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李志堅】回家大埔 盼率子弟兵寫童話結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踢波是學做人,那麼教踢波便像教仔一樣,連學員的父母親亦是溝通對象。和富大埔教練李志堅貴為首屆港超最佳教練,執教以來堅持起用年輕球員,球員實力和經驗不及外援,冒險的自然是球隊的成績和教練的前途。

知難而行,便是李志堅的執教之道。

攝影:吳鍾坤

堅sir的心思只得足球,教波對他而言其實是人的成長。

大埔廣福道為執教起點

有人喜用華人球員,有球隊以歸化兵為骨幹,人稱「堅sir」的李志堅卻愛以年輕球員擔大旗。對此堅sir否認鍾情幼齒:「門將我都會用外援保羅,巴西中場大衛拉菲爾更是球隊正選。我給機會年輕球員,不只是因為他們有能力爭取得到,亦因為我看着他們成長,清楚知道他們可以做得到什麼。」這位和富大埔主帥由率領港青以深水埗之名,一步一步由丙組踢上甲組,再轉戰港超香港飛馬到今季的和富大埔,連堅sir自己亦忘記教波教了多少年頭。「年份不太清楚,不過我記得一開始執教便在大埔廣福道球場,今季回來大埔,可以說是回家。」

堅sir與李嘉耀(左)合作多年,即使後者和其他球會傾合約亦沒有阻止,今季回到大埔可謂一起回到起點。

教學生難 留學生更難

與普通教練一樣,堅sir都是由踢區隊、丙組聯賽,到後來與朋友組織業餘聯賽,幫手擔任教練便開始入行,慢慢上教練班考牌。「最初便是麥當奴青訓,然後是大埔區幼苗遇上李嘉耀等人,那時他好像只得9歲,要問問才知道。」再問嘉耀,對方都說不記得何年那日,只因足球一早已佔據了堅sir的人生。「教波只是其次,最重要是勸家長讓兒子留在足球場上。」假如小學踢波出色,老師便往往會埋手叫學生們練田徑。要知道一個體能出色的小學生,在田徑學界賽事可以贏得多個獎牌:100米、200米及接力等;但要組一支小學足球隊,你便要最少11個「跑得」的學生,練足大半季才可爭奪一個獎牌,學校自然不會那麼重視足球。

在大埔隊內正選競爭一樣激烈,堅sir直言對每位球員都坦白其角色定位。

「成本太高,家長和學生都不願花太多時間去苦練,要搞青訓,首先便要令家長相信你,讓子女留在你身邊不會學壞之餘又會成長才最重要。」一班「堅家軍」羅港威、李嘉耀、梁冠聰、黃威及劉卓軒等球員聚首一堂,十多年來看着他們成長,有些踢上大港腳、大球會,有些還跟隨堅sir過檔大埔,各自各精彩。「我當然想他們獨當一面,好像方栢倫已在飛馬穩佔正選,又入選港隊東亞盃大軍名單,我自然高興。我沒有強留他們在身邊,都跟了那麼多年,自己應該知道在足球場上的定位,外面人工可能會多近萬元,但留在這裏卻有一定出場機會,都是自己的選擇,我亦和他們坦白。」

練完波、比賽完,全隊一起吃飯是堅sir多年傳統。

細數子弟兵 劉卓軒最可惜 梁冠聰有鬥心

話雖如此,要培育出一個未來之星絕非易事,何況是曾培育出「八小福」之稱的球場老竇:「好像李家豪有假波案纏身,我當然希望他平安無事;如劉卓軒潛質甚好,首次踢頂級聯賽便入選港隊,太早離開後又甚少出場機會,白白浪費了青春;最有鬥心便要數梁冠聰,他很清楚自己轉身慢,便不斷改善個人弱點。」生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堅sir一談起弟子兵便滔滔不絕,甚至照顧無微:「黃威和陳俊樂同一年斷腳,前者更差點無法再踢波,我便在身邊告訴他今次傷勢會有什麼可能性,陪他一起復健及重新建立起自信,最重要是和他面對所有會發生的可能。」這便是堅sir的執教方法,似是教練,為球員未來事業發展憂心;似父親,與球員交心坦白,一起面對難關。

眾多子弟兵,梁冠聰(右)表現最有鬥心,今季傳中助攻亦有一手。(曾柏熊攝)

做一個模型,旁人說那邊高一點、加少少紅色等是很簡單;但如果你要由零開始,便很困難。
李志堅

無悔教飛馬 照顧班主為工作需求

對着球員堅sir要他們清楚自己定位,但心入面自己對教練一職又有什麼要求?港隊教練?教球會班霸?

「我又真的沒想過。」

好,那直接點問問堅sir對上季教飛馬有什麼看法。

「其實班主出了錢,自然想有成績,有話事權。做教練在簽約前已經知道要和老闆交待,這是教練的責任。當時我剛打入菁英盃決賽,奇雲邦特便空降下來,自然不可以有半點怨言。我們只是港超聯賽,在他心中可能不值一提,根本就是屈就。」對方踢過又教過英超,見識遠勝自己,堅sir自然佩服對方,今季奇雲邦特又再來港接手飛馬,堅sir卻有如此評價:「做一個模型,旁人說那邊高一點、加少少紅色等是很簡單;但如果你要由零開始,便很困難。」

問堅sir大埔有什麼常到之處,他居然答:「車房。」平時教波太忙,堅sir只餘下洗車時間是留在大埔。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和這班子弟兵贏得聯賽冠軍,應該都幾型。
李志堅

出走飛馬,來到區隊大埔,堅sir反而覺得情況一切都漸好:「我已經住在黃宜拗20多年,近年教波除了操練和比賽,又要入場觀看對手探軍情,球隊又會有其他公關活動,令我沒有時間陪伴家人,現在於大埔練波、大埔比賽反而更方便。」全心投入在足球上,只為實現一個如電影般的夢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和這班子弟兵贏得聯賽冠軍,應該都幾型。」從2012年執教練橫濱FC(香港)起,這幾年李志堅帶着子弟兵踢過YFC澳滌、香港飛馬,到今天的和富大埔,這樣的飄泊,或許訴說出堅sir要在作風現實的本地球圈裏實現夢想,說易行難。

中秋時,大埔球員都會聚首球會中心BBQ,盡顯區隊的親切感。

「最重要是包裝,外國睇波、香港七人欖球賽都像個party,吸引到少女,自然吸引到男士邀約入場。」想不到堅sir添上白髮,思想卻如此開明:「港隊比賽多人看,很大原因是撐港隊夠型,如果只得老人家入場,聯賽又怎會有新氣?」

上周六,和富大埔鬥理文流浪,在兩人被逐下由「堅家軍」的馮慶燁一球絕殺對手令人大跌眼鏡,時代終究是要年輕人接手;堅sir追求的電影般團圓結局正等着上演。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