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麥理浩徑40周年 前漁護署助理署長王福義細數開路功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是香港最長行山徑麥理浩徑啟用40周年。

為何政府會設立這條行山徑?是否時任港督麥理浩下令?

前漁護署助理署長王福義在1978年加入該署,最初擔任林務主任,見證麥理浩徑成立。他向《01體育》記者講述設立麥徑的背景及經過。

在香港郊野百廢待興的歲月,王福義加入漁護署(當時稱漁農處),擔任林務主任,參與劃定郊野公園及郊遊設施。他表示當年沒有直接跟進麥理浩徑的規劃,但了解負責同事的工作。他指出設立麥徑並非港督麥理浩的命令,而是漁護署內部的想法。王福義記得,另一名本身為園境設計師的林務主任莫素珊是麥徑的主要設計者,還有希活等同事協助,他們大多從英國來港。

01體育行山專頁:靚景推介 裝備介紹 人物訪談

在1978年到1984年於漁護署工作的莫素珊(左)是麥理浩徑的設計者。(由受訪者提供)

王福義(中)年輕時與蔡文斌(左)及希活(右)兩位漁護署同僚合照。(由受訪者提供)

王福義說:「當時大家想,差不多劃完郊野公園,不如做一些紀念性的事,主要想慶祝完成郊野公園的劃定,並多謝港督麥理浩對郊野公園的支持。」《郊野公園條例》在1976年生效,之後漁護署開始劃定,至1979年中下旬完成21個郊野公園的劃定,而麥徑就在當年10月26日啟用。王福義續解釋:「麥理浩立法,出政策又出錢去支持郊野公園,給我們很多錢去做。以前戴麟趾不太積極,不是他不肯,是他那時社會一團糟,有動亂。」

高級技術主任蔡文斌負責製地圖

除了莫素珊及希活等負責規劃路線設施的林務主任,王福義還提起兩名有份協助建立麥理浩徑的同事,但如今各散東西了。這名前漁護署助理署長說:「麥徑路上要有指示及地圖。麥徑的地圖就由蔡文斌先生負責。他是高級技術主任,由他領導的小組負責畫製圖。他現在去了美國,而莫素珊則在新西蘭。」

王福義(左)一直有跟希活保持聯絡,兩人近年曾經見面。(由受訪者提供)

王福義表示這個麥理浩徑的標誌是「行到近山頂的位置休息,眼望遠方看前路」。(顏銘輝攝)

標誌棄用麥理浩形象

王福義之後講到麥理浩徑標誌的設計者、已故香港雕塑家唐景森,「他很叻,郊野公園的設計大多出自他的手筆。」但王福義表示現時的版本並非唐景森的最初想法,「開頭打算用麥理浩,不過我們覺得用『鬼佬』不好,於是就找個中國人的身影,這是個年輕人。這個姿勢是行到近山頂的位置休息,眼望遠方看前路。我們就覺得這個標誌幾好。」王福義還大讚一班在郊野公園前線修築設施的工友,指他們才是建立麥徑的最大功臣。

在麥理浩徑的標距柱上,都有這個標誌。(顏銘輝攝)

麥徑證明郊野公園連綿不盡

麥理浩徑東起西貢的北潭涌,西至屯門,全長100公里,橫跨西貢東、西貢西、馬鞍山、獅子山、金山、城門、大帽山及大欖郊野公園。王福義表示麥徑正好展現郊野公園的連續性,他說:「證明香港的郊野公園不是孤立的,之間是有聯繫。你由西貢去到屯門都不需要離開郊野公園範圍,這個connectivity(連續性)十分重要。」

王福義續表示,郊野公園連綿不盡,有助保護生態,他說:「對於所有動植物來說,如果保護區面積夠大,還能夠相通的話,比孤立的更好,如果周圍都被都市包圍的話,資源有限。面積愈大,愈有聯繫的話,走廊愈闊,對動植物的遷徙有更大幫助。」此外,在《郊野30年》一書中提到,修建麥理浩徑除了可推廣越野遠足外,還藉此突顯香港佔地甚廣的保護區。

麥理浩徑第1段,由浪茄上西灣山的路上。(顏銘輝攝)

在麥徑第5段上有不少軍事遺蹟,例如圖中的軍事座標。(顏銘輝攝)

你要防什麼?防大陸,還是日本仔?其實防到什麼?防偷渡嗎?也根本不是……我覺得這是無稽之談。
前漁護署助理署長王福義

《維基百科》的麥理浩徑介紹指,此徑乃麥理浩下令英軍開闢,初期主要用作訓練英軍。得悉這段簡介後,王福義的反應很大,他說:「當然不是!當時行山多數是中國人,只是最初毅行者有些啹喀兵參加。」他強調設立麥理浩徑是漁護署內部的想法,而且麥徑並非新路,不用另外開闢,只是將村路及馬路接駁在一起。當時郊野公園的人員為山徑除雜草,加以修葺,並開闢郊遊地點,設立地圖路標及指示牌,就將那些散落郊野的村路及山路變成一條連綿100公里的麥徑。

麥徑具軍事用途屬無稽之談

《維基百科》之後還寫,有人推測麥理浩徑是一條軍事防線,連結新界及九龍各制高點,因為英國憂慮香港前途。王福義得聞後啞然失笑,他說:「你要防什麼?防大陸,還是日本仔?其實防到什麼?防偷渡嗎?也根本不是。香港那個年代最主要是防偷渡,而偷渡就不是在那個位置。我覺得這是無稽之談。」

雖然麥徑中段經過二戰期間的醉酒灣防線,有不少二戰時代遺留下來的軍事建築,例如碉堡及戰壕,但王福義再次用「無稽之談」來形容麥徑具軍事用途的說法。他續說:「你想一想,麥理浩徑是沒有駐兵的,也沒有堡壘,又無險可守,有些路段有的不經最高的山頂,很多時都在山腰過,連北邊都看不到。你是防北,還是防南,抑或是防海?根本是無稽之談!」

王福義表示麥理浩徑有軍事用途的說法是無稽之談。(顏銘輝攝)

今年是麥理浩徑啟用40周年,《01體育》將會以一系列的報道及活動,去追尋這條全港最長行山徑的故事,讓市民了解麥徑的風光與歷史,回顧在這條100公里山徑上發生過人和事。

【麥理浩徑通走1】40年前麥徑首個公開山賽 華人挑戰英軍紀錄

【麥理浩徑通走2】大浪西灣多人棄賽 雞公山成迷路黑點

【麥理浩徑通走3】大埔道漢堡包先到先得 梁笑鳳靠拖鞋上大帽山

【麥理浩徑通走4】冠軍楊振德終點等8小時 只為妻子衝線後添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