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由操山抽筋到自信完成 初哥Jekyll不怕針草帽最怕眼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樂施毅行者即將於下周五舉行,參加者既有經驗豐富的老手,也有一些初嘗毅行的初哥,例如Jekyll。

由首次操山像「中伏」般多次抽筋,到成功完成半程麥徑,Jekyll對出戰毅行的信心逐漸增加,自信能力完賽。他對整個毅行之旅都充滿期待,「很少在山上見到那麼多人一起向同一個目標進發」。

與Jekyll由黃大仙行上獅子山頂,他總是一馬當先帶頭,看來訓練有素,體能很強,但他坦言報名參加今年樂施毅行者前,對這項一年一度山界盛事的認識如白紙一張。Jekyll說:「只知道100公里,很難行,就是知道這麼多。其實有點中計的感覺,本身只打算做支援,怎料(朋友)將我分了入隊。」

Jekyll表示為了備戰人生首次毅行,近幾個月操山約10次。(顏銘輝攝)

Jekyll表示練得最多是「針草帽」路段,最少則是第3段的雞公山。(顏銘輝攝)

首次操山行到抽筋

Jekyll首次操山是在7月底行麥理浩徑頭兩段,「第一次行頭兩段時,我不斷抽筋,還有中暑的感覺,實在沒太大信心將這個旅程延長到100公里。」在這次艱苦訓練後,他還有「縮沙」念頭,但因為沒有人補上,只好硬着頭皮上。他至今操山10次,轉捩點在於一次由第6段行到尾的訓練,「行完那次後,我第一次覺得自己都有機會行得完,開始以正面態度去行。之前的心態是,會覺得先報名參加,如果行不了就退出吧,現在的心態不同了。」

Jekyll回憶那次操山,最難忘的是被視為最易行的最後兩段,他最擔心比賽當日睡意來襲,他說:「其實腳很累,又想睡覺。我擔心第9、10段,如無意外是第2日入夜。麥徑第3、4段雖然也是入夜後行,但路程辛苦,所以應該不會想睡覺,捱到早上就沒有問題。」

訪問當日,與Jekyll行上獅子山頂,他一馬當先帶頭。(顏銘輝攝)

「很享受山上的寧靜」

儘管辛苦又要捱通宵,但Jekyll覺得毅行者會為他帶來一段珍惜的回憶,「整個毅行旅程都值得期待,很少在山上見到那麼多人一起向同一個目標進發。」Jekyll說:「衝過終點的一刻肯定值得期待及紀念,不只是比賽期間的辛苦,還有之前訓練流下的汗水。」他表示朋友得悉他參加毅行者後,擔心他會行到悶,但他說:「我不覺得悶,這是另類的享受,很享受山上寧靜的感覺,這是在城市中感受不到。」

Jekyll常行路經獅子山腰的麥徑第5段,但第一次上獅子山頂,一覽九龍景色。(顏銘輝攝)

今年毅行者會成為Jekyll的一生人一次,還只是一次開始?Jekyll說:「我今次沒有時間目標,如果再玩的話,會訂下時間目標,訓練會更有系統。不過,我又覺得說不定,或者行完一次,享受完整個過程之後已經覺得滿足,夠了,不用再來,都有這個可能。」

幫Jekyll這位受訪者拍照,覺得他不需要認真擺姿態,都能散發出一種「型」的感覺。(顏銘輝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