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黃永棋】林丹殺手成熟時 跌過就不怕痛 踏實爬起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個界別,總有些名字街知巷聞。

但有些人,名字不響,做的事情亦不普遍;香港體壇裏,亦一樣,但他們不是不存在。

這些名字,卻值得香港人一一記住。

圖:林振東

我等一個機會。機會一定有,看你如何把握,我信,我信機會一定會來。
香港羽毛球手 黃永棋

上一次跟黃永棋做專訪,已是2012年倫敦奧運前。那時,他父母經營的華苑印尼餐廳,依然在觀塘物華街營業;那時,他是個21歲的小伙子,吃着街頭小食,笑容純真帶點稚氣;那時,他是香港第一代林丹殺手;那時,他是準奧運參賽者。

「4年,經歷太多。」

觀塘變天了,父母退休了。香港羽毛球隊裏,黃永棋不再是「一哥」,別人眼中的「林丹殺手」,只有伍家朗;他的笑容稚氣不再,反而多了一點穩重,身邊更有「準黃太」兼女隊隊友陳祉嘉。

「我容易『諗埋一邊』,又經常『收埋』不快情緒,她總有辦法逼我講,適當時候敲醒我,沒有她,我走不出低潮。」男生面對困難,大都不願開口。

「他太喜歡發夢,不設實際,我會一句『算罷啦』叫醒他。倒是他有情緒時,我會逼他講、逼他面對,就算現實有多難受,都要接受。」陳祉嘉自言是理性的人,最好應付黃永棋的感性。

所以,黃永棋才會在失落里約奧運後大爆發,先於韓國公開賽擊敗中國的田厚威殺入4強,在丹麥超級賽也是8強分子。

因傷緣盡亞運單打 運動生涯谷底

當我們記住香港羽毛球隊有伍家朗這個「林丹殺手」,其實早在2011年,黃永棋已於丹麥超級賽把當時如日中天的「超級丹」殺個措手不及,之後如願取得倫敦奧運入場券,殺入16強予人驚喜,他更豪言4年後要爭獎牌。可是,翌年東亞運後他手部肌腱撕裂,卻因為要保住排名積分出戰2014仁川亞運,不住比賽,傷情反反覆覆,最終連亞運單打資格都不保,只能隨隊友出戰團體賽。

「我當時是羽毛球隊的焦點,記者報道我,我成績又好,於是覺得自己『好得』。現在看來,當時其實未具備真正實力,甚至有點飄飄然,直到受傷了,愈打愈沉,我接受不到自己跌下來,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作為港隊一號,參加亞運卻打不了單打,對黃永棋而言是沉重打擊,甚至比緣盡今年夏天的里約奧運更難受,「當屆亞運我一心衝着男單獎牌而去」。

失望源自現實與預期的落差,尤其黃永棋是個天馬行空的人,例如他會想像自己當醫生,但明明讀到中三就轉當全職球員了,讀書時最差的也是理科科目;他又幻想自己贏了大賽,賽後被人群簇擁,像個球場巨星。但他強調:「關於球場上的,不是幻想,是目標,問題是你要一步一步做好。」

如何一步步做好,是他沒經歷低潮也沒能感受的事。回想亞運前受傷的日子,練不好,有一段時間甚至因為太痛要「全唞」,黃永棋於是躲在房間裏打機,「有點自暴自棄」。即使後來傷癒,也因為未回復佳態而掙扎,打不好又懷疑自己,結果港隊「4人爭1位」的奧運入場券爭奪戰中,黃永棋落後於隊友,當伍家朗彷彿複製黃永棋的成名路,在奧運前一年擊敗林丹然後如願登上奧運列車,黃永棋只能當觀眾,為隊友打氣。

「去不到奧運,反而沒亞運時難受,可能到了那一刻,我知道一個4年周期正式完了,什麼都塵埃落定,所有事情洗牌再來。當時我才真正明白,想突破,首先是改變心態,莫論比賽遇上困難的心態,還是做人的心態。以前年少氣盛,現在人大了,明白踏實是什麼感覺,就是一步一步來,要穩定。」

毋懼與伍家朗競爭 「連隊友都驚如何比賽」

提起伍家朗,斗膽問黃永棋如何看待兩人之間的競爭,而且碰巧兩人都是所謂「林丹殺手」。他直言:「伍家朗的確給我壓力,但大家一定要面對,如果連隊友都驚,如何擊敗其他對手?而且伍家朗跟我是良性競爭,一支健康的隊伍裏,必須存在。」相信這就是黃永棋「好努力好努力」的成果。以前的他,面對困難豈能如此沉着應戰?需知道,里約奧運期間,這個觀眾不止當看客,他每天走到訓練場,當作自己正在比賽,落後對手10分,為自己添點壓力,然後習慣用新思維解決難題,「技術可以苦練100次、1000次,改變思維才最難,一定要讓自己習慣,否則又走回頭路,始終事實告訴我,舊路行不通,我一定要改變」。

有跑馬拉松的前輩曾經勸勉,「一帆風順的人生,不是好事」,在黃永棋甚至陳祉嘉眼中亦然,陳祉嘉說得坦白:「沒跌過,沒有現在的他。」現在的黃永棋就是,跌了,不怕痛,踏實地一步步爬起來;對於世界前5的目標,他說,不應幻想出來,是做出來。「我等一個機會。機會一定有,看你如何把握,我信,我信機會一定會來。」今晚展開的香港超級賽男單賽事,可會是個機會,讓我們記住黃永棋這個名字?我信,香港人定有一天記住這個名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