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高美斯】戰亂成長的鬥士 「我不是旅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山樓,一個外國旅客最愛來港打卡的地方,連《變形金剛4》亦專誠到此取景。

南華,近年外援球員出出入入的球會,由麥比連、寶馬、保耶,都似是旅客般風塵僕僕。

今年夏天由同胞保贊推薦、班主張廣勇親自簽入南華的塞爾維亞中鋒高美斯(Nikola Komazec),4場正式比賽入4球,表現「對辦」亦是近年最具質素的外援前鋒。這位在戰亂中成長的戰士拒絕「輕輕的來、輕輕的走」,豪言「我來就是要贏得很多個錦標」。

攝影:羅君豪

一身黑衣墨鏡站在海山樓下,高美斯似是個小巨人般控球。

在這種環境長大下,塞爾維亞人都磨練出堅強的意志,從不輕易向人低頭;在場上你可以見到我們永不放棄、心理質素極佳。自出生起,我們未學技術便先學其精神。
高美斯 南華前鋒

戰亂中成長 磨練場上爭勝決心

站在海山樓拍攝,高美斯的「高」和「美」表露無遺,型格得來略見戰鬥民族的霸氣。「有看過我們國家隊比賽,便知道塞爾維亞球員就像戰士般充滿鬥志,這亦與我們成長的環境有關:我小時候經歷內戰,國家四處都很混亂,亦分裂成很多部分,炸彈隨時在家園出現,生活艱苦,無論是日常飲食或經濟都受到很大考驗,今天不知明天事。」環境驅使人進步,久而久之亦影響了他們足球文化:「在這種環境長大下,塞爾維亞人都磨練出堅強的意志,從不輕易向人低頭;在場上你可以見到我們永不放棄、心理質素極佳。自出生起,我們未學技術便先學其精神。」

10月2日(周日) 17︰30 南華VS東方龍獅 旺角大球場

說高美斯為自信男亦不為過,每每埋位拍攝他都自然地「chok」出不同表情,似是專業模特兒一樣。

首次上陣入4球 打破國內班霸最年輕上陣紀錄

生於亂世,高美斯又是否想改變命運,而努力踢波衝出國際?「你踢得愈好,便愈有機會外闖出國效力,收入自然會更好,但這並非我當足球員的原因。」或許是巧合,足球選擇了高美斯:「當時我家鄉最受歡迎的運動便是足球和籃球。讀書時同學都在踢波,見到我便問『你不去踢波嗎』,結果我每天都跟着人在踢。到7歲我便加入家鄉球隊FK Crvenka受訓,結果首場比賽便攻入4球,但當時我亦未想到會成為足球員。」

「12歲時,有球探看中我有潛質,便到我家中邀請我改踢國內班霸FK Hajduk Kula,當時那是塞爾維亞超級聯賽一支前5名的球隊,我亦開始由U12青年軍踢起,一步步晉級到為一隊上陣,不知不覺便刷新了球隊最年輕上陣紀錄,那時我只是16歲又7個月。由那一刻起,我便認真想想是否要以為終生事業;由出生開始,我都放足球在第一位,一直以來都為此而付出100%努力,現在踏上職業路亦不後悔。」堅持一項興趣20年,說易行難,原來亦與其家人有所關係。

高美斯自言喜愛接觸大自然,訪問時對香港傳統舊樓、天橋及電車都很有興趣。

繼承父親拳手身型、藝術家氣質

「其實我身材似媽媽,算是矮小。」平時在港比賽高人一等、步大力雄的高美斯認真地說:「我父親是個職業拳手,屬中量級、80公斤以下的參賽者,他生涯大約打了200場拳賽吧,在塞爾維亞中亦算薄有名氣。可能自小已看見父親每天訓練5至6小時亦面不改容,我亦被他感染,足球場上訓練、比賽都較別人付出更多。」繼承了父親的強悍,高美斯拍照擺「pose」時盡顯威風,在路邊、電車站旁拍攝更如模特兒般自然,「父親退役後閒時便為人畫個人肖像,算得上半個藝術家」,難怪高美斯亦自然地「chok」起來。

這個穿着黑色貼身長褲的巨人,由外國旅客來港打卡熱點海山樓拍照,到電車站至舊式天橋都深感興趣,恍惚是來港數天購物的「真旅客」。這位塞爾維亞前鋒出道至今,踢過塞爾維亞、挪威、韓國、泰國、斯洛文尼亞等勁旅,28歲便走遍世界各地,好像真是遊客般環遊全世界。「我很享受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讓我眼界大開」,在各大聯賽贏得各個錦標,高美斯亦有失意之時:「韓國球員十分專業,但當時(釜山偶像)教練都愛用本土球員,你要爭取上陣便得由下而上去拚鬥,但我卻被安排到不擅長的位置,那半年的確很難捱。」這便是職業球員的殘忍之處,教練有自己的部署,高美斯亦安然接受。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場上凶恨,場下拍攝時高美斯不只有講有笑,亦自動波擺「pose」。

2012年鬥歐霸盃熱刺拉素最輝煌

有悲亦有喜,2012年高美斯加盟斯洛文尼亞甲組聯賽勁旅馬里博爾,絕對是他人生最高峰:「那是我足球生涯最輝煌的日子,當年我和球隊贏得三冠王(高美斯該季共上陣21次入3球),球隊亦殺入歐聯外圍賽第3圈,只是不敵薩格勒布戴拿模而無緣出戰歐聯分組賽。但想不到跌落歐霸盃會遇上熱刺、拉素及彭拿典奈高斯等球隊;我永遠都記得次回合作客熱刺後備上陣,感覺一生難忘。」

曾與加里夫巴利及簡達華等大國腳較技,何以高美斯又會來到香港這種小聯賽踢波?「這就是足球,你永遠不知道明日發生什麼事。今夏我有不少歐洲的邀請,但我選擇了南華的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基士文。」在高美斯,甚至整個塞爾維亞人民心中,曾效力英超車路士的基士文便是英雄:「他是塞爾維亞史上最偉大的前鋒,記得他在南華效力期間,我不時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新聞,亦令我知道南華是香港其中一間最大的球會。過去球隊都可以闖入亞協盃淘汰賽,更令我覺得來港可以拿到更多冠軍,這亦是我主要目標。」

在他右手上3個紋身是塞爾維文,由上至下代表了他的家人姐姐、父親和母親。

今天我在挪威是零下十度,明天出發到泰國報到便是三十度高溫,現在來到香港又熱又焗,透不過氣才是最大難題。
高美斯 南華前鋒

Believe in yourself──堅信自己每個抉擇

身上有着其座右銘「Believe in yourself」的紋身,自信從來不是高美斯所缺乏的形容詞:「過去我不停轉會,有的是尋求更大挑戰,有的是天氣和食物不慣,但我從不覺得自己僅僅是名旅客。我是專業足球員,到了世界各地比賽或生活不但受人尊重、結識了不少朋友,但同時亦要承受不同後果;如今天我在挪威是零下十度,明天出發到泰國報到便是三十度高溫,現在來到香港又熱又焗,透不過氣才是最大難題。一方面我很享受不同文化帶給我的衝擊,另一方面要我適應這種生活亦很困難,但我相信自己每一個決定,無論是好是壞,對我而言都有得著。」

對球迷而言他們或許只是過客,但對外援而言,每一次轉會都是個挑戰。「我還有10年的職業生涯,但現在我都十分肯定自己會留在足球界發展,可能是突練或球探,未來的事又有誰知道呢?」

10年或許遙不可及,唯獨最勇敢的戰士才可堅持最初的信念。

他是南華前鋒高美斯,他不是來香港旅遊的外援。

外表冷漠,其實高美斯表情多多,訪問不時與記者說笑及作小動作。

高美斯(右)與同鄉保贊(左)感情最要好,兩人早在塞爾維亞超級聯賽已經多次交手,但原來到白了香港兩人才正式成為朋友,現在訓練或休閒時更形影不離。

對高美斯作為足球員的第一身感覺便是專業,記得在亞協盃8強次回合後,他主動和保贊在第二日到泳池作伸展及恢復訓練,態度值得人尊重。

南華一眾好手中,高美斯(中)認為艾華(左三)是最強的球員,其後便是陳肇麒和賴恩格菲斯。

高美斯(中)多次為南華入波,其左腳極具威脅。(資料圖片)

高美斯自信滿滿地向記者說,「我來南華便是要捧走錦標」。

(01美術製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