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花都再遇恐襲 馬林勒龐迎東風?

撰文:陳冠東
出版:更新:

在法國兩個建制黨派同時崩潰下,極右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領袖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將迎來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峰。最新民調結果顯示,馬林勒龐與總統選舉熱門候選人馬克龍的支持率不相上下,但在高支持率背後,她踏足愛麗榭宮的難度遠高於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因反建制成功,因反建制失天下」,或許是馬林勒龐近年政途的寫照,而她在今年大選的結局,看起來恐怕會重蹈父親覆轍,然而恐襲重臨花都,又會否令選舉增添變數?

馬林勒龐反建制形象鮮明,有民意支持,但她離當選總統還差甚麼?(路透社)

「人民受夠了政治體制。」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在首場競選活動上如是說。持類似意見的法國政壇人物,還有競選社會黨候選人資格失敗的工業部長蒙特布爾(Arnaud Montebourg)。他表示「人民對政治制度的鄙夷,是由它的失信、乏力及污穢不堪中長出」。其實馬克龍與蒙特布爾對政治制度的批評都不是原創,長年對法國政治批判得最激烈的政黨,非馬林勒龐領導的國民陣線莫屬,馬林勒龐以上的言詞,甚至其父親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早就用過。

馬林勒龐形容今次大選是一場「對精英自說自話、謊話連篇的公投」。

勒龐一族從1972年創黨的一刻起,一直對第五共和的政治制度大力鞭撻,慣以城市精英與平民二元對立的視角解構法國社會。千禧年後,老勒龐着力攻擊過往主流政黨輪替沒有為法國人民帶來真正的選擇,因為政客都是體制內的人,政見雷同。他又創造了「UMPS」(UMP是共和黨前身人民運動聯盟,PS則是社會黨)一詞來形容兩黨所代表的「政治體制」。

憑着對法國政治的簡化解讀及反建制的形象,老勒龐於2002年大選意外闖進了第二輪選舉,隨後以史上最懸殊的選舉結果落敗。在大敗過程中,他「印證」了兩個建制黨派是一夥這套論述,因為社會黨及其他主要政黨候選人落敗後,呼籲選民把選票給予建制右翼的希拉克(Jacques Chirac),使他以82.2%的得票率當選。

老勒龐(左)於2002年爆冷進入第二輪選舉,但最終大敗予希拉克。(Getty Images)

  反建制形象成選舉利器

馬林勒龐在2011年接掌國民陣線後,帶領該黨快速崛起,從前年地方選舉的得票來看,這個極右政黨更是法國第三大黨,儘管它在國民議會所佔的席位從未超過兩個。近十年法國政局的發展大大扶了國民陣線一把,令他們的論述顯得更準確。兩任總統在當選後背棄競選承諾之事,則進一步「證明」了國民陣線對政壇的解讀「正確」,令民眾對現今選舉制度感到更加無力。

最明顯的例子是現任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去年他提出極具爭議的勞工法改革,減少對工人的保護,希望改革能重振法國經濟的競爭力,但這個將勞動市場自由化的法案,完全違反了法國左翼所相信的原則,奧朗德亦因此賠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則是右翼的「叛徒」,他在2007年的大選中製造了一個橫跨極右到中間派的政綱,當選後迅速放棄對極右選民的競選承諾,間接導致他無法於2012年連任。兩人雖然來自不同政治光譜,但他們對歐盟的立場、解決2008年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的見解,甚至外交方針均類似,令政黨輪替在政治上顯得沒有效果,難怪馬林勒龐形容今次大選是一場「對自說自話、謊話連篇精英的公投」。

馬林勒龐今年的競選標誌,拋棄了國民陣線的黨徽。(路透社)

馬林勒龐憑這套論述得到相當支持率。自成為黨主席以來,她還一直實行所謂「去妖魔化」政策,努力把國民陣線轉型成可供主流選民選擇的政黨。從她的競選標語就可看出,國民陣線在今次大選全面棄用與意大利新法西斯組織有關連的黨徽,改用一朵全藍色的玫瑰。然而這一切努力與國民陣線一路走來的反建制形象相沖,窒礙她的競選道路。

今日的國民陣線高舉反歐元、反全球化、保護主義,甚至法國脫歐的旗號,吸引大量低下階層及小型企業家支持。諷刺的是,在創黨之時,國民陣線可是一個主張「歐洲復興」、信奉經濟自由主義的政黨。上世紀1980年代,時任黨主席老勒龐更以經濟自由政策將自己塑造成「法國列根」。

馬林勒龐的外甥女馬雷夏爾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Getty Images)

  「去妖魔化」加劇黨內分歧

馬林勒龐上任後用經濟保護主義主張重新包裝國民陣線,以取悅工人階級的支持,政治上則努力消除極右包袱,甚至在「去妖魔化」的過程中,將曾發表反猶及種族歧視言論的父親老勒龐逐出黨外。可是,國民陣線內的老勒龐信徒仍不在少數,領頭人是馬林勒龐的外甥女馬雷夏爾勒龐(Marion Marechal-Le Pen),她的經濟主張與老勒龐一樣傾向自由市場,在政治理念上,這名勒龐家族明日之星也高舉反伊斯蘭與民族主義大旗,比姨媽更像家族意識形態的繼承人。

勒龐家族三代人的矛盾,突顯馬林勒龐在政治策略上面臨兩難局面,每走一步都需要極小心地計算。這位48歲的政治領袖難以一邊用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吸引選民,另一邊卻顯示出自己有執政能力。她與父親決裂,證明她將賭注全押在對政壇現況不滿的選民,冀盼改變政治現狀的願景能得多數民眾認同,但損害了國民陣線最核心的支持。

【延伸閱讀】【ICON】 法國極右女帝馬林勒龐 是聖女還是惡魔?

法國失業率長期高企,但馬林勒龐的經濟政策,未必能幫助失業人士。(Getty Images)

  經濟政策成馬林勒龐罩門

反建制形象固然是令國民陣線受歡迎的原因之一,但奧朗德退選和共和黨的不濟,令這屆大選成為「局外人」之爭,國民陣線打反建制牌的威力大減,馬林勒龐要成為法國第一位女總統,還需要攻佔經濟政策的輿論陣地,讓民眾相信她可以帶領國家脫離失業率高企及經濟停滯不前的苦海。可是經濟政策能力向來都是國民陣線的軟肋,在本屆大選前從未有一套清晰的經濟政策,正如1980年代就加入國民陣線的黨員Wallerand de Saint-Just描述:「我們從前都不怎麼需要一個宏觀經濟政策,只需要蜻蜓點水地觸及就可。」

在長達144頁的政綱內,馬林勒龐有一系列的惠民措施,當中不乏向激進左翼靠攏的元素。她既承諾一旦當選,就會大幅削減中型企業的利得稅率9個百分點至24%,小型企業則維持於15%,同時亦提出向較低收入的中產人士減稅10個百分點。她又提倡減免物業稅以緩減擁有物業者的負擔。對較貧困的民眾,她提倡向每戶退稅,最多可達1,500歐元。派糖之餘,她還作出多項解決失業問題的承諾,主張政府增聘15,000名警察、6,000名海關人員、50,000名士兵及多名法官及醫護人員。

在這美好的願景下,馬林勒龐卻欠缺為法國開源的方法,只提出違反歐盟法例的進口稅及禁止非法移民挪用法國醫療資源等方法,來補償以上一切巨額開支。這種罔顧實際環境的經濟政策,從表面來看似乎仍經不起考驗,難以說服中間選民在第二輪選舉助馬林勒龐一臂之力。

  馬林勒龐仍需外力才能當選

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早在五年前就察覺到反建制正成為法國政治的主調,嘗試把自己塑造為「代表人民對抗精英的候選人」,希望在2017年捲土重來。薩爾科齊在2007年大選憑藉移民等議題向右轉而搶走國民陣線選票,入主愛麗榭宮,如今國民陣線繼續成為反建制先鋒,力圖東山再起未果的薩爾科齊則成為選戰的過客。然而,國民陣線一直以來的強項,如今卻成為馬林勒龐登頂的阻力。她必須致力模糊主流和激進之間的界線,以免陷入兩面不討好的局面。可是在政治論述尚算站得住腳的同時,她也要想方設法克服極右及傳統右翼選票不足以讓她成為法國首名女總統的政治現實,必須用手中似有還無的經濟政策來說服中間偏右,甚至是極左的選民,加上低投票率,方可在次輪選舉有勝算。反對馬林勒龐的選民,則要祈求法國在大選前不再有大型恐襲發生,不讓身分政治主導選舉,然後再憑藉有利於主流政黨的選舉體制,阻止黑天鵝降臨法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