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國家盃.來稿】沙拿成埃及政客的殺著 政治與足球分不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拿對其他人來說是什麼呢?

對利物浦領隊高普來說,他可能是愛徒,對普通球迷來說,他可能是將利物浦帶回歐洲之巔的英雄。對左翼人士來說,他可以是消滅利物浦反穆斯林情緒的希望,但對埃及普通民眾來說,沙拿更是他們引以為榮的偉人。

撰文:陳冠東

埃及總統大選 逾百萬人「投」沙拿

沙拿的在不同群體的形象,其實反映出他是多麼稀有的一位人物。沙拿是可能是現今非洲及埃及最著名的足球明星,他亦是一名溫和的穆斯林,加上形象良好,所以大家均會把自己對想像投射到他身上。這種投射最著名的例子,或許是去年埃及總統大選,有超過100萬人支持沙拿當總統。這百多萬票也讓沙拿成為得票率第二高的人物,僅次於現任總統塞西,亦比選舉中的唯一「反對派」候選人的得票多。

沙拿當總統在外人聽來可能匪夷所思,但在埃及這個政治與足球有緊密聯繫,兼相當熱愛足球的國家,投票予沙拿或許是正常不過的選擇,絕不荒謬。

埃及街頭,不難找到「沙拿」。(資料圖片)

非洲國家盃2019分組形勢(按圖放大)

+2

埃及足球雖然在世界足壇上未必有名,世界知名的球星亦不多,但他們在非洲可是戰績最彪炳的一隊。埃及是7屆非洲盃冠軍兼去屆亞軍,是史上奪冠最多的球隊,而埃及球會艾阿希利(Al-Ahly)則是8屆非洲聯賽冠軍盃(下稱非聯)冠軍,亦為史上最強。艾阿希利的死敵薩馬雷克(Zamalek)也贏過5屆非聯冠軍,埃及無論國家隊及聯賽球隊均是非洲無容置疑的頂級球隊。

埃及王牌沙拿是一名溫和的穆斯林,加上形象良好,所以大家均會把自己對想像投射到他身上。(資料圖片)

陪着埃及走過東山低谷的足球

埃及足球幾乎從一開始,與政治就扯上關係。艾阿希利與1907年成立時就代表了工人階級,並曾協助學生領袖對抗殖民者。艾阿希利的首位榮譽會長即是帶領埃及獨立的民族英雄,1950至60年代的強人總統納塞爾也是他們的榮譽會長。而薩馬雷克則長期被視為中產階級及知識分子的代表。

埃及球市在完全脫離英國統治後繼續火爆,但到1967年納塞爾的政府卻禁止聯賽進行,直指足球是讓人「分心」的活動,是埃及在六日戰爭慘敗予以色列的原因。為國家遮醜的禁賽令一禁就是4年。

2018世界盃,沙拿及隊友被逼出席由車臣領袖卡德羅夫舉辦的晚宴,事後一度威脅退出國家隊。(資料圖片)

上世紀60,70年代的連串戰事失利,埃及足球與其政府的威望一同下跌。但突然討厭足球的舊強人倒下,新強人上台後卻又想起足球的魔力,大力支持足球發展。比以往更獨裁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上台後,埃及足球就開始重回昔日光輝。在這名艾阿希利球迷的支持下,埃及光在1980年代下半旬就在自己土地上贏得非洲國家盃,艾阿希利及薩馬雷克都贏過非聯冠軍。但穆巴拉克的支持也是有限度的,埃及曾在一場友誼賽中大敗予希臘,結果就令帶領他們進1990年世界盃決賽周的教練解僱,原因是「讓埃及形象受損」。

穆巴拉克在其執政後期民望下跌時,他亦親自出席足球比賽及訓練場以挽回民望,並由親政府媒體大肆宣傳,可見埃及的足球場就是政治動員的場合。「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穆巴拉克倒台一刻,其中一組參與「阿拉伯之春」的群體卻是艾阿希利的忠實支持者。

埃及舉行非洲國家盃,金字塔與獅身人面像少不了成為宣傳工具。(資料圖片)

足球再成埃及政府萬用刀

埃及每次政權更迭,新總統都不會忘記足球,2014年上任的總統塞西也不例外。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決賽周,沙拿及其隊友在政治上也被塞西利用。埃及國家隊去年選擇了同樣以信奉伊斯蘭教為主的車臣地區作訓練基地,距離分組賽各比賽場地均有一段距離。球員更需出席由車臣領袖卡德羅夫舉辦的晚宴。當時就有報道稱,在宴會中獲頒「永譽國民」及與卡德羅夫合照的沙拿,非常不滿在政治上被利用,更曾威脅退出國家隊。雖然埃及足總否認沙拿曾提出退隊,但沙拿當時在Twitter亦有批評當局未有專業地為隊伍提供協助。

埃及球會薩馬雷克(Zamalek SC)為12屆埃及聯賽冠軍。(資料圖片)

40屆埃及聯賽冠軍艾阿希利曾與拜仁慕尼黑友賽。(資料圖片)

今次主辦賽事除有政治紅利外,埃及政府亦預計將帶動當地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後日益疲弱的旅遊業,埃及旅遊部及體育部於本年初已制訂計劃宣傳埃及。埃及Al-Ahram政治及策略研究所的非洲總監Amani Al-Taweel更指「沙拿世界級的名氣能改善埃及在海外的形象」,並認為足球是「埃及在非洲最強的外交軟實力」。這對急需改善國際形象的塞西可謂天降甘霖。

埃及足球充滿激情。(資料圖片)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雖然是不少人的理想,而這種理想或能令沙拿等球星免受利用或過度解讀,但現實是體育及政治均是滙聚人心的事,兩者自古以來均是密不可分的。足球見證着埃及由殖民地走到獨立,再在歷任強人介入底下出現各種形態,最終也成就了一名世界級球星並讓他成為各種政治身份的符號。埃及足球今日走到塞西手中,球市因近年發生的致命衝突而不再興旺,但今次非洲國家盃正好讓民眾拾回昔日興趣,而塞西如能完滿舉辦賽事,必定能從中撈取政治本錢,繼續將埃及足球與政治捆綁。

埃及總統塞西(Abdel-Fattah al-Sisi)。(資料圖片)

前總統穆巴拉克的畫像。(資料圖片)

作者簡介:

專注分析非洲政治的前新聞工作者,偶爾會寫到足球相關的政治問題。
作者Medium專頁:https://medium.com/@bryaneverlusen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