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梁諾恆】24歲闖進人生關口 出走的夢想與勇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6歲遠赴英國學法,梁諾恆首次「出走」,追尋夢想。

24歲離港外闖內地,梁諾恆二度「出走」,鼓起勇氣把握時機。

兩次經歷均是成長重要的里程碑,為他帶來的,不單是足球上的進步,也是親情的昇華,更是心態的成熟。

球衣號碼對足球員來說,總有它神聖的地位及意義。

今季季初,梁諾恆兜兜轉轉,終於加盟富力R&F,選擇背負「24」續戰港超,「希望穿起24號,讓自己好好記得在24歲這一年,令這成為足球事業上的一個轉捩點。」同是港超球隊,富力特殊的背景令「細佬」大部份時間都在廣州生活,在24歲這一年再次「出走」,又與他8年前在英國旅程有何不同,令他特別重視?

每次回到香港,「細佬」坦言最懷念這裏的常餐,最想喝一杯熱奶茶。平時只喝熱飲的他,由於這日早上已剛喝過,所以改叫了凍奶茶,但仍堅持少甜少冰的習慣。(袁志浩攝)

16歲首度出走英國 競爭與獨立的鍛煉

對於梁諾恆而言,無論是家人或足球,都不可或缺。「細佬」自小因為父親而時常觀看英超賽事,及後隨哥哥接觸足球,興趣漸成習慣,由小學校隊、區隊開始便與哥哥梁冠聰同隊,縱使兩人在中學階段因年齡差距而「分道揚鑣」,不過兩人生活模式近乎一樣,上學、下課、練習,齊齊由爸爸接送,爸爸的寵愛,令「細佬」無論大事或瑣碎事,都等到最後一刻才處理,直至爸媽責備,才勉強跟隨哥哥去把事情完成;就連出外,亦不會自行尋找合適的巴士路線,「問阿爸同阿哥」成為必然選項。長期活在家人築起的保護罩內,小伙子初時對足球沒有上心,只抱玩樂心態,未曾想過往後的一生,至少會為足球「出走」兩次,第一次,更在16歲就來臨。

在英國你只是白紙一張,要別人尊重你,就必須展示能力。自從英國回來,不想只做一個平庸的球員,一做便要做到最好。

16歲首次出走英國,「細佬」由原本白紙一張,最後在當地奪得全年最佳球員。(受訪者提供)

獲《夢想成真》計劃頒發獎學金,梁諾恆在2010年遠赴英國布魯克足球學院受訓,沒有親人同行,衣食住行都要自己處理,令無知的小孩被迫長大。「小時候很懶,比較依賴別人,有事哥哥自會處理好,自己就躲在他身後『嘆』,輕輕鬆鬆,在英國那段日子才真正令我獨立。」

英國青訓系統多年來恆之有效,孕育出無數球星,「細佬」透露那時每日上午練習、下午學習,一星期練足6日,「最大分別是競爭性,在香港踢港青已是最好的一群,很少有機會發現自己的錯誤,但在英國你只是白紙一張,沒有人認識你,要令別人尊重你,就不能懶散,必須展示能力。」

家人對「細佬」來說相當重要,在英國學法期間,爸媽及哥哥特意到英國探望,一家四口齊齊到曼聯主場奧脫福留影。(受訪者提供)

在英國節奏快、強度高的訓練及比賽下,「細佬」見識到其他同齡歐洲球員的力量及技術,在英國的第一年,作為當地罕有的華人球員,他一直苦無出場機會,「搭4個小時車去比賽,熱身熱足90分鐘,又再搭4個小時車返學校,感覺很不甘。」一次又一次坐冷板,卻燃起他的鬥心,「很想證明華人亦有能力立足,要當教練的首選,令我立志要做職業足球員--不是一個平庸的球員,而是要做最好的球員。」結果在第一季結束後的暑假,「細佬」透過加強健身及力量訓練,終獲教練青睞,第二年已差不多踢足每場比賽,最後一年更奪得年度最佳球員獎。

「一做便要做到最好」,「細佬」家中衣櫃頂放着不了獎項,包括去年獲得的首個每月最佳球員獎,但他明白仍未足夠。(袁志浩攝)

「不作平庸,但永遠沒有最好」

回港後,梁諾恆滿懷熱血投身職業足壇,與哥哥先後在橫濱FC香港、YFC澳滌、香港飛馬及南華繼續並肩作戰,彼此關係已不止親兄弟,更是熟悉且有默契的隊友。兩人一同效力飛馬時,更一起贏得菁英盃及足總盃冠軍,惟他們在南華自降後終分道揚鑣,「細佬」重返飛馬懷抱,獨自面對出道以來首次嚴重傷患--於省港盃前不幸膝頭內側受傷,他只能在電視機前為哥哥加油:「現在回望,自己太急進了,因不想錯過省港盃,擔心所有機會盡失,每場比賽亦很想參與,所以過早重投訓練,反而要更長時間復原。雖然很開心港隊可重奪省港盃,另一方面卻感可惜,自己未能成為其中一員。」

受傷期間,梁諾恆重新審視未來:出道近6年,正邁向24歲的他似乎與當初「不作平庸球員」的目標仍有距離,「雖然平庸沒有確切標準,但我認為永遠沒有最好的球員,就算是英超球員都有方法進步。我的態度是不要自滿,必定有弱點要改善。」有了在英國集訓的經歷,「細佬」更了解自己需要甚麼,因而尋求機會,希望讓自己重新長大。
 

24歲,是時候捉緊青春最後的尾巴,推進至人生另一階段。(袁志浩攝)

親人與夢想的抉擇 因爸爸一句感動許下承諾

24歲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就是青春好像已逐漸遠去,在別人眼中你不再是個小伙子,也自知或是時候捉緊青春最後的尾巴,跳出舒適圈尋求新挑戰,希望達到自己及外界的期望。「24」對梁諾恆來說,也是人生關口,遇上內地球會提供外闖機會,他明白出走的時機可一不可再,「足球生涯不會很長,可能4年後就是黃金時間,然後再踢多數年就要退役,希望好好利用這段短暫的光輝做更多,讓自己不會後悔。」惟患心臟病的爸爸近年健康狀況平平,令「細佬」難以放心,內心無比掙扎。

出走英國3年是有點不負責任,難得爸爸包容,希望有一日我成功的時候,他仍可在看台上見證。

屯門三聖邨。(資料圖片)


「最後爸爸卻跟我說:『不用擔心,在外面實現夢想吧。』」淡淡的一句,卻讓「細佬」感動萬分,他坦言當時出走英國3年,漂亮的說法是追夢,但其實自知有點不負責任,難得父親願意包容,令他許下要讓爸爸驕傲的諾言:「希望他健康安好,有一日我和哥哥成功的時候,他仍可以在看台上親眼見證。」

當然,推動他作出抉擇的,還有如戰友般的哥哥,「由細到大他都是我的盾牌,為我擋下了很多事,其他人未必知道,但我感受很深,如減肥時我意志薄弱,但有他當我的榜樣,讓我相信自己可以成功。如沒有他,我早已放棄足球,現在得到的所有都是因為他,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熟,調換角色去幫助及回饋他。」

雖然暫時無緣登陸中超,惟跟隨大連一方集訓,比賽強度對往後表現大有幫助。(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這麼近那麼遠 追趕20分鐘的差距 

職業生涯的每一年,我都想找些事情挑戰自己。

這句諾言,加上已累積數年港超經驗,令梁諾恆決心尋找外流機會,「我每一年都想尋找新挑戰,讓自己開了眼界、更認識自己。」第一站並非內地,而是西班牙馬德里,那時正值俄羅斯世界盃期間,曾派球探觀看「細佬」比賽的中超球隊大連一方,向他提供試訓機會,跟隨皇家馬德里前教頭舒斯達操練,「那裏的執行性更強,要求球員9分鐘跑5個圈,可能7分鐘便跑完,與英國的情況很相近。」

出盡了全力,亦得到大連的教練及總經理認同,惟最終仍無緣簽約,「細佬」說早已抱平常心面對,儘管失望,仍有所啟發:「以前認為體能需要維持70分鐘,比賽尾段疲累是必然,但原來其他人可以90分鐘都保持強度。我告訴自己,這20分鐘的差距,要一分鐘一分鐘地追回來。」

踏入24歲前夕,「細佬」便先解鎖首項成就,入選東亞錦外圍賽決選名單,隨港隊赴台北參賽,不過他強調這只是第一步。(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向夢想邁進第一步 誓當華人中堅接班人 

中超夢成空,但仍有中資港超球隊富力等待着「細佬」,加盟後回復留英時的訓練模式,「細佬」沒花太多時間便適應內地環境,專注足球讓他逐步實現出走前的承諾,站穩富力中堅正選位置,今季已4度攻破對手大門盡顯「帶刀侍衛」本色,現時並列華人射手榜首位;11月更受港隊前主帥加利韋特賞識,入選東亞錦標賽外圍賽第二輪決選名單,儘管在台灣未有上陣機會,但備戰時友賽印尼就為大港腳披甲征戰A級國際賽,「這是小時候的夢想,以前在旺角場看比賽,總希望有日如豪哥(陳偉豪)一樣,被球迷包圍、每球都有人歡呼,很嚮往這種感覺。」

內地聯賽有港澳台內援條例,對香港球員是個更現實及可觸摸得到的夢想,梁諾恆亦以此為目標。(袁志浩攝)

向夢想踏出了第一步,現時「細佬」只集中於為球隊捧走第一個冠軍,最終願望是尋求於中國聯賽立足,「每日出盡200%的力訓練,結果並非最重要。盡了力,即使技不如人,仍然對得住自己;未有盡力的感覺才令人沮喪。」

出走,總是充滿未知與不安,但就如詩人余光中的《寫給未來的你》所言:「你會一年年地長大,會漸漸遇到比你強、比你優秀的人,會發現自己身上有許多你所厭惡的缺點。這會使你沮喪和自卑。但你一定要正視它,不要躲避,要一點點地加以改正。戰勝自己比征服他人還要艱鉅​​和有意義。」 

是夢想,是勇氣,驅使年青人放手去試,寫下屬於自己的新一頁,24歲,還不太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