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曾昭達】27歲少帥 港超最年輕 換身份貢獻港足

曾昭達以27歲之齡擔任元朗的主帥,他認為與球員打成一片是個適合方法。(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7歲,是很多球員的黃金階段。

偏偏曾昭達卻於這個年紀轉任元朗的主教練,成為港超最年輕的少帥。

到底這是時代做成的難得機會?還是千禧一代港將足球路尤其艱辛的引證?

他自己都說不清。

他只知道,由球員轉變為主帥,一樣都可以貢獻本地球壇。

達仔不喜歡「高高在上」的教練風格,事實上他與隊中很多球員都年齡相近,訓練時打成一片,形成今季元朗「兄弟班」的獨特氣氛。(鍾偉德攝)

有時候我都會想念球員的身份,當教練的壓力比球員實在大很多,現在經常要思考、擔心的事一定比自己在場上踢更多;當然,我亦不會為不再上場比賽感到可惜,始終我現在擁有的是一個更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只是暫時放下足球員的角色而已。
曾昭達——九巴元朗主教練

近年來足球世界愈見年輕化,而且年輕早熟的不單只有球員,及至「少帥」在球壇中亦愈來愈常見。例如上季東方(今季易名東方龍獅)委任當時只得27歲的陳婉婷為主教練,牛丸後來更成為足球歷史上首位帶領男子職業球會奪得聯賽冠軍的女帥,成為一時佳話。

上個球季結束,由於元朗前任主教練馮凱文帶同一班「子弟兵」轉投理文流浪,令球隊陣容大地震,新球季近半球員皆為新加盟,會方籍此機會銳意年輕化,不少新球員包括羅振庭、余煒廉、姚浩明、劉浩霖和顏樂楓等,皆為23歲以下的小港腳,整支球隊平均年齡亦只有25.5歲。誰知元朗的年輕化竟然會做得如此徹底,及至新上任的主教練,也是今年只有27歲的曾昭達,今季港超再添一名「少帥」。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由17、18歲純粹希望為自己球場表現帶來突破而考取D級教練牌,達仔從未刻意為及早轉型作教練鋪路,只是作為退役後繼續貢獻球圈的準備。(鍾偉德攝)

兄弟班氣氛濃厚 球員更拚命

作為一支中型球會,九巴元朗在新球季擁有不俗開局,先有聯賽第一輪主場6:2狂轟升班馬港會,成為球季至今的最大比數;本星期再以後來居上之勢,2:2守和爭標級別的「千萬大軍」香港飛馬;聯賽唯一敗仗,亦只是面對奪標大熱門傑志時堅守到88分鐘才失球,對曾昭達這名首次執教職業球會的少帥來說成績已有交代。

對於陣中很多球員,包括隊長法比奧和原有主力陳衍光、葉子俊等都比他年長,問及他如何取信於這些經驗豐富的球員,「幸好我跟陣中原有球員上季都是隊友,大家本身已是朋友關係,溝通上沒有太大難題。而且我認為權威並不是帶領球隊的唯一方法,相比之下我更重視球員間的溝通,當我發現問題,就會跟球員一同談論,令大家都明白問題的成因並取得改善的共識。從來我都希望做一個Leader,而不是一個Boss,尤其是上場比賽的始終都是球員本身,能夠令球員願意接受自己的一套上場搏盡,就是有用管理方法。」曾昭達說。

沒有傳統教練的負擔與架子,球隊內很容易便能形成不分上下的「兄弟班」氛圍,就好像你我兒時踢學界般,為了不令球員「兄弟」失望而激發出互相守望的堅毅意志,或許就是任命少帥所帶來與別不同的好處,元朗開季至今「場場搏盡」的表現已經說明了這點。

即是紅褲子出身,亦擁有富豐的管理和教練知識,達仔作為一支職業球隊的教練初哥,開季卻已為「新埋班」的元朗帶來不俗成績。(鍾偉德攝)

成長於港足冰河期 與「歐沖」同代

要認知達仔作為一個主教練到底有多年輕,可以從了解他同一代有什麼球員得到具體的比較。1989年出生的他,青年階段成長於港足冰河時代中期,球會青訓幾近停頓,卻由足總負起有限青訓工作的千禧年初。故當時按年齡編入了「香港09」的曾昭達,與最近重召入港隊初選名單的歐陽耀沖、東方龍獅主力後衛曾錦濤和流浪中場葉頌朗等幾位正值當打的球員,由U13開始已在同一球隊長期集訓,作為應付09年東亞運而重點培訓的青訓產品。

「看見其他前隊友依然為球場上的榮譽打拼,自己卻早早轉型為教練,會不會感到可惜?」

「其實我一早已了解到自己的球技不及幾位隊友突出,當初考教練牌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希望補救自己的球賽『閱讀能力』。加上當時球市不及現在般有起色,令我早已決定即使繼續踢波,也不能放棄學業,然後足球方面則隨遇而安。」曾昭達說。

會考有20分的達仔,本身學業成績不俗,最後亦如願入讀了城大會計系。在學其間以兼職形式效力過東方和公民,畢業之後則分別以職業球員身份,效力過南區和屯門,但球員事業始終如他所言未見突出,事業的高峰已經是12/13年南區取得聯賽第4名的球季中取得較多出場機會。於是他在2014巴西世界盃期間到當地放了一個月長假以後,便決定不勉強地找支超聯球會求落班,轉投半職業的油尖旺,一邊角逐甲組聯賽,另一邊則出任太陽飛馬U18、U13梯隊及幾支校隊教練的教練,退一步後反而令達仔漸漸明白,教練工作早已成為他對待足球的另一種滿足感來源,亦許是時候轉換一個身份,繼續在心愛的足球事業上發展。即使上季再次回復職業球員身份效力元朗,他卻在憧憬一個執掌職業球會的機會。

達仔(右)年紀輕輕,但已經擁有近9年的教練經驗,今季帶元朗取得不錯成績亦要多得背後球迷支持。(梁鵬威攝)

無心插柳開展教練路

雖然只有27歲,是港超聯中最年輕的主教練,但其實擁有亞洲足協B級教練資格的達仔已經有近9年的教練經驗。早在他18歲時便已經拿着D級教練的牌照回到母校賽馬會體藝中學校隊任教,期間亦曾經作為沙體女足主教練達3年之久,連東方主教練陳婉婷當時也是達仔麾下的球員,令他基本上自成年以後,足球生涯都同時兼顧教練與球員兩個身份。然而真正喜歡足球的人都一定會明白,要享受足球的快樂,其實還是需要親身落場較勁才能體會,因此即使早已「踏了半隻腳」進入教練界別,但直至上季馮sir離任,元朗會方竟然向他提出接任邀請前,總是未曾出現一個足以令達仔完全放下球員身份的誘因。

「我從來都沒有刻意鋪排教練這條路,因為我一直都很享受當足球員的感覺。但當我收到球會向我發出接任主教練的邀請時,雖然十分緊張,亦明白這次改變之後,或許再沒法回復職業球員身份,但要知道香港的職業球會數目不多,而每一支球隊亦只會有一個主教練,能夠成為其中之一,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因此我很快便決定接受這個挑戰。」曾昭達說。

即是紅褲子出身,亦擁有富豐的管理和教練知識,達仔作為一支職業球隊的教練初哥,開季卻已為「新埋班」的元朗(藍衣)帶來不俗成績,周末剛賽和了實力不俗的香港飛馬。(梁鵬威攝)

經常滿腦子充斥球隊事務

接任近兩個月,達仔完全明白到執教職業球會跟以往的青年軍完全是兩回事,後者相對較不重成績,更重要是幫助年輕球員的成長。但職業球隊卻不同,交不出成績,便可能要面對散班的危機,軍心動搖之下,要擔心和考驗的便不止單純球場上調兵遣將的功夫,都令這個新角色每作出任何決定之前,都必須承擔更大壓力和責任。即使達仔自問球隊成績暫時尚算不俗,球員和管理層亦對他顯現充足支持,依然令他滿腦子經常充斥球隊事務。然而只要達仔回想初出道之時,比起剛走出冰河時期百廢待興香港球壇,能夠從看不見出路亦堅持夢想到今日,其實一切煩惱又不算什麼。

「我們那一代球員成長於沒有球會青訓的年代,大量同期隊友都因為看不到發展足球的出路,未出道已選擇退出球圈。」

「如果讓你遲出生十年,今日才出道,你覺得你會作同樣的選擇嗎?」

達仔想了一想:「不會,我認為今天的香港球壇環境已有改善,年輕球員比十年前有更多選擇,也有更清晰的發展方向,跟我們一代的見步行步不同。如果可以再選擇,當前我會全力為職業球員的目標而拚搏。可惜現實沒有如果,只希望我換上教練身份後,日後能夠為本地球壇培訓出更多有條件一心一意投身職業足球的人才,都算是貢獻香港足球吧。」

如果遲10年出生,達仔未必會分時間同時向球員與教練雙向發展。但可以肯定,現今的決定,也是他對待足球夢想的延續。(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