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配角】馮素波爆無綫加人工唔多:你情我願唔能夠話刻薄

撰文:黃梓恒
出版:更新:

近年TVB一直被批評,除了節目的質素,還有對待藝人的態度。早前先後有一些資歷深的藝人出來說,TVB對一些老藝人比較不重視,更有人直指靠TVB份糧生活十分困難。今次馮素波波姐則明言,其實作為我們這些老人,根本不應該只守死TVB,如果只是死守在TVB,你是悲哀的。

馮素波出身於演藝身家,童星出道踏入演藝界已經快踏入第70個年頭,絕對是這一行的老行尊。波姐在1990年才加入TVB,當時她已經46歲,第一個角色便是做人阿媽,由入行到現在都是演配角,但沒有人會忘記她的一張臉,真真正正的矚目配角。雖然是老行尊,但著實在這行也要面對不少問題,早前有藝人發聲指TVB對待老藝人不太怎樣,而且靠TVB養你過生活也是一件很難的事,除非你本身人氣已經夠高,當人人都踩TVB時,波姐卻有另一番看法。

與波姐在太子一間餐廳做訪問,她表示已經幫襯這裡多年,與餐廳的老闆相當熟稔,有一種親切感,也喜歡它的寧靜。(梁碧玲攝)

冇工開日子當休息 登台唱歌自得其樂

波姐的看法是,在TVB你不能要求自己永遠當上一個好角色,反而應該默默地做,而且也不覺得辛苦,她說:「一向我都不覺得辛苦,就算很辛苦的時候 你的荷包也很腫脹,當你賺到錢時你怎會覺得那樣是辛苦呢?你的辛苦就是想換取你所需要的入息。現在來說我在TVB是較舒適,因為隨著年紀漸長,年紀大了當然戲份會少, 少了的時候你休息的時間便多了,你休息時間多了,你少不免便會入息低了,但我又多了自己的時間空間。」不用為TVB拍劇的日子,波姐並不閒著,她是唱得之人,年輕時在歌廳當歌手,到現在也會四出登台,上年更加和余子明合辦一個《素仰大明演唱會2019》。當然,也要有時間真正讓自己放鬆,做瑜伽、唸經、煲劇也是波姐平時會做的事。

即使TVB沒有工作,波姐也不會閒下來,上年去了美國出騷,更去了加拿大、東歐旅遊。(梁碧玲攝)

不願死守大台做老前輩 「這樣會跟社會脫節」

雖然波姐今年已經75歲,但她的思想絕不守舊,而且十分喜歡嘗試新事物,由童星出身到做歌女,由亞視踏入電視劇,轉去無綫,曾經出走到HKTV,再回巢無綫,波姐指做老人家,也要學識今時今日的社會,接觸年青人是她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她說:「我躲在TVB這樣只是說我是TVB裡面的一個前輩,這樣實在我已經跟社會脫節了,我想跟社會同步成長,所以我一定要將自己放出來 我要相信出面這個世界,相信出面我不認識的人,我要給個信任,我要相信你,你(記者)也是在APPS裡找我 ,我相信你,我今日便跟你做個訪問。」

雖然波姐已經75歲,不過依然相當活潑,訪問當日更即席試跑,完全不喘氣。(梁碧玲攝)

埋怨公司蝕本而虧待自己?  「想想自己是不是很失敗」

一個開通、喜歡廣結朋友的人,思想也會跟別人不一樣,波姐深明TVB的人工未必夠生活,但其實這是困死了自己的思路,她說:「其實很多事情都有兩面看,如果你用這個方面去看,你是悲哀的,你數十年都只能守在TVB。現在由五個台到現在只有一個台,它都要說虧本了,你要想想你自己是不是一個失敗的人,我不是批評別人,只不過是我自己在這數年思考如果一個TVB一路都賺錢,根本上是囚了我們一班人在這裡,不知道出面的世界是怎樣。」每個人都不會靠死一份工,或者接觸出面的世界會更加多姿多彩,波姐就是想套了這一點,不將自己限在TVB,卻如魚得水。

波姐童星出道,更是當年「七姊妹」當中的大家姐。(梁碧玲攝)

續約與否你情我願   「加五十蚊都叫做加」 

波姐在TVB多年,當然不是一開頭便已經看得那麼透,曾經有段時間也感到迷失,也是覺得TVB對她的尊重不夠。但後來一件事卻令她明白到,尊重並不是別人給你的,而是自己給自己的。「以前TVB上一代還很豐盛時期的時候 BEN CHAN是我們的總經理,他跟我當朋友式的聊天,他說:『波姐呀,其實一個演員和公司的溝通就是,當你還很年青氣盛公司寫的東西一定是為你切身而做的,你的戲份便一定重。但隨著你們的年齡增長,戲份一定要減下來,當然你的戲份減了的時候,你的入息便跟著下降,但公司每年都是要加人工給你』。」波姐指公司不可能不加人工給你,因為要簽合約,可能加五十元加一百元,這是你情我願,不能說是刻薄。當波姐不明白,雖然入息加了,但卻被減騷,減相其實是減人工。

波姐曾經也試過迷惘,始終自己也是一個有資歷的演員。(梁碧玲攝)

自覺身份被貶低  王心慰出面擺平

還有一次,波姐接到一個PA的電話,是王心慰監製的一套劇,想叫波姐來拍攝五集戲份。當然部戲已經開拍了一個月,波姐腦海中浮現兩種想法,找藝員不是應該由藝員部或監製出面的嗎?為甚麼會是一個PA?而且已經開了一個月,現在才叫我埋位?波姐立即便覺得自己身份被貶,毫不客氣叫那位PA找監製來說。「是藝員部打了電話給我,當時有個藝員部的男生,他當時說盡了一番好說話,我到現在還很記得,他說:『波姐呀,本來程序上是這樣,由我們出信你回來開劇,但近排我們藝員部很忙,有時做的事是疏忽了,希望你不要介意,給我個機會我補失我的過錯,你入去這一組幫我拍這數集戲吧。』我又覺得,你們的過失要我去補償,是但啦。」波姐回想,最終她是開了這部劇,拍完自己的戲份,是1993年的《第三類法庭》。

當然,每個人也有輕盛的時間,波姐也有。(梁碧玲攝)
為拍呢套《第三類法庭》,波姐都幾大犧牲。(螢幕截圖)
+10

最終,王心慰在拍完後便跟波姐聊天,解決了當時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決定,並不是不尊重,只是劇本未算很完整,但卻保留了一個角色要找一位演員,她想起了波姐,在倉猝之間便希望她過來拍攝。波姐接受了她的說法,並在佛經中看到了「何謂自尊何謂尊嚴」這條項目,她頓時想通了:「你們很尊重我,但我從來沒有尊重我自己,從此之後馮素波不會再做出這些如此沒尊嚴的事,這麼沒自尊的事,我一定要被你們公認我是值得你們尊重,才是尊重。全行都公認你值得尊重你,那份才叫尊嚴,所以我從此之後,我默默去做,我不理戲裡戲少,甚至一個是見習的PA給通告我,我一樣禮貌地去接受這東西,去接受去拍,這樣下來我OVER的騷都不知怎樣計算。」

正如波姐所說,一個人定價值,很在於她把自己放在哪一個位置,若然放得太高,未必能夠達到自己的期盼,反而若先置一個低位,隨著自己的心態自由游走,反而會令自己過得自在。

下圖待續:

+5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