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你體︱運動公社】塞黑再見亦是朋友 巴爾幹火藥庫的異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塞爾維亞、黑山分離後首次在國際賽交鋒,最終以塞國的勝利告終。回想當初南斯拉夫分崩離析,波斯尼亞戰爭、克羅地亞和科索沃獨立,都經過一場又一場腥風血雨的鬥爭。黑山的獨立過程卻和諧得很,因此塞、黑兩國球迷並沒有鬧出衝突。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約三個月前,筆者讀到美聯社的一篇報道,談及前南斯拉夫地區對於克羅地亞首度闖入世界盃決賽的感受,他們無不對克國擊敗俄羅斯及英格蘭而額手稱慶(事實上,也有塞爾維亞人出於舊南斯拉夫情懷,支持克羅地亞)。像馬其頓,國內右翼人士主張親俄,但是馬國總理Zoran Zaev特意在Twitter貼出於北約峰會,和克國總統Kolinda Grabar-Kitarovic的合照,以示支持。斯洛文尼亞雖與鄰國克羅地亞鬧出邊界糾紛,仍樂見其成,有球迷往赴鄰邦一起慶祝。

塞爾維亞網球手佐高域在世界盃決賽前公開支持克羅地亞,便有塞國政界人士罵他「蠢材」。(Getty Images)

倒是黑山人的反應就比較特別,有一位叫Milan Bulatovic的黑山人謂:「我怎也不會撐克國,他們是我們的敵人。」另有一位叫Igor Nikolic的退休人士卻說:「我覺得在這一刻,自己對舊南斯拉夫登頂的美夢已經實現了。」無論支持抑或反對克羅地亞,兩位黑山人好像是站在南斯拉夫的角度去想這個問題。黑山和塞爾維亞(或舊南斯拉夫)的情感聯繫,始終比較深。

歐國聯賽事,塞爾維亞憑阿歷山大米祖域梅開二度,作客擊敗黑山,氣氛平和。(視覺中國)

這令人想起2006年世界盃——南斯拉夫易名為「塞爾維亞與黑山」(下文簡稱「塞黑」)參賽的一屆世界盃賽事。黑山獨立公投在世界盃開幕前兩星期舉行,結果當然令不少塞黑球員不滿意,包括隊長米路斯域(Savo Milošević)。米路斯域當時曾說過,陣中有兩位來自黑山的球員:門將謝夫域(Dragoslav Jevrić)和胡仙歷(Mirko Vučinić,後來因傷在世界盃前夕退出大軍名單),自小都是接受塞爾維亞文化的教育,他們對於黑山獨立百感交集。至於米路斯域本人,亦難以接受公投結果,並且說即便在世界盃入球,也只會獻給塞爾維亞而不是黑山。米路斯域的晦氣話,未必是針對黑山,只是不忍卒睹自己的祖國分裂而已。

米路斯域(中)當年表示如果入球,只獻給塞爾維亞。(Getty Images)

正如世界盃期間公社的另一篇文章提及,塞爾維亞人很重視領土完整。而且,黑山在巴爾幹戰爭(1912年)之中,曾經支持塞爾維亞反抗土耳其人,自古以來雙方的確是兄弟之邦。再者,黑山臨近亞得里亞海,脫離了黑山的塞爾維亞成為徹頭徹尾的內陸國家,無論政治抑或經濟都不希望黑山脫離自己。黑山和科索沃相比,前者地位至少和塞爾維亞對等,後者則本是塞國的一個省,無怪乎塞爾維亞對於科索沃獨立,反應比黑山獨立激烈得多。

門將謝夫域(左)是當年塞黑隊中唯一黑山人,3仗分組賽全任正選。(Getty Images)

但所謂大南斯拉夫(或曰「大塞爾維亞」)的美夢是破碎難圓,因為黑山要投向歐洲的懷抱。黑山在經濟上甚為倚賴塞爾維亞,但是前南斯拉夫聯盟步向解體後,與塞爾維亞在對待西方外交的立場上越走越遠,兩者無法組建共同的國家。舊南斯拉夫在米洛舍維奇領導下,遭受西方世界長期經濟制裁、貨品禁運及孤立,連累經濟基礎薄弱的黑山亦失去外界援助。及後,米洛舍維奇更不惜對黑山實施食品禁運,阻止黑山把塞國食品轉運至巴爾幹鄰國牟利。自90年代中期開始,黑山以追求完整獨立主權、回歸歐洲和加入北約,作為其政治目標。

塞黑最後一次聯合出賽,不乏著名球星,例如曾來港踢球的基士文(下排中)。(Getty Images)

雖然異夢,始終同床過。塞、黑因為生存目標各異而分手,但是分離後,兩國仍然維持緊密的經貿聯繫。塞、黑倒不存在甚麼國仇家恨,黑山人更留戀過去南斯拉夫的旗幟,大家或許在雙方的較量之中,看到舊日南情懷的美好一面。

點圖重溫塞爾維亞和黑山0分告別世界盃之旅

+4
+3
+2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