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真人版韋小寶 「制裁者」杜特爾特難為正邪定分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力不強加上長年受貪腐問題困擾,擁有一億人口的菲律賓無論在亞洲還是全球都只是不起眼的閒角——直到杜特爾特的出現。

雖然爭取曝光的方式令人汗顏:讚揚希特拉,向歐盟豎中指,侮辱教宗方濟各、美國前總統奥巴馬和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不時口沒遮攔爆出與各國領袖私下談話內容,或不時說要親手殺死毒販等,但這位行為市井兼滿口粗言穢語的菲律賓總統,的而且確令當地前所未有地廣受國際關注。

在他治下,不止罪犯毒販聞風喪膽,半夜飲酒當街罰做掌上壓,當眾吸煙要坐監,嚴厲得可笑;然而他也是菲律賓極少數主動支持多元性傾向平權的政治人物,任達沃市長時,又會每周駕着電單車巡視,買食物送給警察防止他們受賄,設立中央緊急救護服務熱線,令他在國內人氣和支持度高企。到底他是真癲定假傻,外人難以參透,他認為自己所做一切,只為菲律賓人着想,「至於他們喜歡與否,悉隨尊便,我就是我。」

杜特爾特言行粗鄙,一點也不像菲律賓傳統政客。(路訪社)

不一樣的政客

生於宿霧政治世家,堂兄朗奴(Ronald Duterte)和朗奴父親雷門(Ramon Duterte)均曾擔任宿霧市長,杜特爾特以律師為業的父親維辛迪(Vicente Duterte)則曾任宿霧達瑙市署理市長和未分裂前的達沃省長。可是他的出身相較菲律賓一眾所謂政治精英,仍只是不入流的級別。中學時期兩度遭踢出校,父親對着這個不良少年唯有發出終極警告:「如果你再不發力,繼續下去最終註定要到碼頭當苦力。」

曾是不良少年的杜特爾特(右),被父親維辛迪(左)嚇一嚇果然發力,考上大學並成為大律師。(網上圖片)

之後他果然及時發力,在非名牌大學修讀法律,大律師試亦一次過合格。即使如此,他依然被歷任總統的優異成績和學歷比下去,「我從來都不是政治精英,願景亦跟他們截然不同。」

沒有傳統政客的家族背景或從容優雅,作風草根的杜特爾特開口埋口「問候」別人母親,粗鄙程度令人側目,加上時時語不驚人誓不休,令他有「東方特朗普」稱號。他本人對此不以為然:「他(特朗普)是個偏執狂,我並不是。」

【杜特爾特經典離譜言論大全】

  1. 欣賞希特拉

全球沒有主流政治領袖,夠膽將自己跟希特拉相提並論,杜特爾特是唯一例外,一方面埋怨批評者將他描繪成「希特拉的表弟」,另一方面又豪言:「德國至少有希特拉,菲律賓就會有......」說罷隨即指向自己。此番言論惹起全球批評,更被傳媒fact check發現他錯漏百出——希特拉屠殺猶太人數字至少600萬,而菲律賓吸毒者人數估計約180萬,佔人口1.8%。

  2. 辱罵奧巴馬

美國是菲律賓最重要盟友,尤其跟中國在南海的爭議,令他們極需要美國的政經和軍事力量,但他竟然辱罵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是「狗娘養的」(Son of a Whore),之後奧巴馬取消兩人原定會面,杜特爾特急急公開道歉補鑊。

延伸閲讀:罵奧巴馬「狗娘養」遭取消會談 菲總統感後悔

  3. 羞辱女性

進行總統拉票活動期間,說起1989年他擔任達沃市長時,當地發生一宗澳洲女傳教士遭監獄暴動囚犯姦殺事件,竟作出侮辱女性言論。

  4. 高調談殺人

競選總統期間,承諾以擔任達沃市長期間鐵腕對毒販的方式治國,「忘掉有關人權的法律吧,若我入主總統府,我會像我市長年代那樣做。」

延伸閲讀:​承認曾殺害疑犯 杜特爾特︰我做到,為何你不能?

  5. 辱罵教宗

2015年教宗訪問菲律賓,他抱怨教宗到訪導致交通擠塞,令他被困車龍之中。

  6. 自詡女人殺手

競選總統期間,跟商界領袖會面時自吹自擂,又聲稱有兩名情婦。

杜特爾特(左二)與父母弟妹合照。(網上圖片)

被命運選中一男子

考獲大律師資格後,從事政府檢控官多年,他自言從未想過再上層樓,一切都是命運使然:「如果你相信神,便會相信命運。我樂於當檢控官,直到有日突然被拉走,委任為副市長。我從未渴望過做市長,只是被命運選中。」

1986年菲律賓人民力量運動推翻馬可斯政權,阿基諾夫人科拉桑上台,政權重新洗牌,所有地方政府要職亦空出。南部最重要城市達沃,反對派領袖雷斯皮西奧(Zafiro Respicio)獲委任代理市長,代理副市長一職原本屬意他母親、在人民力量運動中表現活躍的民權領袖蘇麗達(Soledad Duterte)出任,可是她婉拒了,並建議由41歲的長子代任,這個決定不單改變兒子一生,連帶國家命運也一併改寫。

民權領袖母親蘇麗達「讓出」達沃代理副市長職位給他,改寫了杜特爾特的一生。(網上圖片)

兩年後他勝出選舉,正式出任市長,此後佔據職位22年(1988-1998;2001-2010;2013-2016)。基於連任限制,1998至2001年他出任國會議員,2010至2013年則擔任副市長,由女兒莎拉(Sara Duterte)坐正市長一職,「過冷河」後才回到市長崗位。

面對罪犯絕不手軟,是杜特爾特宣揚政績的拿手技倆,他亦不時拿起步槍以示強悍。(網上圖片)

血腥過去

20多年來,他在達沃建立名聲,以強悍手段對待罪犯,特別是毒販,宣稱那兒是菲律賓最安全城市,又登上全球十大最安全城市云云。為打擊罪行,他不止靠警隊執勤,還被指組織惡名昭著的達沃行刑隊(Davao Death Squad,DDS),執行私刑處決罪犯,有DDS前部下爆料,在他指揮下DDS殺人無數,杜特爾特還親自下令把罪犯劏肚然後丟進大海餵魚,和拿着衝鋒槍殺人。

他否認指控和與DDS關連,卻曾數度在不同場合承認,擔任市長期間曾親手殺死三名罪犯。無數次公開跟罪犯毒販宣戰,毫不忌諱直言要殺死他們,三句不離打打殺殺,比起國家領袖,他其實更像黑幫電影中好勇鬥狠的角色,令他得到「制裁者」(The Punisher)稱號。

延伸閲讀:杜特爾特認曾槍殺3疑犯 揚言續殺毒犯至卸任

2016年5月,杜特爾特登上《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標題正是「制裁者」(The Punisher),他其後在該雜誌調查中,當選2017年最具影響力人物。(網上圖片)

達沃行刑隊成員馬圖巴托(Edgar Matobao)在菲律賓國會宣稱他在杜特爾特命令下殺人,還示範當時使用的殺人方法。(路透社)

延伸閲讀:殺手:目睹菲總統親手殺人 曾將其中一人餵鱷魚

在他不斷公開宣傳下,達沃似乎變得非常安全,然而菲律賓警方公布數字顯示實情並非如此:2010至2015年間達沃市錄得全國最高的1032宗謀殺案,強姦案亦高踞第二位。而他出任總統後高調向毒販宣戰,揚言「要在上任3至6個月內,肅清毒販」,亦被人權組織間揭發殺害的不止毒梟,連癮君子也遭到毒手,當中包括大量青少年,另外亦有兒童被流彈擊中或誤殺身亡。每當歐美領袖或歐盟等西方國家組織對菲律賓人權狀況表示關注,他都會反應極大,不是舉中指便是爆粗。

時時失控,誇張失實言論較特朗普猶有過之,不斷成為國際笑話。當你以為他是名瘋子,每每又能夠在外交,內政上表現出務實一面,保住國民最大利益。

延伸閲讀:歐盟籲菲停止法外殺人 總統杜特爾特豎中指爆粗反擊

杜特爾特多次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欣賞,努力維持中菲友好關係。(路透社)

不盲目親美 崇拜普京習近平

不論強勢打擊罪犯手段是否真有成效,在他信誓旦旦下,反正菲律賓人就是信了,維持極高民望。跟特朗普一樣,他在外交上也採取與別不同態度,一反該國長期依附美國的立場,表明崇拜俄羅斯總統普京,又經常盛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最近發生的一件小事,足可證明他擁有金庸筆下刁鑽人物韋小寶的街頭智慧,並非他展現出來般瘋狂。

中菲在南海問題爭持不下,去年國際仲裁法庭判決對菲極有利,有意親近中國的杜特爾特,因遲遲未就此向中方施壓,令他在國內備受批評。日前他跟習近平會面後, 在傳媒面前自爆會面內容:

「西菲律賓海(即南海)是我們的,我們計劃開採石油。若你認為它是你的,那是你的觀點,而我認為我可以在那兒開採石油,因為它是我們的。」

「他的回應是,『我們是朋友,不想跟你爭吵,我們希望維持目前的友好關係,但假如你堅持的話,我們會開戰。』」

杜特爾特向記者說:「你是否期望我跟中國開戰?我有沒有巡航導彈打他們?」三言兩語說明兩國軍事力量懸殊,一旦發生衝突時,「只會是場大屠殺,把一切毀滅。」簡單點明政治現實,令批評者收聲,至於習近平是否真的說過上述說話,已經無人再深究。事後中菲雙方均企圖淡化事件,只表明將加強溝通交流。

延伸閲讀:菲律賓冀在南海鑽油 杜特爾特爆習近平霸氣回應:「中國會開戰」

杜特爾特自稱以俄羅斯總統普京為偶像,會面時趁機向對方要求軍事援助,為菲律賓提供先進軍備。(路透社)

真人版韋小寶

作為軍事力量疲弱的國家,他似乎深諳地緣政治之道,與強大的近鄰中俄修好,效果顯而易見:2017年首季中菲貿易額同比增長26%,中國超越日本,成為菲律賓最大貿易夥伴,中國亦向菲提供60億美元發展援助貸款。日前菲律賓另跟俄羅斯簽定有關軍事、貿易、投資、工業等11項協議,杜特爾特更主動要求普京提供先進軍事武器來對付恐怖組織ISIS。

特朗普上台後,外交方面以中東和平和打擊ISIS為要務,亞洲地區事務被放到較後位置,從亞洲最主要夥伴日本遭冷待,撤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可見一斑,對長年依賴美國的菲律賓會多「重視」自不待言。杜特爾特不知是否如此「心水清」才打破傳統不跟美國靠攏,親近中俄兩大強國,反而令美國不敢掉以輕心,這招實在聰明。

成功靠「打擊罪犯」這個簡單易明招數贏得選票上台,然而人均國民生產值每年不足3000美元,處於全球中下游,才是菲律賓長年積弱的主因。表面在打毒販戰,實際加強與鄰國經濟合作,改善經濟,順道提升軍事實力,加上必要時可以利用撲滅罪行名義,消除政敵或以此作脅,言行如瘋子一樣的他也許擁有令人出乎意料的睿智。

延伸閲讀:杜特爾特揚言與美國「分手」 偕中俄「抗衡世界」

坦言為女性着迷的杜特爾特,面對美女毫無抵抗力,當眾親吻女粉絲的畫面「老是常出現」。(網上圖片)

坦承有兩妻三女友

講打講殺以外,他跟一般中年大叔無異:任職市長期間居住的地方並不奢華,每朝跟妻子吃過簡單早餐後出門工作,工餘時間最喜歡跟親友一起唱歌,時常拿起咪引亢高歌,生活貼地說話也坦白得可愛。

跟韋小寶一樣,他喜歡在女人堆中鑽,被問及感情生活時,他坦言為女性着迷:「我有兩位太太,其中一名生病了,另外有兩位女友。」競選期間因此被質疑時,他回應:「如果你想我做總統,你應該知道我的一切。」 並強調只會以自己的薪酬養活枕邊人,不會為情婦動用公帑,「我不會讓她們住在豪宅,只可住在月租1500披索(約234港元)的住宅。」

可是他的太太/女友數字經常出現變動,他有次在電視節目中數着手指,自認有兩太太三女友。

▲杜特爾特熱愛唱歌,在電視節目中一展歌喉。

為多元性向人士爭取權益

別以為他言行跟特朗普類同,社會議題立場便跟對方一般保守。去年競選期間,他曾說過考慮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和允許多元性向人士在軍隊服役,表示就算兒子是同性戀者也不會在意,揚言「每個人也有快樂的權利」。

擔任達沃市長多年來,他一直支持同性平權和為性小眾爭取權益,2012年任職副市長期間,達沃立法禁止針對性小眾的歧視。同時亦為女性權益付出努力,通過保護女性權益的法案,又設立保護兒童和女性組織等。

他亦曾自爆14、15歲讀高中時遭神父性侵犯的經歷,不知是否這個原因,自稱天主教徒的他跟教會關係貌合神離。教會勢力在當地不容忽視,曾兩度「助攻」在1986年推翻馬可斯和2010年的埃斯特拉達兩位總統。也許受到教會和保守勢力的壓力,今年3月他突然轉軚推翻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言論,即使如此,他仍是菲律賓歷來第一位公開對性小眾表示接納和支持的總統。

其貌不揚,靈活多變,能言善道至近乎狡辯程度,擅於在強大對手中鑽營搵着數,沉迷女色,杜特爾特簡直演活了韋小寶的角色。裡裡外外也不像是一國領袖,然而細數下來這個貧窮而美麗的千島之國,在他帶領下說不定能有一線曙光,國民如他所願能夠活得有尊嚴。至少,他肯定會較6年任內碌碌無為的阿基諾三世強。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