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最佳」新人拿迪菲投威廉士圓F1夢 複製前輩史杜爾之路

撰文:趙子晉
出版:更新:

成功當然需要苦幹,不過在一級方程式(F1)的世界,「父幹」亦同樣重要。
由時裝業起家,加拿大億萬富翁之子史杜爾(Lance Stroll),在2017年加入F1隨即登上頒獎台,證明自己的能力。
3年後,同樣來自加拿大的「富二代」,擁有伊朗裔血統的應屆F2總亞軍––拿迪菲(Nicholas Latifi),成為今年F1的唯一新人,但已有不少聲音認為他「未夠班」,他能否複製同鄉前輩,站上頒獎台證明自己呢?

全新一年F1賽季,並不如上季3位F2冠、亞、季軍攜手「升班」,只有伊朗加拿大混血兒拿迪菲是全新面孔。現年24歲的拿迪菲,今年取代古碧沙的位置,與佐治羅素(George Russell)一同為威廉士效力。

拿迪菲在2012年開展其賽車生涯,曾出戰F3歐洲錦標賽及雷諾3.5方程式等系列賽,而他在2016年全年參加二級方程式錦標賽(F2,前身為GP2系列賽),並多次站上頒獎台,但昔日不少對手如陸克萊、加斯利、艾邦等亦早一步轉戰F1。拿迪菲在去年F2奪得4站冠軍,最終以總亞軍完成全季賽事。拿迪菲在出戰F2期間,曾經分別成為雷諾及Racing Point的試車手,終在2020年一圓F1夢。

拿迪菲在去年F2贏得4個分站,結果以總亞軍的成績完成賽事。(Twitter截圖)

延伸閱讀:由小型賽事鬥到F1 韋斯達賓與奧干多年的恩怨情仇

靠強大背景贏F1席位? 前F1車手批死「未夠班」

威廉士看中拿迪菲背後強大的「後盾」,使他終於成為F1車手,拿迪菲父親是加拿大著名的食品公司Sofina Foods Inc.主席米高拿迪菲(Michael Latifi),而他亦為車隊帶來其食品公司及加拿大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Canada)的贊助,亦是他贏得一席的因素之一。在拿迪菲加盟威廉士前,一度傳出他與麥拿侖「無限接近」,事關他父親的投資公司早年向麥拿侖注入2億英鎊資金,但麥拿侖的行政總裁布朗(Zak Brown)否認傳聞。

當然,外界依然認為拿迪菲是以「父幹」為他贏得F1的一個位置,前F1車手雲達加特(Giedo van der Garde)直言拿迪菲並不具備駕駛F1的質素,更指他是因為威廉士車隊需要維持車隊運作,才被迫給予他一個車手位置。

拿迪菲終於一圓F1夢,未知他能否複製前輩史杜爾當年的戰績。(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拿迪菲父親的公司Sofina當然是威廉士的贊助之一。(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若果車手自身實力不足,他的背景夠雄厚的話,絕對不難在F1找到一席位,而這個現象在F1十分常見,而Racing Point車手史杜爾(Lance Stroll)正是代表人物。

「父幹」十足的史杜爾,父親是加拿大億萬富翁羅倫斯史杜爾(Lawrence Stroll),由時裝生意起家的羅倫斯史杜爾,根據《福布斯》在今年2月統計,他擁有2.6億的身家淨值,2019年世界富豪排行榜列877位。

為加拿大食品公司主席之子,拿迪菲為威廉士車隊帶來不少贊助。(Twitter截圖)

F1 2020年車手一覽(按圖放大)

+15
史杜爾現時是RacingPoint車隊的其中一名車手。(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F1全新賽季賽程(按圖放大)

以金錢為兒子F1夢開路 史杜爾新人賽季登頒獎台

「有錢確實是任性」,史杜爾由2017年同樣效力威廉士開展F1生涯,並在首年的阿塞拜疆站登上頒獎台,勇奪季軍。史杜爾在2018年離開威廉士,父親為了讓兒子在F1有更好的發展,在2018年投資當時財困的印度力量(Force India),其後成為車隊老闆,而小史杜爾亦順理其章地加盟。羅倫斯在今年1月向Aston Martin注資1.82億英鎊,Racing Point將於來季易名為Aston Martin出戰F1。

拿迪菲與史杜爾兩名加拿大車手的背景相似,同樣來自加拿大,威廉士亦是二人首支效力的車隊,未知拿迪菲能否複製史杜爾的新人賽季,站上頒獎台反擊一切批評聲音。

羅倫斯史杜爾為兒子購入車隊,協助兒子在F1的發展。(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史杜爾在新人賽季曾經在阿塞拜彊站踏上頒獎台。(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