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曾至孝】冠軍背後的懊惱 他競爭 他存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Your face, your fate.

好一句網上潮語。放諸綠茵場上,其實不盡然。

像曾至孝。

東方重奪聯賽冠軍,不少1990年代的球迷重溫舊夢。但90年出生的阿孝,冠軍之下,卻有着一絲懊惱。

模特兒只是興趣,足球員才是曾至孝自小的夢想。哪怕幾年來效力過兩支班霸均未能爭取正選,但雄心壯志從來未變。(鍾偉德攝)

有些入籍球員,他們來香港時甚至不懂踢波,但經過7年磨練,已成香港隊重要成員。其實,如果將他們這7年來的機會,留給具潛質的本地球員,我相信他們最終的能力絕不下於入籍兵。球會應該簽入有力提升本地球員水準的超班外援,而非跟本土球員分別不大、卻搶走我們機會的球員。
曾至孝

阿孝是當代香港球壇「男神」的不二之選——就算你不看足球,在一些雜誌或交通工具的平面廣告,總會看到他的面孔,因為他也是平面模特兒。不過,足球場英雄地,單靠「靚仔」,不足以揚名立萬。周五晚,東方重奪闊別21年的聯賽冠軍,主教練陳婉婷成為首個帶領球隊贏得頂級聯賽冠軍的女帥,球隊、球迷逕自狂歡,阿孝卻為球場上的「存在感」而懊惱。

球隊奪冠,自己卻不是主力,確實令曾至孝有點困惑。但既然知道問題所在,就只有盡力面對和改變。(梁鵬威攝)

計上過去3個效力傑志的球季,今次已是阿孝職業生涯中第3個聯賽錦標。榮耀,反而令他腼腆。出眾的身體質素,令他一直都是球圈公認本地中堅位置的可造之才;但同時,連續3次聯賽封王的路途,他都並非成就球隊霸業的主力。以今季來說,阿孝只為東方在聯賽正選披甲1次、後備上陣6次。

多年來曾至孝都被認定是希望之星,卻一直未有打出代表作的機會。(陳焯煇攝)

生於港足冰河時期 欠缺青訓機會

1990年出生的阿孝,在跳舞、鋼琴、游泳等興趣中獨選足球。可惜的是,港足千禧年初正值冰河時期,球員青訓幾近完全停頓,導致兵源斷層,就算足總後來負起青訓責任,成立香港08和阿孝效力過的香港09,但這些球隊只要完成短期目標賽事後,隨即解散。這段真空期,催生了由坊間教練自組的青訓隊,例如現任飛馬主帥李志堅當年組成的「小飛俠」,培訓出李嘉耀、梁冠聰、羅港威、黃威等新一代;阿孝小時候則參與爸爸組織的「駿馬足球隊」,與曾錦濤、陳文輝、黃俊皓等,靠本地公開賽磨練球技。

由於較後期才接觸職業球會訓練,阿孝這一代球員,白白浪費兒時打好基本功的關鍵階段。更甚的是,由於冰河時間流失不少本地球員,職業球隊簽入不少質素平平的外援充數,部分至今更已成為香港隊代表,如此環境,教本地球員更難捱出頭。

「不止球圈,香港社會大都崇洋,兩個能力相近的人,總傾向選擇外籍人士,感覺較有保證。」阿孝的感言,除因多次與外援競爭均告落敗,也是兼任模特兒的經歷,他曾受邀為不同品牌試鏡,最終卻因老闆們鍾情歐美或混血模特兒而告吹。「無辦法,很多事情都勉強不來,現實歸現實,難以改變。然而就算機會是少了,卻不代表要自暴自棄。認清現實,才有機會逆轉劣勢。我認同良性競爭,本地球員最大的優點就是勤力。譬如葉鴻輝,正因為他無論訓練與比賽都非常努力,表現出無可代替的實力,正選地位才穩如泰山,球隊不派我任正選,肯定有原因,只好默默耕耘,希望突破。」曾至孝說。

成長於港足冰河時代,確實令80末至90年代初出生的球員起步更困難。(陳焯煇攝)

盼亞洲賽助本地球員爭正選

由於香港代表隊和球會分別在世界盃外圍賽和去屆亞協盃取得佳積,令香港的評分超越越南,進佔東亞第6位,東方很大機會以香港聯賽冠軍身分,直接取得亞冠盃資格,預計將簽入更高質外援;面對更激烈的隊內競爭,阿孝反而感到樂觀。

「正是亞冠的關係,東方組軍時肯定更重視合資格出戰亞洲賽的本地球員,4個外援只會『貴精不貴多』,本地球員的上陣機會更平均。現代足球講求團隊多於個人能力,正如馬體會都可以贏巴塞。我相信自己有能力給予球會足夠信心,在亞洲賽的舞台好好表現。」

語畢,我看到神情酷爆的阿孝,露出一絲暖男笑容。挑戰未知將來的雄心,依舊壯懷激烈。

由於近年分別效力過傑志和東方兩支班霸,經常都要外出比賽和集訓,令阿孝已完全放低模特兒的工作。反正天天日曬雨淋,就連護膚都懶起來,平日都是阿孝母親見他皮膚太乾燥,命令之下他才敷面膜。(陳焯煇攝)

曾至孝認為本地華人的機會確實因「祟洋」的風氣而減少,但不代表就此便能自暴自棄,而是更努力準備自己,等待機會來臨。(陳焯煇攝)

靚仔、高大、好波,有齊做球星的條件,期望來季阿孝能夠在亞冠發光發亮。(鍾偉德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