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二年生1】去年衝線暈倒 Jacky從精神病康復者到毅行隊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覺得毅行者是一生人中行一次就夠的創舉,但有人從疲累中找到滿足,從酸痛中覓得快慰,迷上山野,一試難忘,決定在一年後再踏上毅行路。

他們是毅行者二年生。

Jacky去年首次參與毅行者,以46小時完成,過終點後更馬上暈倒,在昏睡下被送回家。然而,他不但沒有被嚇怕,今年更以隊長身分參加,希望以30小時為目標。他說:「不要想得太多,想得太多的話,你的人生就不好玩。」

Jacky戴住眼鏡,身形瘦削,沒有穿上專業的跑裝,予人文弱的感覺,但由鰂魚涌走上大風坳的路上,Jacky與記者邊行邊說,沒有喘氣,跑起上來更加速度不俗,相信是一名訓練有素的「氣袋」。Jacky是一名精神病康復者,去年接受前商台DJ許耀斌的邀請,加入獅子山精神隊,首次參加樂施毅行者。

有關Jacky及獅子山精神隊去年報道:

【獅子山精神隊.上】康復者×家屬×醫生 前DJ帶隊挑戰毅行者

【獅子山精神隊.下】前DJ許耀斌憶亡兄經歷:社會對家屬支援不足

Jacky去年以「獅子山精神隊」首次出戰毅行者,今年則改與教會朋友組隊參賽,他擔任隊長。(顏銘輝攝)

同事打氣令Jacky愈來愈上力

Jacky的初次毅行經歷先苦後甜,他在麥徑第2段起狀態轉差,沒有胃口,迫自己吃點炒飯,結果還嘔出來。他回憶:「身體狀態差,影響到人心情差,但難得準備了長時間,怎可以在這個時候放棄,而且你又怎知道自己之後不行!你第2段就退出很『樣衰』,還有這方面的壓力。」

轉捩點在水浪窩,在愛羣社會服務處擔任朋輩支援工作員Jacky從雞公山落到去,發現一班同事都在等他們。事隔一年,但Jacky仍喜孜孜地說:「嘩!勁開心!行毅行者,就是要有你重視的人來打氣,你會發覺自己有人撐,不是孤單,你身邊的人全部來撐你,那種感覺……全部人真心想支持你。有大家的支持,愈來愈上力。」

在許耀斌(左二)的帶領下,Jacky(左一)去年以46小時完成毅行者。(由受訪者提供)

等待隊友的忐忑不安

Jacky愈行愈順,在冷雨中行完「針草帽」,但因為有隊友腳傷行得慢,他先到荃錦坳休息,等待隊友下山。儘管手上捧住支援隊送上的熱騰騰飯菜,但他忐忑不安,「感覺好像兵荒馬亂,我先到,但其他隊友未到。在風雨飄搖之中,我自己在吃煎雞飯,不太自在,我擔心隊友,但做不到什麼。」

等到隊友來,離開荃錦坳,在最後的路段,雖然Jacky也很累,但他沒有叫陪行的支援隊幫忙,好讓他們支持更有需要的隊友。其實,Jacky那段路已經行到迷迷糊糊,他回憶:「我分不清自己真的在山上,還是我已回家中睡覺,只是夢見自己上山。當時想到個很奇怪的驗證方法,我向後靠,如果後腦觸碰到一些軟綿綿的東西,我應該在床上。」當然,他真的還在山上。

Jacky表示與去年訓練相比,他今年的體能大有進步。(顏銘輝攝)

衝線後馬上暈倒 「像植物人的感覺」

經過46小時的旅程,Jacky與隊友衝線,但之後發生什麼事,還是要問隊長許耀斌。許耀斌說:「例牌4個人一起衝線,之後我跟他說:『Jacky仔,等後面那一隊人來到,我們一起去拍照。』但他突然「噗」一聲暈倒。我馬上從後抱住他,送他去醫療站,所有人都很驚,不知他發生什麼事;幸好他輕,如果重一點,我擔心自己手都斷。」

Jacky笑言後來再行這段山路,才陸續找回當日的記憶,「你是想像不到人生會出現這些畫面,像電視劇主角出意外,雙眼一黑,畫面全黑。人生第一次這樣暈倒,不是睡覺。我感覺到時間過,只剩下一點聽覺,隱約聽到一些人聲,好像很多人的身邊,或者這就是種植物人的感覺。」許耀斌補充,當日搭的士送Jacky回家,的士在太古城兜了幾個圈後,一直昏睡的Jacky才迷糊地說出自己家住哪一座、哪一單位;Jacky被送回家後,睡了整整一日才叫睡醒。

毅行者二年生其他報道:

去年膝部舊患復發 Hinson:毅行令我染上山癮

去年行馬鞍坳感觸落淚 Cathi望今年30小時完成

Jacky是精神病康復者,現在愛羣社會服務處擔任朋輩支援工作員,他不介意讓人知道自己的過去,希望幫到更多同路人。(顏銘輝攝)

+5
+4
+3

許耀斌預言成真 Jacky今年做隊長

雖然Jacky抵達終點後暈倒昏睡,但有多年毅行者經驗的許耀斌,認為這名新手是個可造之材。許耀斌說:「我一早就看好Jacky,他很適合玩毅行者,一來本身有跑步,二來身形瘦。他比我們的平均時間快,尚有潛力未發揮。去年臨到終點的時候,我已經跟他說:『你下年做隊長吧!』他有少少縮,戴了半個『頭盔』。」再戰毅行者的想法,或者就在此時植根Jacky心裏。

今年初,機會來了。雖然Jacky沒有再跟許耀斌組隊,但教會傳道人邀請Jacky參加毅行者,同行的是3位毅行新手教友。他們4人去抽籤,只得Jacky抽中入後備,並獲後補資格。Jacky嘆道:「Law少(許耀斌花名)那句成真了,他上年叫我做隊長,4個人得我中後補隊,順利成章就由我做隊長。今年隊友強得多,雖然他們第一次參加,但做慣運動,有個是消防員。最初做隊長都有心理壓力,後來與隊友熟絡了,你會發現隊長也不是什麼,最重要的是4個人互相支援,成為一支完整的隊伍。」

許耀斌(左)與Jacky老友鬼鬼,在訪問期間經常說笑。(顏銘輝攝)

與去年的訓練作比較,Jacky認為今年的體能大有進步,有些分段時間比去年快超過兩小時,「與去年比,操完同一個路段,完成時間快得多,但疲勞情況差不多,效率高了,大有進步。我上星期練完『雙坳』,用了17個小時,相信到時可以30小時內完成毅行者。」Jacky表示,去年毅行者帶了個較大的背囊,「心理上帶多點東西上山會安心。其實袋太大,不着數,袋細又輕一點,其實更舒服,減少體能消耗。」

不想再做少爺兵

行毅行者,誰不喜歡有實力強的隊友,但許耀斌卻為Jacky感受失望,「他今次照顧人的機會應該很少,因為他的隊友太強。他上年完全被人照顧,他的同事在金山為他準備了秋葵配麻醬,我心想他是皇帝嗎?他上年就像個BB般被照顧,如果他今年有機會要照顧人的話,會好一點。」Jacky亦有同感,「上年的支援隊伍太強大了,今年想試一試在較少支援的情況下完成到。我不想再做少爺,上年就太誇張,簡直是豪華團!」

Jacky去年有龐大的支援隊支持,他自稱去年的是少爺般的待遇。(由受訪者提供)

由新手初哥到毅行者的二年生,Jacky在過程中說得最多的是「睇吓點」,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組到隊就試一試抽籤,既然抽得到就去練山,一切順其自然。他說:「不要想得太多,想得太多的話,你的人生就不好玩。毅行者讓我學到,你不能想得太多,你要有準備,但不是要十拿九穩、百分百安全、陽光普照又沒有下雨才去,你要知大自然本身是變幻莫測。」

前商台DJ許耀斌(右)去年擔任隊長,幫助Jacky完成毅行者。(顏銘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