特朗普上台,後真相政治未來確有變本加厲的可能。

隨着特朗普上台,後真相政治未來確有變本加厲的可能。(資料圖片)

將真相降格為觀點

儘管「後真相政治」近月成為熱門話題,但這個字眼其實最早由環保主義者羅伯斯(David Roberts)於2010年使用。他指在1990年代,美保守主義者,特別是那些與能源業有關的既得利益者,開始關注減排政策對能源業的影響,並猜疑這些環保人士是「綠皮紅底」的共產主義者。為阻止環保主義者,共和黨人倫茨(Frank Luntz)定下了一個策略——質疑科學家對全球暖化的共識,堅稱科學界內部有人(即使再少也好)反對全球暖化的存在。就這樣,全球暖化就由一個「真相」降格至一種「觀點」。這就是「後真相政治」的起點。

《經濟學人》稱在「後真相政治」年代,謊言不再是為了讓別人相信自己說詞是真確的,而僅僅是為了攪混辯論空間:「你認為A是正確的嗎?我認為B才是正確的。這只是觀點與角度的不同,所以大家都沒有錯。」所以媒體對於特朗普肆意散播謊言的反駁,是無法令特朗普退讓的,因為特朗普會回應說:「有人這樣說。」

若然「後真相政治」自1990年代起就已經存在,為何現時才會引起社會關注?其中一個原因是,在過去,無論是普通的謊言還是只為搗亂的「後真相」謊言,都會有擁有公信力的傳統媒體公開糾正。
 

Google和Facebook等使用演算法決定放什麼新聞給用戶瀏覽,最後變成了一面回音牆。(資料圖片)

社交媒體推波助瀾

但隨着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台的興起,它們慢慢成為市民汲取新聞資訊的主要渠道,「圍爐取暖」(homophilous sorting)現象十分常見,甚至成了常態。網上的交友圈通常由相近價值觀的人所組成,舉目所見都是同聲同氣的人。隨着社會愈加撕裂,一言不合就「Unfriend」的情況十分常見,令「圍爐取暖」的情況愈加嚴重。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同意見的網絡群體,就只會聽到對自己觀點有利的資訊,從而認為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相」,對方看到的就是「謊言」。在這種網絡環境下,自然難以談起「社會共同相信的真相」。

另外,Google和Facebook等使用演算法決定放什麼新聞給用戶瀏覽,亦令「圍爐取暖」的情況更為嚴重。由於Google及Facebook使用的演算法根據用戶之前瀏覽的網頁及新聞決定將會向用戶投放什麼新聞資訊,Facebook和Google最後變成了一面回音牆。更嚴重的是,經過幾次爭議後,Google和Facebook拒絕再承擔審查新聞真偽的責任。新時代的人將社交媒體視為傳媒,但社交媒體卻拒絕承擔傳媒的責任。

隨着社交媒體興起,網民取得資訊的渠道愈來愈狹窄,真相似乎正變得「愈辯愈不明」。
 

他在說謊,你說的就是真的?

當然必須注意的是,「後真相政治」作為一個現象,雖然有其真確性,但它也容易成為一頂被人濫用的帽子。事實上,在談及「後真相政治」時,一些評論似乎就隱含這樣的一套潛台詞,也就是世上有一群知道並努力傳播真相的精英,但是大批愚蠢的烏合之眾(Mobs)卻無視精英們的諄諄善誘,反而相信煽動家們的謊言。問題是,誰人能夠驗證精英們口中的真相?誠然,但求搗亂無止境地質疑「真相」,並不足取,但若無條件地接受專家提供的「真相」,不抱懷疑,不嘗試爭辯的話,卻又可能只會助長精英對「真相」的壟斷,容易落入精英一言堂的深淵。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