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路漫漫】敘國撥開戰雲不見青天 萬億美元重建基金何處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內戰六周年系列】

敘利亞內戰踏入第七個年頭,總統巴沙爾率領的軍隊過去一年佔盡上風,大有笑到最後之勢。但巴沙爾在戰爭中依賴盟友俄羅斯及伊朗的幫助才迎來翻盤之機,以後或許要成為他國操縱的棋子。此外,結束戰爭後敘利亞面估計需要高達1萬億美元資金來重建國家,錢從何來仍屬未知數,敘利亞的前途未見曙光。

敘利亞內戰對基建做成極大破壞,有研究指重建所需資金達1萬億美元。(Getty Images)

和平或有希望,可是戰爭的巨大代價已無法彌補。連年戰火令敘利亞最少120萬個家園,近4,000間學校遭破壞,截至去年底,保守估計死亡人數已達40萬,全國逾2200萬人口中大半流離失所,大部份基建都已摧毀。就算和談最終成功,所需的重建資金亦屬天文數字,有研究更指敘利亞經濟需要1萬億美元,及最少10年時間才能回復到戰前水平。

俄羅斯和伊朗是巴沙爾在內戰中最大的兩個支持者,但巨額財政支援已對兩國構成壓力。圖為敘利亞總統巴沙爾。

巴沙爾兩大盟友囊中羞澀

問題是巴沙爾在內戰中最大的兩個支持者,俄羅斯和伊朗的經濟並非特別強大,各有其難處。俄羅斯15個月來的空襲,每天耗費國庫約400萬美元,對俄羅斯近年因油氣價格低迷而變得疲弱的經濟構成很大負擔。另外,俄羅斯除了在軍事上協助巴沙爾政府外,普京還以低於市價20%的價錢,向有糧食危機的敘國售賣100萬噸小麥。即使俄羅斯去年小麥豐收,但此舉仍是一樁慷慨之舉。

至於作為巴沙爾政府長期盟友的伊朗,在戰爭中亦向敘利亞提供巨額財政支援。在六年間,德黑蘭政府估計向敘利亞政府,延長了共約60億至100億美元(約468億至780億港元)貸款的還款期,好讓巴沙爾能支付公務員的薪金,在維持政府運作之餘,又能令政府軍能夠繼續作戰,推動伊朗在區內的政治目的。但其實伊朗本身的經濟已不算健康,其過分依賴石油出口的經濟,急需變得更多元化,國內基建亦急需資金支援,無法曠日長久支援敘利亞的龐大重建工程。

歐盟近年被難民潮問題弄得焦頭爛額,只可對敘利亞政府妥協。(Getty Images)

歐盟為自救被迫施援

當俄羅斯及伊朗這兩名國際友人,都對敘利亞的重建工作有心無力,巴沙爾唯有寄望更遠方的支援,其中一個潛在目標,竟是現在自顧不暇的歐盟。內戰爆發後,歐盟站在反抗軍一方,但在難民潮爆發後,歐盟已將處理敘利亞問題的重點,由推翻巴沙爾政府轉移到堵截更多難民入境。英國《泰晤士報》去年12月報道,歐盟官員已不再堅持要巴沙爾下台,只要敘國政府能讓反抗軍在敘利亞部分地區保留權力作交換條件即可。歐盟亦表示在敘利亞有可靠的權力移交時,能向重建工作提供金錢援助。

歐盟是全世界最大的援助捐贈者,他們亦深知俄羅斯不能獨力支撐敘利亞的重建工作,並視這為對俄的談判籌碼。一名法國外交官去年底向路透社表示,「歐盟和法國不會為俄羅斯付款,我們不可能援助巴沙爾管治下的政府,這是我們對俄羅斯少有的施壓工具」。

在歐盟眼中,俄羅斯經濟不景氣是普京最大的弱點之一。問題是,歐盟以支援重建逼迫俄羅斯作外交退讓的算盤亦不容易打響。俄羅斯已表明無意獨自接管一個破爛不堪的國家。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俄外交部副部長保丹諾夫(Mikhail Bogdanov)上月中與歐盟多國駐俄大使會面時,一邊強調重建即將成為解決敘利亞問題的最重要議題,一邊指出重建需要耗資數百億計美元資金,但不要指望從俄羅斯身上得到任何東西。

一位歐盟外交官形容,「他們(俄羅斯)出兵,搞亂一切,破壞所有東西後,希望所有人都為後果付出」。這番話對俄羅斯未必公允,畢竟真要追究敘利亞陷入當下亂局的因由,歐美自身難辭其咎,俄軍多少起到了終結亂局的作用。不過,「希望所有人都為後果付出」確實一語中的,點明了歐盟處境。敘利亞是歐洲難民問題一大根源,協助敘利亞人重建家園,是解決歐洲難民問題的治本之方,而當俄羅斯成為解決內戰題的主導者,美國新登場的特朗普政府高舉「美國優先」大旗拒伸援手,歐盟縱不情願,恐怕難以推掉為俄羅斯抬轎的角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