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你體︱運動公社】歸化兵救國足 短期催谷支持長遠計劃

撰文:運動公社
出版:更新:

兩年前,筆者曾經撰文談到,中國應該仿效世界足球潮流,廣招海外華裔球員,推行歸化政策。上月有消息指,「御林軍」北京國安欲斟挪超史達比克(Stabæk)的侯永永(John Hou Sæter)和英冠賓福特中場恩拿利斯(Nico Yennaris),二人同樣具備中國血統。
雖然步伐緩慢,但遲來的嘗試總比不嘗試好。舊文曾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談及歸化外來球員的技術問題,但既然當局捨難取易、首先重點吸納具中國血統的外地球員,本文就談談歸化政策的所謂道德爭議。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當下中國國內反對歸化政策的觀點,有以下兩條:

一、引入歸化兵會抹殺本國青訓的成長機會;

二、歸化兵欠缺文化認同,難以在國家隊立足。

先回應第一條。搞青訓也好、搞歸化也好,目的無非是擴大運動項目的人材庫。中國人口多,但事實是本國的足球人口不足以推動國家隊的成績在短期內提升,無法帶動令社會對整項運動的支持和熱情。但是,有中國國內論者引陳肇麒的觀點(2015年陳在個人FB暗批港隊廣招入籍兵:「班本地後生仔練咁辛苦為咩」),認為歸化入籍政策會打擊本地青訓的成果,是無視中國足球發展的困難。

侯永永(左)臉帶東方人味道,曾代表挪威青年國家隊。(Getty Images)

良好的足球規劃,是能夠兼顧長短期的需要(青訓、即戰力)。尤其是在銳意推動足球運動的國家,亦追求階段性勝利:熱情和實績,才令整項大型規劃持續下去。歸化政策的實效,在於補充人才(尤其是中軸線)、技術扶貧,而青訓始終講求耐心和時間,不可能在短期內滿足球隊的即戰力。

英冠賓福特球員恩拿利斯的母親是中國人,亦傳北京國安有意招攬。(Getty Images)

身為亞洲歸化政策的先驅,日本深明此理,所以才招攬來自巴西的瑠偉、呂比須和三都主入伍。除了文章首段提及的侯永永及恩拿利斯,曼聯青年軍鋒將鍾達希(Tahith Chong,目前為荷蘭U-20成員),甚至隱藏在中南美州的華裔球員,都是值得招攬的目標。除非當局有所偏廢,否則青訓、歸化並不一定衝突。但如果現在就抹煞歸化政策的好處,就會令中國足球白白流失大量人才。關心中國足球前途的人應當明白,人才的去向,遠遠比出處更重要。

鍾達希(左)在曼聯季前賽上陣,表現不錯。(Getty Images)

再回應第二條。國別足球的吸引力,在於人們能夠在比賽裏熱情地呈現自己的國族認同,這一點筆者在世界盃現場感受至深。但是,同樣抱有強烈民族主義情緒的俄羅斯,不也招攬來自巴西的馬里奧費南迪斯(Mario Fernandes)嗎?筆者親睹兩場俄羅斯的比賽,眼見主場球迷無不為他吶喊歡呼,倒不見得那一刻有人質疑,一個不會講俄語的人,沒有資格貢獻俄羅斯(事實上他的確不諳俄語)。

來自巴西的馬里奧費南迪斯不懂俄語,代表俄羅斯入球,一樣獲得歡呼聲。(Getty Images)

從政治角度說,足球是構築國族身分的有力武器;但體育運動有結合政治的時候,亦有不與政治價值結合的內在規律。身為運動員,先講競技機會和勝利,而不是講身分——就像大坂直美代表日本。只要你以日本人的身分取得勝利,來自海地、美國或日本,都是無關痛癢的問題。運動員能否在這一國家立足,首先是榮耀,文化認同有加持效果,但不是必然。

當日本放下所謂的文化自尊、為2020年東京奧運大展鴻圖之際,中國要保住體育大國的地位,就應當反思這份自尊心在今天的價值。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