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雲高爾大談執教曼聯兩季經歷 指摩連奴蘇斯克查戰術一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曼聯領隊雲高爾早前宣布退休,他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專訪,大談由2014年至2016年執教曼聯的歲月。由接受這份工作到買球員,再到與球會高層的關係,67歲的雲高爾都有提及,他仍對執行副主席活華特隱瞞他去斟介摩連奴而耿耿於懷。

對於現時由蘇斯克查執教的曼聯,雲高爾指出跟摩連奴的曼聯戰術一樣,都是踢防守反擊,但球隊氣氛有改變。他表示曼聯有力贏歐聯冠軍,但他更看好曼城及利物浦,因為這兩支球隊更像一支團隊。

自從2016年夏天的英格蘭足總盃決賽後,雲高爾首次接受英國文字記者的訪問。他在葡萄牙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專訪,講述他執教曼聯兩季的經歷,他表示在2014年夏天,他還收到熱刺的邀請。雲高爾說:「熱刺是個較佳的選擇,因為曼聯陣容老化,我知道要去大改革。我是否選錯了?或者,但只是跟從內心的決定。我執教過荷蘭、德國及西班牙最強的球隊,輪到教英格蘭的了。」

雲高爾在葡萄牙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專訪,講述他執教曼聯兩季的經歷。(Getty Images)

雲高爾離任前,他帶領曼聯贏得足總盃。(Getty Images)

本來只打算簽約兩年

當時曼聯與雲高爾簽了3年合約,但原來這非其所想。雲高爾希望要一份兩年合約,因為他以前答應過母親會在65歲退休,但曼聯想跟他簽3年。他說:「這是格拉沙及活華特要求我的。這就是我現在還很憤怒的原因,是他們選擇這樣做的(簽約3年),活華特知道曼聯是我最後一間執教的球會。」最後,雲高爾未能完成合約,因為在他執教兩季後被炒。

雲高爾表示,曼聯高層早就知道復興並非短期的事,他說:「他們(曼聯)有7個30歲以上球員。我們在見工時已經講過。第一年,我們獲得歐聯席位,到我的第二季,我們贏了英足盃。」

雲高爾在2014年接手曼聯,執教兩季至2016年離任。(Getty Images)

不滿活華特私下聯絡摩連奴

​儘管雲高爾在第二季贏得足總盃,但最後曼聯還是解僱他,改為聘任摩連奴。他說:「我能夠理解活華特選擇摩連奴,他是個頂尖教頭,贏過很多錦標,比我多。」

雲高爾話鋒一轉地說:「我最不喜歡的是,活華特聯絡我的接任人,他知道有人會取代我,但他6個月來都沒有告訴我。每個星期五,我去開記者會,每次都被人問我怎樣看待那些傳聞。這樣做,教頭還有權威嗎?」

「那6個月,傳媒像圍住我的脖子一樣,能夠贏得足總盃,是我最大的成就。」

「那場比賽(足總盃決賽)之後一日,我跟活華特見面。他的論點是,我最多只會教多一年,但摩連奴可能會教3年、4年或者5年。我多謝他包了一私人飛機送我回葡萄牙,但他的論點真的不夠說服力。」

雲高爾表示那時尹佩斯狀態欠佳。(Getty Images)

在雲高爾執教曼聯的那兩季,其踢法常被批評,被指是「悶蛋足球」,控球多而威脅埋門少。雲高爾說:「你們說我的進攻悶,為何會悶?或者進攻沉悶,但這是因為對手『泊大巴』。之後你就不得不加快節奏,這是困難的。你要看看自己擁有什麼球員。」

他續說:「朗尼應該踢10號位,但尹佩斯的狀態不足以踢英超,這意味住朗尼是我們最好的前鋒。不過,曼聯需要全世界最好的前鋒。」

雲高爾認為朗尼的最佳位置是10號位。(Getty Images)

反擊迪馬利亞言論

雲高爾執教期間,曼聯買了很多球員,而阿根廷中場迪馬利亞可說是最失敗的收購。他最近還批評雲高爾,指他在曼聯發揮欠佳,原因是雲高爾安排他踢錯誤的位置。雲高爾說:「迪馬利亞說那是我的問題。我安排他踢過進攻上每個位置,你可以去查一查。他從未在那些位置踢出具說服力的表現。他不能處理好在英超踢波的壓力,這是他的問題。」

談到那兩季的轉會,雲高爾續說:「我簽舒韋恩史迪加,因為我們在球場上需要一名隊長。他做不到,他受傷了。」

「我想要最頂級的前鋒。我不想提及每個人,但當你得不到頭兩個目標,你應該要為得到第4或者第5選擇而開心,所以就有了法卡奧。不過,我們非常清楚,他容易受傷。這就是只借用他的原因。」

雲高爾希望舒韋恩史迪加能夠成為場上領袖,但因為傷患,這名前德國國腳做不到。(Getty Images)

「傳媒不會分析比賽,他們只會分析結果。」對於傳媒,雲高爾亦有怨言,還記得他在記者會上向記者派筆記,澄清曼聯並非「長傳聯」,他說:「人們覺得特朗普做總統之後才有假新聞,但其實在球壇,我們已經有這樣東西50年!」

「大家覺得我是個自戀狂,但我其實很抗拒。媒體喜歡我,因為我會講最誠實的答案。在球壇,有多少人會如實作答?我永不說謊,只講實話。或者那是我認為的真實,但那都是事實。」

雲高爾十分重用馬迪爾。(Getty Images)

蘇斯克查與摩連奴也是踢防反

在雲高爾離任後,摩連奴教了曼聯兩季半,今季因成績差劣下台,由蘇斯克查暫時接手。雲高爾講到他的兩位繼任者,「接替我的教練(摩連奴)改用『泊大巴』戰術及打反擊。現在,只是另一個教練『泊大巴』及打反擊。摩連奴與蘇斯克查最主要的分別是,蘇斯克查能夠贏波。」

「我已經不在其中,但驟眼看有些改變,氣氛似乎變好了。有件事是真的,蘇斯克查改變了保羅普巴的位置,他在新的位置更加重要。」

「現在曼聯的踢法並不是費格遜的。現在是防守及反擊足球,如果你喜歡這樣,那就喜歡吧。如果你認為這比我的沉悶進攻刺激的話,可以的,但這不是我見的事實。」

「蘇斯克查剛輸了兩場,他一定要處理好。獲得歐聯席位對曼聯十分重要,就像我做領隊那時一樣。不過,他們有能力贏歐聯,因為他們採用防守策略,所以很難擊敗他們。不論你喜不喜歡,這就是摩連奴留下的遺產。」

雲高爾表示看好拉舒福特的前途。(Getty Images)

拉舒福特、連格及安東尼馬迪爾等曼聯球員如今獨當一面,當年都是來自雲高爾的提拔或收購。他承認自己是一個愛用年輕人的教練他說:「很多教練,就像摩連奴,永遠不會給予年輕人機會。對的,5分鐘吧,蘇斯克查,10分鐘吧,但這些不是機會,機會是一整場比賽。」

「如果你不願意信任年輕球員,你就不適合執教一間有青訓學院的球會。」

「你的個人性格都十分重要,在我執教時,發現拉舒福特十分謙遜,我覺得他能夠更上一層樓。我知道有些球員可以有最好的能力踢波,但做人呢,就不行了。之後你可以忘記他。」

曼聯為了聘請摩連奴,炒了雲高爾。(Getty Images)

不滿銀行家管足球事

雲高爾不喜歡由銀行出身的活華特參與過多足球事務,認為曼聯應該加設足球總監。他說:「現在曼聯的架構中,在球探部門之上的是活華特的左右手。這個架構其實不差,但那名左右手應該是一位技術總監,提供足球方面的意見,而非銀行家的角度。」

「不幸地,我們談論的是一間商業球會,而非足球球會。我跟費格遜談過這個問題,在他執教的最後幾年,他都有面對這些問題。」

「曼聯當年有超過30名球員,我令到陣容變成23人,之後我就可以向青年軍選人。我在每間球會都這樣做,所以一直以來很多年輕球員在我手下獲得首次上陣機會。」

雲高爾認為蘇斯克查的戰術也是「泊大巴」加反擊。(Getty Images)

希望曼城贏歐聯冠軍

在歐聯8強,曼聯將遇上巴塞隆拿。談到歐聯爭冠,雲高爾則說:「人們覺得巴塞隆拿是最強的球隊,但其實不是。曼城及利物浦比巴塞更像一支團隊,而兩隊之中,利物浦又比曼城更似一隊人。」

「在我的哲學中,最好的球隊會得到勝利,但我希望曼城贏,因為他們踢出最好的足球。」

「我有我哲學,我深深相信,在4個國家都贏得錦標,就證明了我的哲學可行。」

「我的遺產不只是成績,我也是一名注重人際關係的教練,不只是球員,還有球會中的每個人。我知道這個不是我的形象,但我處事的方法其實很人性的。」在曼聯的比賽表現部門有40人,還有醫療團隊及球迷,他們都熱愛球會。我有次去利物浦的比賽工作,做評論員,曼聯的球迷仍然會為我喝采。大家仍然喜歡我,我十分自豪。這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在對諾域治的英超,雲高爾這個造型引起球迷討論。(Getty Images)

對阿仙奴的比賽,雲高爾突然在場邊扮插水,廣為人記得。(Getty Image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