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富二代被控性侵少女 涉指插私處 辯稱「不享受」官判無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知大家還記不記得2010年的法官姪女襲警案,法官包致金姪女醉酒駕駛,拒絕接受酒精測試不止,還掌摑男警,結果只是被判感化一年,不用入獄。事件引起輿論,不少人質疑輕判是否因為官官相衛,傾斜權貴。

近日墨西哥也有爆發相似輿論,但弄得滿城風雨的權貴後代不是掌摑警員那麼濕碎,而是被控集體性侵。21歲的男生克魯斯(Diego Cruz)是其中一名涉事富二代,他與另外3名有錢朋友被控綁架及集體性侵一名17歲女生。在周一(29日)舉行的審訊中,法官竟然因為克魯斯「不享受」性侵而判他無罪,隨即引起爭議。

墨西哥富二代克魯斯(Diego Cruz)被控於2015年性侵一名少女,於近日的審訊中法官基於他「不享受」過程而判他無罪,判決隨即引起不少墨西哥憤怒。(網上圖片)

事件源於2015年1月,一宗發生在墨西哥灣沿岸維拉克魯斯州(Veracruz)的強姦案。一天晚上,一名17歲女生在當地一間夜店外被4名男子強行拖進車內,性侵甚至強姦,克魯斯是其中一名涉事男子,他們4人都是來自當地的顯赫家族。

▊ 行為不帶性動機故不構成侵犯

在周一的審訊中,法官Anuar González指出,克魯斯雖然被指控曾觸摸受害女生的胸部,以及用手指插入其私處,但他做出這樣的行為時並沒帶有「肉慾的動機」(carnal intent),因此不構成性侵犯。不享受施害過程,竟成為不構成施害的基礎。法官甚至提及,其實受害人從來不是「無助」,甚有責備受害者(victim-blaming)的意味。

從事法律研究工作的Vela說︰「對於法官而言,如果動機不是為了尋求快樂,那就不是性騷擾……這不是一些瘋狂的女人說的話,而是出自法官的口中,而他所說的意思,是如果他們在你不情願底下觸摸你,那可能仍不是騷擾。」

延伸閱讀︰墨西哥充斥毒品與強姦犯 美國政治干預成罪魁禍首

涉嫌集體性侵少女的4名權貴後代,右二是克魯斯。(網上圖片)

▊ 性侵案來龍去脈

《紐約客》去年4月曾就事件作詳細報道,引述受害人Daphne的父親Javier Fernández說明事件的來龍去脈。據報道指,事件源於2015年1月3日的晚上,17歲高中女生Daphne相約一班同學前往名為PH的夜店玩樂,Daphne其後獨自站在夜店外等待朋友接她離開。等待期間,Daphne突然被一名男子強行拖進一架黑色平治房車,車內另有3名男子,全部都是20餘歲,上述的克魯斯(Diego Cruz Alonso)就是其中一個,他與Daphne就讀同一間中學。Daphne被拖入車之後,被克魯斯與另一名男子性侵。其後,Daphne被帶到負責駕車的男子的家中,在廁所內被他強姦。

Daphne去年曾經在facebook撰寫她的苦痛經歷,寫道︰「是的,我有飲過酒。是的,我曾經去派對。是的,我當時穿了一條短裙,就像大部分或甚至所有我這個年齡的女生一樣。這樣我就會被批評?意思是我值得受害嗎?」

事發後,克魯斯曾經有一段時間逃離墨西哥,飛到西班牙避風頭,但最後還是被引渡回墨西哥接受審訊。審訊的結果即時廣泛引起墨西哥人的憤怒,尤其是爭取人權的社運人士,而且亦強化權貴可凌駕法律的觀感。

▊ 維拉克魯斯州成墨西哥法治失敗的象徵

其實近年來,維拉克魯斯州一直被認為是非常危險的地方,以貪污與令人恐懼聞名。本月初,墨西哥警方在當地一處土地掘出超過250個頭骨,相信屬於毒品集團的受害者,而目前維拉克魯斯州已成為毒品集團Zeta的勢力範圍。自2011年起,至少有15個記者在當地被殺害,有幾百人無故失蹤。根據墨西哥國家的統計資料,八成當地人感到生活在恐懼之中。在這樣的氛圍下,就算有罪案發生,人們也甚少會上報執法者。據墨西哥官方數字估計,2014年只有一成罪案匯報維拉克魯斯州政府。Daphne遭遇性侵之後,與她父親勇於站出來,向媒體講述事件有關。

Daphne與她爸爸的做法一反現狀,當時已引起墨西哥全國的反響,今次法官判克魯斯無罪,再次令不少人站出來抗議。

延伸閱讀︰流淌着罪與渴 墨西哥城由水管而生的抗爭

今年3月25日,一眾記者聚集墨西哥司法部辦公大樓外,抗議墨西哥記者Miroslava Breach被殺害。(路透社)

+2
+2
+2

(衛報/每日電訊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