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彝士運河擠塞為何影響全球供應鏈 貨船或要繞行非洲|新聞教室

撰文:洪怡霖
出版:更新:

台灣長榮海運公司(Evergreen)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自3月23日起在埃及蘇彝士運河(Suez Canal)擱淺,導致這條全球其中一條極繁忙的水道全面阻塞,目前有150多艘船仍在苦苦等待。在這條運河,每天貨船運送的貨物價值估計達到近100億美元,美國學者指事件可能會對全球貿易產生巨大影響。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海洋歷史學家梅爾科利亞諾 (Sal Mercogliano)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這樣的事件很罕見,但可能對全球貿易有巨大影響。

蘇伊士運河:圖為3月24日,掘土機在埃及蘇彝士運河的岸邊挖走泥土及石頭,嘗試協助擱淺的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移動。(Reuters)

貫通地中海和紅海

根據美國世界海運理事會(World Shipping Council)介紹,蘇彝士運河貫通歐洲地中海和亞洲紅海,是全球貿易其中一個最重要國際海運航道。

這條運河全長193公里,自1869年建成通航以來,為來往歐洲和亞洲的船隻節省不少時間。

船隻從英國首都倫敦前往阿拉伯海灣,經蘇彝士運河只需要行駛1.2萬公里,但若果是經南非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則需要走2.09萬公里,兩者相差8,900公里。

它有多重要

英國《勞埃德船舶日報》(Lloyd's List)指,平均每天有超過50艘船駛過,運載12億噸貨物經過蘇彝士運河。這一數字佔世界貿易約12%。

長賜號23日上午7時40分左右橫卡在蘇彝士運河擱淺,導致來往這條運河的航道阻塞。貨輪迄今尚未脫出困境。路透社24日引述航運消息人士稱,數十艘裝載各種貨物的船隻被延誤,如果航道阻塞持續超過24小時,船運公司可能不得不讓船隻繞行非洲。

▼更多長榮貨輪擱淺蘇彝士運河大擠塞事件的圖片:

+6

數據情報企業Kpler在26日表示,7艘液化天然氣運輸船將從蘇彝士運河改道,其中3艘船準備繞行好望角。

彭博社以一艘從中東開往歐洲的超大型運油輪為例,繞道好望角意味着僅燃油費就預料要多花30萬美元。

如何影響運輸

美國廣播公司(ABC)26日引述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加納帕蒂(Sharat Ganapati)表示,從亞洲前往歐洲的貨物運輸途徑,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他表示,蘇彝士運河堵塞將導致歐洲延遲收到一系列產品的零件和原材料,包括來自印度的棉花、中東的石油和衣服,以及中國的塑膠和汽車零件。

報道指,事件對美國的直接影響較少,因為亞洲運送至美國的貨品大多走太平洋路線。但也有商品會受影響,因為某些亞洲零件運往美國前,要先送到歐洲組裝。

《勞埃德船舶日報》估計,運河癱瘓每天卡住價值96億美元的商品,當中向西行駛的貨船裝載價值約51億美元的貨品,而向東行駛的船隻裝着價值約45億美元的貨物。除此之外,返回亞洲的空貨船行程亦受影響。

消費者有何影響

由於市場擔心原油運輸受阻,國際市場原油價格3月24日上漲4%。美國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首席經濟學家贊迪(Mark Zandi)稱,除非蘇彝士運河阻塞數周或數月,不然對美國或全球經濟影響不大,它可能會導致油價上漲,「但我們不是在說每桶(上漲)多少美元,我們說的是每桶上漲幾分錢」。

贊迪也說,如果堵塞導致德國企業的大型汽車製造商延遲收到汽車零件,德國經濟可能會受影響。而加納帕蒂則稱,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國的汽油價格可能會升高,因為他們依賴蘇彜士運河運輸的石油。

《勞埃德船舶日報》指, 1天有190萬桶石油經過蘇彝士運河,佔全球海上運油約7%。

01新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