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Grace去年拗柴哭泣中退賽 今年加操期待首次衝過终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水浪窩,Grace望住紅腫得穿進不進鞋裏去的足踝,在淚水中忍痛退出樂施毅行者,首次參賽以「剪帶」為终結。

為了完成去年未完成的目標,Grace今年再戰毅行者,並且早在5月就開始操山,用努力訓練去克服拗柴陰影。「沒有奇蹟,只有累積。」她說:「練得多就有信心,有信心就不會驚。」

「剪帶」從來不是容易的決定,非到緊急關頭,沒有一位在麥理浩徑上的毅行者願意中途退賽。Grace去年首次參加樂施毅行者,原本滿懷期待,但在第3段上山時拗柴,她拖住傷腳,捱到落水浪窩。Grace憶述:「我們那時沒有經驗,不知如何處理。我那時馬上脫鞋,見到隻腳腫了,到第3段尾,腳腫到穿不上鞋,救護人員就叫我剪帶,我們就退出了。」

Grace去年首次參加毅行者,但因傷退賽,今年再度參賽。(顏銘輝攝)

阿鋒(右)是Grace去年的支援隊,今年他首次參賽,與Grace並肩作戰。(顏銘輝攝)

決定退賽,不但擔心會令隊友失望,更是令自己失望。Grace說:「(有什麼感受?)哭,那一天不停哭,很不甘心。雖然練得不算多,但大家團隊士氣很高,十分想完成這件事。我見隊友都很辛苦,我那時就臥在一旁,做不到任何事。我覺得很慚愧,想完成,但完成不了。」雖然事隔一年,但Grace提起去年的經歷時,仍有點激動。

Grace:練得多就有信心

去年毅行者後一兩個月,Grace已經決定今年參賽,目標很簡單,要完成去年未了的任務,最理想就在30小時內行完。Grace如願中籤,今年擔任隊長,早在5月便開始操山,之後更不斷鞭策隊友訓練。Grace解釋:「上次失敗了!失敗了就不甘心,之後反省上年的不足,就是操練得不夠。行山有句話:『沒有奇蹟,只有累積。』行得多的話,除了氣更順外,你更熟路況,就減少擔心,知道幾時轉個彎真的會到。我想早點練山,練得多就有信心,有信心就不會驚。」

阿鋒(右一)及Grace(右二)在今年毅行前積極操山。(由受訪者提供)

阿鋒表示喜歡長途行山,未來會繼續參加山賽。(顏銘輝攝)

Grace表示去年訓練會逃避行夜山,而且一次過最多只行兩段,但今年的訓練截然不同,「今年已經行過了兩次5段連走,一次在第3段至8段,另一次是第6段到尾,今年基本上每次練山都只少行兩段。總結上年的訓練,大概合共行了整段麥徑一次,但今年應該行了3次麥徑的長度。」

阿鋒:由支援隊變隊友

阿鋒是Grace去年參賽的支援隊,曾陪伴對方在受傷之下走完第3段,今年他首度參賽,成為Grace的隊友,希望一起完成毅行者。阿鋒笑稱自己是個注意睡眠的人,「這是一件本身不似我會去參加的事,如果行得完的話,已經是一次壯舉。因為我平時玩都不會『通頂』,但我將要『通頂』去行30小時山,我覺得本身就是一件很誇張的事。」談及今年操山的經歷,阿鋒感受到體能上的進步,他說:「初初行完一段已經很辛苦,但現在行完兩段會有『唔夠喉』的感覺。」

訪問當日,他們行上獅子山頂。(顏銘輝攝)

Grace(左)及阿鋒(中)會參加今年毅行者,而Vivian(右)則是他們最賣力的支援隊,她表示會由第3段起陪行。(顏銘輝攝)

Vivian:最強支援隊計劃陪行8段

除了同行100公里的隊友,Grace還有支援隊Vivian的全力支持。Vivian是Grace的同事,近兩個月常常一起操山,就像毅行者團隊中的第5人,她決定會陪Grace由第3段麥徑起行到尾。Vivian認為Grace他們的體能沒有問題,不需要支援隊幫手拿東西,「他們是行得到的,他們需要的是意志及精神上的支持。我會做行最後的一個,不會讓他們行得比我慢。」

有隊友及支援隊的支援,Grace很希望今年享受到衝線的快感,「期待到終點的一刻,因為我上年做不到。我看上年的照片,個個參加者都很累,但大家攬頭攬頸,一起完成這件事。我很想感受這一刻,很想行到終點。」Grace表示就算今年是否成功完賽,她都會繼續參加,「我很喜歡行山,享受行到上頂的感覺,覺得人很渺小。平時城市生活很辛苦,可能不開心,但上到山頂之後,見到所有景物都很細,就會覺得煩惱也很細,沒什麼大不了。人在活動,但心很靜。」

Vivian(左起)、Grace及阿鋒在獅子山頂上合照。(顏銘輝攝)

+4
+3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