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東姊妹.三】畢業十年的居英「大仙」 球場回憶化作追夢動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年少輕狂、「球場上那可愛片段」,總教人懷念,無論是足球、籃球、排球,或是本系列故事的重心──曲棍球。然而,踏足社會後,我們的時間、精力都寄託在工作及家庭,球場上的一切只能成為回憶,許多「何東女曲」的女生也一樣。

但也有人將住Hall、打波學到的帶入生活,畢業已10年的Lucia帶着從何東學到的一切,實現赴英的夢想,亦堅持繼續打心愛的曲棍球。談起大學4年時光,她仍然懷念。‧在香港大學的舍堂文化中,Lucia已是有14年年資的「大仙」;但時隔10時再回首,向來予人負面感覺的「仙制」,Lucia已另有一番體會。

(此為「何東姊妹」系列的最後一集)

攝影:梁鵬威、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兩度走進何東女生的生活後,今次我們邀得一位何東「大仙」──即參加過迎新營、年資較長的舊生──接受訪問。雖然畢業已10年的Lucia身在英國,我們只能透過電話、訊息和電郵溝通,但相隔大半個地球,仍能感受她對何東、對曲棍球的熱愛。

那天,Lucia傳來了一批她在何東打曲棍球的舊照片,那時候沒有智能電話,數碼相機也不盛行,照片有點「鬆郁濛」,但相中一群又一群女孩的笑臉卻很真切。「這是2004年,我剛入宿的一年,和曲棍球隊的同年仙(意指參加同一屆迎新營者)合照;這是3年級的決賽;這是2007年的頒獎日,我們拿到總冠軍……」Lucia隔着電話,逐張照片講解着,「還有那一張,是兩年前的聖誕聚會,大家都已成家。」相中人,都是大學時一同在球場日練夜練、一起贏過輸過的戰友,卻已沒剩幾個人仍在打波,Lucia去年亦暫別香港,實現赴英生活、工作的童年夢想,儘管離家已很遠,但她與何東及曲棍球的聯繫,從未中斷。

住Hall打波學做人 助圓赴英生活夢

Lucia去年毅然辭去做了數年的工作、往全新的環境生活,憑着住Hall與打波所學,渡過最困難的時間。「住Hall時曾跟一大群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相處,很容易因不同的價值觀而起衝突,那時我除了學到與人相處的技巧,要在保持獨立思考的同時,嘗試接受不同的意見,這些技巧在來到一個文化完全不同的環境時,尤其重要。」第一集曾提過,許多人在舍堂結識到一生的摯友,對於Lucia而言也一樣,友誼也未有隨大家的成熟而中斷,「4年舍堂生活的最大得着,就是我們最珍視的關係。到目前為止,我大部份最熟悉的朋友也在何東認識,包括同年仙和隊友,即使已畢業,我們在人生不同階段仍會分享重要時刻,拍拖、搵工、工作不如意、揀男友、老公、生仔去哪裏生……之後人生的一點一滴,都有她們陪着走」。

何東女曲的球棍上,有時會見到寫滿句子的紅色及黃色膠紙,其實是進入決賽後,分別由教練及大仙們留下的打氣語句,比賽時看到,更具鬥志。(梁鵬威攝)

自14年前首次執起曲棍球的棍子開始,Lucia從未放棄這項運動,從大學時代表何東出賽、參加曲棍球學會、組織校隊到澳洲參賽,畢業後再集合多年「何東女曲」成員,組成球會「LHT」參戰香港聯賽,到現在仍繼續參加英國的球隊。堅持百忙之中仍抽空打波,除因為深愛曲棍球,亦因這項運動象徵最美好的歲月:「大學3年級時,我們6個3年級生管理和帶領全隊何東上下近30人,新、舊人投入度都很高,當時已連續5年打入決賽,負著衛冕的期許,很有挑戰性,當年的一切,已成為一生中最令人懷念和津津樂道的經歷。」

Lucia目前在英國,仍有參加當地聯賽,繼續享受曲棍球。(受訪者提供)

社會的轉變 仙制的迷思

投入社會10年,社會文化早已出現巨變,令Lucia對於舍堂文化別有一番體會,無論是頻惹爭議的「舍堂教育」,或是最教大學「新鮮人」誠惶誠恐的「仙制」,或許亦是時候改變。

「仙制(Seniority)」的原意,是由資歷較深的學長,以經驗指導後輩,後輩亦因而尊重學長,在需要學生執行實務的學會及舍堂之內,這種制度尤其明顯。惟這種制度,變相賦予學長一種無形的權力,而權力往往能使人腐化,就如「史丹福監獄實驗」般,獲邀扮演獄卒的參與者獲得權力後,不自覺地將對扮演囚犯者的壓迫、虐待不斷升級。大學的情況當然未嚴重至此,但學長無理地向後輩施壓的例子,卻比比皆是。

Lucia認為,大仙不應以輩份施壓,而要扮演主動打破隔膜、帶領後輩的角色。(梁鵬威攝)

何東的「仙齡」由完成迎新營的一刻計起,2004年入學的Lucia已是14年仙,算是很大的「大仙」了,「對現代的年輕人,不能用輩份施壓。」她與現在的何東宿生亦有聯絡,自有與時下年輕人相處的心得,「仙制應該隨年代而改變,從前的人信奉權力及輩份,但現在的社會講求平等,身為一個制度中的高層,更應擔起更多責任。作為大仙,應擔起付出及帶領的角色,主動去打破與後輩的隔膜,也要主動溝通,透過理解後輩的想法,去跟她們打成一片。」

大學與舍堂,其實是現實社會的縮影,然而許多道理,我們總在事過境遷後才明白,「大仙」的責任,就是成熟地將領悟到的一切傳承。現今社會處處出現世代矛盾:政見的不同、對身份認同的差異、職場的糾紛、甚至是家庭內長輩與年輕人的紛爭,倘若當權的上位者,能確切地付出、擔起領導的角色,主動聆聽年輕一輩的聲音,而非濫權施壓,才能實際地令整體社會環境及氣氛改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