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最愛】配音導演周恩恩嘆不受重視:配音員都應該有金像獎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播畢,戲院亮燈,明知這齣戲沒有彩蛋,觀眾伸個懶腰準備離開,任由銀幕上的片尾字幕走馬燈似的在背景徐徐飄過。鏡頭背後,為電影付出過的燈光師、替身、佈景師、場記等等,甚至是跟演員密不可分的配音員都不可或缺,你又留意過幾多個?

近年不少動畫甚至電影,都愛找藝人配音,配音員出路漸漸收窄,兼且不被重視,兩位配音員接受訪問,細述配音員的悲歌。

攝影:李孫彤、陳嘉元、黃國立

配音導演周恩恩對香港電影的前途抱樂觀態度,亦推薦有志的年輕人加入。

周恩恩,香港最年輕的配音導演,亦是發哥周潤發最愛的配音導演。她科班出身,1980年代入讀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一畢業卻去了幫媽媽做生意,恩恩的表演慾仍不時蠢蠢欲動,於是打聽同學們的出路,正好有個同學在無綫擔任配音員,他便成了恩恩的「入場券」,帶她到配音室見識一番。 

初試啼聲 
 
回想初初入行,周恩恩任配音員是屬於freelance性質,輾轉之間,恩恩的工作都是圍繞娛樂圈,唯獨配音她一直不厭倦,「你說我自信也好自大也好,不是我選了配音,是配音選擇了我。」如果要為自己下一個註腳,相信周恩恩會答不甘與俗同,「我很需要新鮮感,而從事配音多年來一直有新挑戰,有挑戰才能推動我向前。」 

演員有金像獎,配音員也應要有金像獎⋯⋯日本的聲優不同,他們有粉絲俱樂部,會為電影唱主題曲,但香港的配音員沒有這樣的待遇,亦不受重視。
周恩恩

《沙膽大話王》將配音演員的樣子結合海底生物,雖然兩位「主角」安祖蓮娜祖莉及韋史密夫配音,不少觀眾仍嫌棄動畫造型怪相。

演戲難 配音更難 

周恩恩幕前幕後也有涉獵,問到演戲跟配音何者更難,她沉吟片刻,「我跟林超賢導演研究過,爾冬陞導演也同意,做配音員比做演員更難,演員一個眼神已可以交代內心戲,連對白也不用,即使不是好戲之人,只要遇上好導演和好攝影師,就已經可以拿捏到情緒。但聲音必須要有感染力,半點假情假意,觀眾也聽得出來。」 

不止是香港的電影業,甚至全世界的電影業也是由男性主導,但配音界卻是相反,周恩恩認為全因女性語言能力較強,「全香港還算活躍的配音導演不超過5個,女多男少,配音員亦然。在電影業,很多時候女演員被放在花瓶的位置,但配音不同,女性往往比較細膩,而這點在配音上非常重要,所以女配音員較有優勢。」 

「演員有金像獎,配音員也應要有金像獎。」周恩恩憶起某年周迅獲得兩項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兩部電影皆是由她配音,身邊好友恭喜她,但恩恩自覺只是沒有拉低周迅的戲,「不只電影,很多電視節目都需要配音,電視台亦有配音部,但從未有獎項去提升配音員的知名度。日本的聲優不同,他們有粉絲俱樂部,會為電影唱主題曲,但香港的配音員沒有這樣的待遇,亦不受重視。」恩恩直言連電影公司也忽視配音員的付出,有時甚至首映禮亦不獲邀出席,令她反思配音員的價值。

跟發哥合作多年,周恩恩直言對方全無架子,是真正的巨星。

導可導 非常導 

做了多年配音導演,許是欠缺了點新鮮感,許是太愛電影,周恩恩發現自己的導演夢漸現雛形,要交出好的配音作品,恩恩坦言絕非易事,而要轉做電影導演,更難,「要有投資者、監製、演員一起去創作屬於自己的故事,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

入行多年,又有個配音導演的名銜,周恩恩笑言經常有人以為她賺得盆滿鉢滿,其實不然,「隨便一個部門的阿頭可能揸靚車穿名牌,這些我通統都沒有,但我活得開心自在,因為在這裏頭得到的快樂不是物質可以取代的,人最難得到的快樂便是滿足感,而這不能用錢去衡量。」 

周迅憑《聽風者》(圖)及《大魔術師》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兩部電影都是由周恩恩配音。

關於香港電影,周恩恩仍非常樂觀,亦推薦有志的年輕人加入,「我入行時有個有線的前輩叫我快快轉行,但我不以為然;其後亞視解散配音組,又有人叫我不要再做配音,我仍一笑置之;直至我開始做電影配音,又聽到人說電影業已死,但你看看我,到現在還在養家,不算富有,但始終沒有餓死。」

周恩恩相信終身學習,自己也有開班授課。她本來沒有想過配音學到的技巧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更未想過學生會把她當人生教練,很感動能在語言上令他們重拾自信,「看到這個行業有新血,能以此餬口,從中獲得成功感,大家就可以一起向前。」 

入行數年,郭湛深坦言直至今年才首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在銀幕出現。

聲演卡通英雄可以滿足慾望,現在都算夢想成真……(若能擁有指定配音角色)你就是Rain、你就是周迅,很有代表性,很有滿足感。
郭湛深

熒幕上一分鐘,熒幕下絕對不只十年功,但每年仍有大量新血加入配音界。

雖然周恩恩一直為培養新血而努力,但要成功入行其實並不容易,首先你要有天分。天分以外,就是個人選擇。基本上只有兩個入行選擇:第一就是參加電視台的配音員訓練班,一經錄取便有望成為配音員,不過只有固定收入;第二就是坊間的公開招聘,透過像周恩恩的配音導演而入行。

 自由身配音員郭湛深(阿深),5年前大專畢業時為了找媒體相關工作,求職網所有職位空缺通統不放過,很快便有配音公司回覆。「我去太子試音,一到埗已經看見幾位舊同學等待面試,面試時讀了一份關於自然科學的稿,在沒有NG下將稿讀完,就要回家等消息。」阿深開始跟着領班學習如何讀報、了解配音歷史等,後來亦在錄音室參考配音員的工作實況。3個月訓練過後,終於換來人生第一份合約──底薪只有10元,簽約兩年。「合約就如經理人合約一樣,不准接其他廠(領班)的工作,公司委派的工作都是收學生價,其他VO廣告都要同公司拆帳。」

文章(左)雖然不是《美人魚》的男主角,但也是出彩的客串者,阿深亦因為這個角色配音,首次在幕後人員表上看見自己的名字。

「精神錯亂」的配音界

「我們身價看能力和年資。」阿深捱過兩年學生價的配音員生涯後,去年起終於能夠以配音為全職。「我都是完約後,捱多大半年才逐步調回合理價錢。」別以為能平步青雲,配音員不會有升職加薪機會,除非電視台欽點。「例如韓國Rain是你配開,電視台覺得OK,正路每逢是Rain的劇都會找你,即使是外判節目,只要電視台要求,其他沒有合作過的領班都會找你,這時你可以叫高個價。」手停口停,自由身的配音員一般不會只服務一個領班,而是「食幾家茶禮」。

配音行業看似自由,但其實身不由己。目前香港全職配音員大約只有100人,競爭看似不大,前景卻不明朗。雖然有卡通、外語劇需要配音員,但因資源所限,每套劇只有10至12個名額,「一套劇10個人,男女主角不能兼角,扣了3個人頭,其餘的人選就要做所有角色,永遠自己和自己對話,賊和保安員都是自己。」阿深坦言最高紀錄是1人分飾4角,幸角色性格較大差異,一角提高聲線、一角壓低腔調、一角維持原聲、一角保持亢奮,總算完成工作,只是行內人一聽便知真相。

總有出頭天?

古語有云長江後浪推前浪,站穩陣腳的配音領班外,每年總有大量兼職新血加入,對阿深這類未有大成績的全職配音員是相當大的挑戰,唯一靠天分和努力爭取一席位。「試中的角色一定有得做,不過會試不中,主角通常要靚聲,但NG得多都不接受,因為會阻收工!」本身行業有如此嚴格要求,近年卻殺出其他競爭對手,歌手、知名演員、電台DJ踩過界配音,令配音員淪為「配角」。

配音行業由周恩恩年代已經看似夕陽工業,但近年或有新轉機。因為新的免費電視台出現,ViuTV、奇妙電視,甚至樂視,比較缺乏自家製劇集,外購節目增加,配音機會自然增多。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