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專訪一】學業?訓練?精英賽? 中學生的排球想像與現實

撰文:徐焌然 楊宇翹
出版:更新:

有人問:「業餘運動何必認真?」
早出讀書工作,晚練習鍛煉才返歸,是現實的做法,亦是業餘的玩法,是香港排球模式。
興趣?熱誠?夢想?凝聚力?究竟香港女排一眾的「認真」,包含的又是什麼?
就讓我們聽聽四名中學生的心聲,說說業餘運動何必不認真?

戴學琳(左起)、陳凱瑤、謝麗霖、黃詠詩。(黃寶瑩攝)

四名排球中學女生—黃詠詩、謝麗霖、戴學琳,及陳凱瑤。來自不同學校、效力不同球會、位置不盡相同,惟中學時代總會對未來諸多期盼,她們對未來、排球、甲一,會有不一樣的想像嗎?

當日訪問也是四名排球女將放學抽空出席,其中陳凱瑤完成訪問後便要前往訓練。(黃寶瑩攝)
+4

「每星期至少會打4、5日波,而高峰時期可以打足一個星期。」這是四名「排球女生」的心聲,也是日常寫照。中學生活大概分為二,讀書及課外活動,而對於這四名女生,讀書而外的就是排球。「7天排球」對外人簡直難以想像:校隊兩天訓練為基本,再來兩晚球會練習加速進步,有能力者亦參與港少隊操練,聯賽開鑼周末作戰;對香港排球界一眾卻習以為常。

謝麗霖自言現時與球會朋友較熟稔,畢竟每次訓練都會見到。(黃寶瑩攝)

迦密聖道中學的謝麗霖亦承認「讀書與排球,平衡點難以捉摸。」訓練量多早出晚歸,要全情投入排球生活,謝麗霖直言在履行學生責任上有進步空間:「經常在外打球,又犧牲與朋友相處的時間,上課累得睡着、小息又睡覺,只有午飯時間能夠與校內朋友見面。」就讀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的陳凱瑤遇上同樣情況,在家人眼中排球可有可無:「自己一直成績都不太好,訓練後回家都是直接睡覺,家人看到未有溫習,去年曾經勸喻我放棄排球,專心讀書。」

今季效力甲一球會屯青,為陳凱瑤首次踏足甲一賽場。(黃寶瑩攝)

「何必讓課外活動干涉學習太多?」必定有這樣的疑問,惟在中學排球中不惜一切地努力,為的豈止「課外活動」這樣簡單。精英賽是中學運動員的「夢劇場」,對於排球員來說更是不讓自己後悔的約定。陳凱瑤將最後一次征戰學界戰場,從未亮相精英賽的她亦矢志不讓中學生涯留憾,但對於就讀啟新書院、非學界排球強隊的戴學琳,這項學界盛事大概只能望洋興嘆。

戴學琳認為自己與甲一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需要再好好努力。(黃寶瑩攝)

「自問排球技術不算差,但每年精英賽自己只能坐在場邊睇波,有點『灰』。之前有想過為了精英賽轉校,但其實沒有可能,畢竟自己讀國際學校,轉校難度很高。」不過,務求在中學生涯學界迅速進步,加盟球會是不二選擇。同為香港少年隊的戴學琳效力Victory的梯隊VTY,自言正向更高水平的聯賽進發:「深知自己技術未到家,要繼續努力,如有機會希望能打上甲一。」

我細細個就睇黃詠詩打精英賽架啦!
迦密聖道中學 謝麗霖
去年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精英賽四強止步,黃詠詩今年希望捲土重來。(黃寶瑩攝)

甲一,香港最高水平的聯賽,成為當中一分子亦意味其實力的肯定。以往對於中學生,甲一聯賽是望塵莫及,面對散落在不同球隊的港隊級數的姐姐們,能志在參與已相當幸運。不過去屆CYT以順利護級證明,中學生力量亦能在甲一沙場上佔一席位。於鄭裕彤中學擔任主力的黃詠詩幾年前加盟CYT,由乙組起與拼搏至甲一,面對更強對手是學習之一:「以往都沒有途徑去了解甲一是甚麼,甲一也是個排球比賽,只不過是對手比較強而已,希望留在甲一愈長時間愈好。」

今年將是她們中學的最後一年,誰能抓住無憾無悔的中學排球之旅?(黃寶瑩攝)

對於選擇努力認真對待業餘運動的中學生們,除了進步、熱誠,排球也有較「現實」的張力。「高中才知道,原本排球或能幫助入大學,即使自己成績未算突出,都有機會升讀大學。」黃詠詩口中所說的幫助為各大學的「運動員獎學金計劃」,好讓運動表現列入評核條件當中。

對排球想像依然,「可以一直打下去」、「工作後也能兼顧」,大概她們想着這些事。(黃寶瑩攝)
+10

站在排球生涯比較前的開端看末段,說不出什麼具體的未來也正常。惟青春少艾對排球想像依然,「可以一直打下去」、「工作後也能兼顧」;事實,反之要更認真對待,在業餘運動裏才不枉過。

問及她們的排球生涯會否有完結的一天,她們各有答案。

或許是出來工作吧,畢竟全職工作後都沒有那麼多時間打球。
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 黃詠詩
沒有想過自己的排球生涯何時完結,可能是傷到再也不能打球吧。
迦密聖道中學 謝麗霖
未來的自己可能是一個在街上打排球的婆婆。
啟新書院 戴學琳
能夠打到多久就打多久。
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 陳凱瑤
要一班仍是中學生的排球女將想像未來,或許有點遠。(黃寶瑩攝)
她們私下都是港少隊友,一早已經認識彼此。(黃寶瑩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