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二年生2】去年膝部舊患復發 Hinson:毅行令我染上山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行毅行者,痛及累可說是必然。有些人行過一次就怕,亦有些人從苦中找到回甘。

Hinson去年初次參加毅行者,承受40小時的痛與累,忍受膝部舊患復發,堅持完賽。他今年再戰100公里的麥理浩徑,成為毅行二年生。

是什麼原因驅使這位年輕人再參加毅行者?Hinson笑言首次參賽後,已經令他染上「山癮」;他說:「好像準備去一個盛大的嘉年華,或者像個小學生每年都期待去秋季大旅行。」

Hinson的初次樂施毅行者經歷基本上是沒有準備,因為他是朋友臨時拉伕而來,頂替一位受傷的隊員。他說:「就在毅行前個多月被拉入隊,訓練了一兩次就去比賽。朋友知我有健身,底子不會太差,所以就找我頂上。大家都知毅行不是容易報到名,既然有個難得的機會,就決定去挑戰自己。」

毅行者二年生其他報道:

去年衝線暈倒 Jacky從精神病康復者到毅行隊長

去年行馬鞍坳感觸落淚 Cathi望今年30小時完成

Hinson去年臨急臨忙參加毅行者,以40小時完成。(顏銘輝攝)

忍膝痛 捱冷雨

在首次毅行者,Hinson最大的敵人是膝部舊患,他說:「我要包住膝部行,行到第4、5段左右開始痛,連彎一彎腳都痛。有醫護人員叫我不要再行下去,我不理會,照樣行。」

除了忍痛,Hinson去年還要捱冷。他始終是毅行新手,準備不足,想不到大帽山原來可以那麼冷。他回憶:「最難忘是大帽山那段,行到上去下雨,能見度極低,地面又濕滑,路上有大石細石。」上山路難,下山更辛苦,他續說:「上完山後落斜,十分大風,凍到人都癲,我沒有帶雨衣,幸好隊友借給我,之後我衝下去,才感覺身體有點溫暖。如果沒有隊友的雨衣,我擔心自己已經凍死在半路上。」

Hinson(左)去年參加毅行者,從相中見到他用繃帶包住膝部。(由受訪者提供)

Hinson表示去年最難忘是大帽山的路段,他沒有帶雨衣,在冷雨之下,幸得隊友借出雨衣。(顏銘輝攝)

「就算辛苦都想再繼續去行」

在又凍又痛之下,Hinson花了40小時完成人生首次毅行者,他形容這是他人生中其中一件最精彩的事。Hinson表示行完一次毅行,已愛上長途行山,他說:「我覺得這個運動會令人上癮,玩過一年,就會想繼續參加這類長途的比賽。毅行完之後,已經很想再行,我覺得有股『山癮』,就算辛苦都想再繼續去行。城市人日日對住工作及高樓大廈,有時間可以去一些另類的空間,我覺得幾好的,可以抽離現實,我很享受行山的時間。」

Hinson表示參加過一次毅行者,令他對長途行山上癮。(顏銘輝攝)

心情像小學生參加秋季旅行

比起去年臨急臨忙、糊糊塗塗地被拉入隊參加,Hinson今年準備充足,「賽前每星期都會去行山訓練,好過上年什麼都沒有做就上陣。今年應該更好玩,也不會像去年般吃力。」他期望今年可以約30小時完成。很多山友喜歡休息時飲凍可樂,可以馬上提神,但Hinson就要提醒自己今年千萬不要飲,「我氣管不好,次次飲完可樂都不舒服,今年要注意凍飲。」

由毅行初哥到今年的毅行二年生,Hinson覺得兩年的參賽心態也是一樣,「同樣戰戰競競,但很開心,好像準備去一個盛大的嘉年華,或者像個小學生每年都期待去秋季大旅行。」這場在Hinson眼中的秋季大旅行,將於今月16日出發。

Hinson(左)常跟商台DJ許耀斌(右)上山操山。(顏銘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