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18‧專訪】劉佩玥明知做作家好傻豬:我爺爺都自資出書!

撰文:陳栢宇
出版:更新:

走進地鐵車廂,你總是見到十居八九的乘客拿起手提電話左掃右劃,或許會間中見到有個人靜靜坐在一角慢慢細讀書本,但機會一定不多。在這個資訊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裏,拎起實體書逐頁逐頁揭,似乎已經變得既脫節,但總不比逐字逐字寫一本書愚蠢。作為2013年香港小姐季軍的劉佩玥(Moon),理應美貌與與智慧並重,深知將自己的想法化為文字,再將其組合成書是愚人之舉,但她選擇混這趟渾水,出一本名為《我的微笑之道》的文字相集。

港姐出身的劉佩玥最近推出首本文字相集《我的微笑之道》,在「香港書展2018」中插旗。
+4

「出書係我由細到大嘅夢想。」略施脂粉的Moon精神奕奕微笑着說,好難想像她曾經用紅筋滿佈的雙眼看着電腦熒幕,日以繼夜用一星期時間完成全書超過3萬字:「本應係貼近4萬字,可能我太貪心,想表達好多嘢,所以一寫就停唔到。嗰個星期,我差唔多2日就要完成1個章節。」她直言收到編輯投訴,提醒她文字相集是有相的,亦沒有可能做到300頁,太厚,所以最後要裁減字數,首次感受文字帶給她的切膚之痛:「同埋組織一本書真係好難,好需要理性思考,我呢方面好弱,我終於知道點解一本鉅著係需要十幾廿年嘅時間。」

劉佩玥坦言出書是她兒時夢想,經過籌備、拍攝、寫作及整合等等步驟後,她發現實現這個夢想原來並非易事。(葉志明攝)

雖然Moon是一個愛笑的女孩,但她為了這本處女作而眼眶濕潤,她不是辛苦到喊,而是被自己的文字感動:「其一個章節係《我和我的十二個我》,講返我做過嘅11個角色對我本身嚟講有咩影響,寫嘅時間好多畫面湧現。我花咗好大篇幅喺《幕後玩家》Emma身上,因為我演呢個角色時,情緒起伏比較大,嗰陣身體、角色對我好大影響。」問會否覺得出書辛苦過拍劇、選港姐?Moon坦言這件事是她自出娘胎後花過最大心神的事:「拍劇工作好講求合作性,但出書係自己做晒所有工夫,當然編輯、美術、排版佢哋都係會幫我,但點樣請求人哋幫忙時,我首先要對自己想做嘅嘢好清晰,唔係你解釋唔到畀人聽。」

想不到愛笑如劉佩玥,寫作文中章節時亦寫到眼淚幾乎奪眶而出。(葉志明攝)

其實Moon可以令自己輕鬆一點,將圖片、文字悉數交給出版社,讓編輯慢慢搞,然後就攤大手板等拎版費,但她選擇「自資」之路,將6位數字的積蓄,變成一頁頁紙、一本本書:「我認我係幾Control Freak(控制狂),同埋呢本真係我嘅心血結晶,我好希望我第一本書,我係可以全權負責,由構思、製作去到後期都係可以話到事,我唔想太多嘅嘢入侵佢。」6位數字話多不多,話少不少,她坦言身邊都有不少阻止她的聲音:「呢個數目對我嚟講都好多,但出書呢件事係冇其他嘢可以代替到,唔應該畀外界影響到我。」

劉佩玥捨易取難,寧願斥資6位數字製作,也不願將成書過程假手於人。(葉志明攝)

世間沒有不明不白的恨,亦沒有無緣無故的愛,Moon一直以來有着這個夢想絕對有原因,除了讀文科出身,會考、高考時選修中國文學,驅使她行到這一步,是她體內流着爺爺的血:「佢係一個滿腹經論嘅人,我屋企其他成員唔係就做文字工作,一係就做教育行業,所以文字、睇書呢樣嘢喺我生命裏面佔好重地位。有樣嘢好搞笑,我爺爺都自資出過一本書,講歷史、文學,又講政治、社會,佢好犀利,我好多方面都係向佢學習,雖然佢已然唔喺世界上,但係佢留畀我嘅嘢已經喺我身上,佢畀我嘅嘅禮物,我用自己嘅方法再演繹出嚟。」

劉佩玥坦言爺爺的經歷、性格是她自幼懷着出書夢的主因。(葉志明攝)

就是爺爺為Moon遺留的一切,令她真真切切感受到文字之美。她將文字形容成她生命中的水,是必須存在的東西,是所有藝術、概念的源頭:「如果呢個世界冇文字,淨係得人去講嘢,咁我就慘喇!因為我個口成日都快過我個腦,令到我表達時就會變得辭不達意,但有文字嘅時候,我就可以將我消化過嘅真正想法,清楚同真切咁用文字去寫出嚟。如果一定要揀一樣嘢去表達我自己,我會寧願我自己對手,多過自己把口。」

劉佩玥坦言文字對她而言是「生命之水」。(葉志明攝)

作為一個愛文字、文學的人,應該會覺得香港的閱讀氣氛,遠遠不及其他地方,Moon非常認同,指社交平台的鋒芒已經掩蓋實體書本,但文字在書本上的質感是他者無法取締:「就正如鍾意影相嘅人,唔會棄菲林機,即使部機好貴,操作又要諗好多嘢,但你都唔想到頭來只係對個焦後咔嚓就完。當你真係好鍾意一樣嘢,你唔會放棄佢個本、佢個源頭,所以我好希望電子書、社交網站流行嘅時候,大家都攞起本書去慢慢閱讀。」

很喜歡書的質感,真實而敦厚。看書的時候我總是有一些奇怪的習慣。看哲學書不喜歡看導讀,非是反覆思想得腦袋都快要爆炸才甘心;看小說時又不喜歡先看序,直到看完整本書才翻開作者寫的序去回味;看文學史記時也不喜歡順序閱讀,順心一翻就覺得與某故事或某名言格外有緣。閱讀的習慣嘛,就是與書本最有連繫的感覺。人如是。
《我的微笑之道》劉佩玥
書的質感對劉佩玥而言也是獨一無二。(葉志明攝)
+4

喜歡看《西遊記》、《紅樓夢》、魯迅和劉以鬯的Moon其實心裏面有個譜,她並不打算一本起兩本止,出完處女文字相集,過一下作家癮後便無聲無息地收山:「我希望遲啲會出小說、散文,純文字嘅。我好欣賞卓韻芝,我覺得個腦好犀利,一方面佢諗到好多Gimmick嘢,一方面佢又能夠從文字滲透出佢嘅真誠、真摰同真確,佢唔係一本起兩本止,而係Keep住出好多本。」

Moon透露在中學時期寫過一篇長達4萬字的短篇小說,更在比賽中奪得冠軍,所以好希望能夠將此作印成實物,向讀者分享。而她亦在書中講述,故事由97回歸開始,講到金融風暴、沙士以及大小遊行。雖然目的遠大,但Moon坦言自己都會小心而行,始終繼續沿着作家這條路走落去,大家會漸漸放低看待業餘作者的眼光,開始認真看待的她作品:「去到咁上下,大家會覺得你有經驗,有啲嘢絕對唔可以錯,好似唔可以錯字咁,形式唔可以錯。」

我想我個世界再大啲!
劉佩玥

推出作品、成為作家的確是Moon的其中一個夢想,但她不想被這個身分困住自己:「我之後可能會搞音樂上嘅嘢,但會由學開始,咁做電視都可以去大銀幕做電影同舞台劇啦!所以真係唔可以限死自己,或者我第時會做導演呢,我唔係要人去界定我係一個演員、作家、才女定係導演,我係要人哋知道我係劉佩玥。」

劉佩玥在今日(21日)舉行新書簽名會,與讀書分享喜悅。(葉志明攝)
+2

點擊收聽Moon為讀者聲演《我的微笑之道》首個章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