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計.專訪】張文慈自覺學做人難過學做戲:有啲嘢唔好咁認真

撰文:張嘉敏
出版:更新:
Pinky飾演嘅汪司膳戲份唔多但有得發揮。

提起張文慈 (Pinky) 呢個名大家會諗起咩?亞視?深宮計?於亞視出身的Pinky自2016年轉投無綫,以前在亞視做一姐的她,去到TVB卻要做配角。她在最近熱播的TVB重頭劇《宮心計2深宮計》入面飾演汪司膳,戲份唔多但也有得發揮且令觀眾同網民留下印象,演技備受讚賞。Pinky直言拍這套劇是入行以來最辛苦的一次:「好辛苦不過好值得,呢部係自己從影以嚟最認真嘅製作,我試過連續8日無瞓過覺,好彩出嚟個樣都仲keep到,做演員真係好靠意志力。」

問到Pinky覺得ATV同TVB有咩唔同,她說:「每個地方都有好同唔好,TVB嘅資源好夠,各方面嘅條件都好好,ATV好多時都係one man band,但會有一種家庭嘅感覺。」

網民讚Pinky呢場喊戲演得好好。

《深宮計》是一套講宮鬥同權鬥的劇,尤其是講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正所謂多女人的地方就係是非之地,Pinky坦言:「未拍之前都有擔心過會好多是非,但原來係無嘅。我哋四司本身都係有經歷嘅人,唔會再話要鬥啲咩,大家拍劇都係求開心,我哋仲成為咗好朋友,就算拍完劇都有約出嚟聚會。」

Pinky話拍完呢套戲佢哋四司同埋心姐(謝雪心) 做咗好朋友。

Pinky由1996年入行至今16年,唔少人會覺得Pinky曾經是亞視一姐,如今卻只是演一些配角的角色,會好奇她是怎樣去適應這個轉變,對此Pinky說:「一姐呢啲好虛無飄渺,我自己一加入TVB就已經有晒心理準備係由新人做起,如果咁執著就好難喺呢行生存,同行之間良性競爭先係健康嘅現象嚟。」她直言現在心態已改變,以前確是會去爭,爭排位爭出鏡爭見報等等:「我細個時無咩安全感,好驚無嘢做,好怕會被人遺忘,唔知點先搵到自己嘅價值,好驚會被人淘汰,依家完全無呢啲諗法,而係會好享受演戲嘅過程,有得演戲有得發揮已經好開心。」

Pinky呢場內心戲令人印象難忘。

Pinky話自己現在的心態非常之健康,非常之開心,唔會去比較,只求做好自己。她說:「依家個世代同以前好唔同,依家有好多網上評論,都唔好睇咁多,真假唔重要,好多時因爲網友嘅誤解,有好多批評令人睇完會好難受。我依家學識咗有啲嘢唔好咁認真,要識得調校自己嘅心理,學做人難過學做戲。要識得做人但我都有保留最真嘅自己,要自己搵個中間位,要自己覺得舒服,我唔可以無咗自己。」

佢好落力幫套劇做宣傳。

Pinky簽約TVB之前亦有一段日子北上到內地發展,眾所周知藝人賺人仔一定好搵過賺港幣,不過Pinky卻情願返港拍劇:「每一個人嘅搵錢能力都唔同,喺內地嘅機會係多啲,早幾年我返咗內地工作嘅酬勞確係好過香港,但自己始終都係香港人,會掛住香港,想返嚟拍劇過下戲癮,同香港嘅觀眾見下面。」

做演員總有辛酸的時候。她就話不想成日提住以前自己有幾慘有幾難捱:「做電視台藝人個個都係捱出嚟,我諗個個都會有遇過低潮時。自己入行頭10年係最辛苦嘅,因為我係家庭嘅經濟支柱,壓力好大,壓力大到會爆瘡,個人仲有少少燥狂,係2010年信咗主之後先改變咗。我以前唔識控制情緒,又好內向,試過有次我喺ATV拍拍下嘢,突然走咗去匿入廁所,掩住耳仔大叫但又好驚畀人聽到,當時覺得好辛苦,唔可以聽到任何聲音,我助手就喺外面拍門,我叫佢走話畀我靜下啦,嗰時其實我都有少少驚,唔知自己發生咩事。我唔想講到自己好慘好唔掂,唔想望返轉頭,人係要向前望向前望要move on。」

 

攝:陳順禎     化妝:Moon Wong     場地提供:香港九龍東皇冠假日酒店

+18
Pinky依家嘅心態好健康,唔會再想爭啲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