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展鵬自認性格有缺陷 愧疚連累老婆:佢一星期唔敢出門口

撰文:鄺鈺瑩
出版:更新:

陳展鵬自小就熱愛打乒乓,曾效力香港乒乓球隊,亦因而塑造了獨行獨斷的性格。但他從沒想過這種性格,對於電視演員來說是致命傷,直到烙印出現在單文柔身上。「我好愧疚,同埋好對佢屋企人唔住。我知佢其實追我嘅步伐好吃力,所以一直都好尊重佢嘅諗法,只要佢開心我就OK!」

入行28年,陳展鵬一直獲不少貴人扶持,但因不懂娛樂圈的遊戲法則,令他多次受挫。「我係唔鍾意講八卦嘢,亦唔鍾意講八卦去傷害其他人,所以一直好檢點,因為當我犧牲咁多去做呢一行,係唔會希望有任何污點出現喺自己身上,何況好多嘢我係冇做過。我曾經都好唔明我嘅衣著打扮,同我做嘅戲有咩關係,明明係兩回事。直到2016年我拎獎,然後有緋聞、有單文柔嘅出現,我好不忿,唔明點解會咁。後來好多前輩都同我講,如果要再上就一定要通,要接受人哋批評,亦要學識表達,唔好令人誤會自己。」

單文柔在老公身邊總是小鳥依人,而陳展鵬亦是「愛妻號」一名,但原來都會都有爭拗。「因為大家都視對方為最重要的人,如果係朋友的話我完全可以唔理。」(IG圖片)

累單文柔變壞女人

2016年,陳展鵬與胡定欣因《城寨英雄》而成了螢幕情侶,經常一齊接job出活動,直到男方被影到與單文柔駕車到山頂開餐兼談心。但由於陳展鵬矢口否認戀情,令剛出道的單文柔遭粉絲瘋狂攻擊,無辜被罵小三。「佢剛入娛樂圈就已經認識我,然後就被我唔係咁好嘅決定令佢有好大烙印。我好愧疚,同埋好對佢屋企人唔住,當時我哋剛剛開始,結果令佢好驚,整整一個星期唔敢出門口,我同佢講好對唔住,會用我最大嘅去可以改變觀眾對佢嘅感覺。」由戀情不被看好,到宣布拉埋天窗,外間均認為單文柔是守得雲開。「由結婚到生小朋友發生得太快,佢其實追得好吃力,所以我好尊重佢嘅諗法,希望佢開心就OK。我成日同佢講唔好將所有時間分配晒比我同屋企,鼓勵佢去做自己喜歡嘅事,甚至佢唔想做嘢我都得,即係我要再搵多啲錢。」

小豬比兩歲,陳展鵬說最近才有做爸爸嘅感覺。「以前換完片就走開,好單方面,但而家佢會『爸爸open』,令你好有存在感,男人係要呢啲。」(IG圖片)

怕老婆產後抑鬱

陳展鵬說雖然會給予老婆百分百的尊重,但人生總會出現很多現實與理想。「我哋都會嗌交,直情係帶拳套上台嗰隻。我同佢唔佢唔係一個generation,屋企背景唔同、作風唔同,我一向都係報喜不報憂,但佢係咩都同屋企講,我唔係覺得有問題,但因為我同佢已經組織咗家庭,問題只會愈來愈多,唔可以成日都諗以前係點,但我明白佢有呢種反抗情緒係因為追我嘅步伐好辛苦。」陳展鵬當初怕老婆有產後抑鬱,除多加留意對方情緒外,又搬到單文柔娘家附近,好讓大家可互相照顧。「我記得小豬比第一日返屋企時,陪月未上到工,我又拍緊《唐人街》,BB係咁喊,Phoebe好騰雞WhatsApp我話搞唔掂,到我零晨3點幾返到屋企,同佢一邊睇YouTube一邊學包被,搞咗兩個幾鐘,後來發現張被太細根本包唔晒,所以BB先會不停喊,我第日7點幾開工時個頭痛到爆炸。」

自《天命》後,陳展鵬為了照顧媽媽放下了工作,繼而遇上世界疫情令工作大減,話無經濟壓力就假。「錢唔係萬能,但無錢真係搞唔掂。自己都算無悔,媽媽雖然而家唔係咁好,但起碼過了低位,仲可以見到個孫,係不幸之中嘅大幸。」

唔想個女太似自己

小豬比正式踏入trouble 2時期,近日同陳展鵬講得最多嘅係「no」,刷牙唔漱口,瘋狂開關屋企嘅所有燈掣,陳展鵬不時都會嬲到笑。「我有時都會鬧佢或者打佢手掌,但亦會同Phoebe檢視自己。個女而家有少少似我,好有自己一套,但我希望佢似嘅係進化之後嘅我,因為如果唔係,佢會好多嘢都行遠咗,又或者無咁team work 。」對於愛女的期望,陳展鵬直接以最新單曲《零歲》表達了。曾在90年代加入寶麗金的他,年初終於下定決心「重拾」歌手身份,起初只係打算簡單地出首歌,沒想到唱片公司找來舒文做監製,試音時,一句「你幾耐無唱歌?」嚇窒了陳展鵬。「我已經係少少老屎忽,有自己嘅諗法 未必咁易改變到。喺監製過程中,我明白舒文係好辛苦,因為唔對等,就好似我拍劇成日都想有好對手、劇本,不過今次喺佢身上真係學到好多嘢,亦感受到佢真係為學壇付出好多。」

陳展鵬於90年代簽約寶麗金做歌手,但碟都未出就已被炒,事件令他蒙上陰影,所以當三年前樂易玲提議發展歌唱事業時,陳展鵬一直猶豫不決。(資料圖片)

點擊睇更多靚相

+14

化妝: Gabbie Lee

埸地:唯港薈 Hotel ICON

攝影:葉志明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