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米高堪士】自知難擔主角 退一步圓足球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時候單靠努力亦未必可以成功,或多或少還要講求天分和運氣。在足球隊中,打得進一隊的可能有20多人,正選的只有11人,再細分每場比賽,主角可能只有一個。

但那個人未必一定是你。

港會前鋒米高堪士(Michael Hampshire)早在2007年加盟東方,在季尾上陣一場後便毅然到英國升讀大學,回港後腳踏實地任職國際學校的體育文職工作,再以工餘時間踢港超聯賽。

沒有以全職球員為目標,全因米高有自知之明,天分及不上別人,退一步以享受足球心態為副業,或許更海闊天空。

攝影:陳焯煇

米高有一份穩定工作,天分又不及別人,勉強踢全職,不如以享受足球為樂。

港會作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足球會之一,今年正是130周年會慶,過去以業餘性質參賽亦曾多次在頂級聯賽中打滾。去季港會於港甲排名第2,首次升上港超聯賽,修改憲章後以100萬班費出戰職業聯賽,半季過去成績未如理想,只曾在聯賽以3:2反勝標準灝天,但仍敬陪末席,球員正職多為投資銀行、會計高層,業餘踢波下每周只能有3晚練波,比賽與工作間的恢復時間短,表現自然和全職球隊有一定距離。

令人跌眼鏡的是,射手榜上居然出現了港會前鋒米高的名字,他更曾短暫位列首位,今季他9場聯賽攻入4球,要知道港會全季只創造出47次機會,支援如此缺乏下還可以有4個入球,更顯米高把握能力不俗。

有時你在對的時間選上對的人,好事便接踵而來。
米高堪士

場上米高高人一等,又是少有的靈活有腳法的球員,其把握力相當不錯。

中學讀西島書院 曾稱霸港九區學界

這名英國與法國的混血兒出生於倫敦,3歲便在家鄉的球會上足球興趣班,6歲和家人移居香港後接觸過不少運動如網球、田徑等,到了11歲進入了香港足球學院後便全心全意練波,18歲回英國升讀大學,4年前回港發展,自問已經是個香港球員:「我在這裏生活了16年,工作、朋友和女友都在香港認識,一早已當自己是香港人。」這個「香港鬼仔」身高6呎2吋,一頭金髮加上健壯身材,是少數有突破能力及射門觸覺的港會球員。

Michael在2007年時贏得港九區學界冠軍。(受訪者提供)

「我承認每個小孩,都是立志成為職業足球員。」米高笑說少年時的確有點天才波,在學界勇挫不少未來港超球星:「當年我就讀的西島學校是港九區的強隊,17歲時我和隊友一起在港九區學界擊敗過拔萃男書院等球隊奪冠,我更是球隊的神射手。」

年紀輕輕有身型,又有入球觸覺,米高如朝着職業足球員前進應有不錯發展,除非唔係。直到2007年精英賽便遇上人生首座高山,米高和隊友披荊斬棘下闖進決賽,對手為坐擁未來港超球員的楊賜麟、葉頌朗及黎耀昌的董之英紀念中學。西島學校在米高先頂入一球下連失7球,失落精英賽冠軍的同時,米高亦體會到足球夢與現實的距離有多大。

延伸閱讀︰

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Michael(下排左四)與一眾西島學校隊友。(圖片受訪者提供)

07年簽約東方 與法比奧亦師亦友

不過,精英賽出色的表現亦吸引了東方球探,米高便在2007至08年球季披上東方戰衣踢港甲,並季尾的聯賽上陣過30分鐘:「有時你在對的時間選上對的人,好事便接踵而來。我剛完成中學課程,又未考慮到升讀大學,家人支持便試試全職踢波一季。」當時隊友有還在元朗打滾的葉子俊、法比奧等人,米高指後者為球隊的大好人,當年已不時指點自己技術;由昔日學界平起平坐的對手,到現在遲人多步才踏入港超,嘆息、但並不後悔:「我天分不如人,在東方那季更讓我明白自己的極限,所以我便決定一季後升學。」

轉到曼徹斯特大學修讀體育管理,米高依然有踢大學的足球聯賽,2012年回到香港後,入職香港國際學校體育行政工作,負責所有校隊招攬教練、預約場地訓練及交通配套等文職,對於有人以為他是教師射手,他只好苦笑:「可能他們聽到我在學校工作便是老師吧。」

米高平時在辦公室對着電腦主要為校隊打點一切,有如各隊的經理人。

自言是簡東拿、曼聯球迷的米高,在辦公室上掛了曼聯球員訪港時的合照。

自問港會業餘但專業 跟足足總程序

在學校工作未必是老師,正如「業餘」球員亦未必不夠努力,否則又如何在港超擊敗過職業球隊?米高回港後由友人介紹加入了港會,4年來一直努力才升上港超,對於外界批評港會只是業餘不專業有另一種睇法:「我們一星期會練3至4課,我自己一周便會有5次健身,球會有自己的物理治療師、球場,每一個球員都是有合約受薪,每次比賽更會提早兩小時到球場,我想不到港會有什麼地方不符合足總要求。」的確,港會比部分球員只是開賽前半小時入場、甚至遲到更專業。

可是足球隊不只是競技賽事,還是聯繫社區、球員和區內民眾交流的大團體,在這方面港會似乎較為輸蝕:「球隊已6年未出戰頂級聯賽,在推廣或球迷會上自然不及別人。反過來看,球員有正職下,都用空餘時間加操和健身,為踢波和公司協調時間,甚至和家人解釋為何花如此多時間及帶他們入場,我想這亦是另一種足球融入社區的方式。」

走近泳池,攝影師希望拍攝水面反映的樣子時,米高主動為我們開燈,又問要不要跳入水池游泳,友善又幽默。

在英國及香港學法,米高感到兩地最大分別便是比賽的強度。英國有很多球會和球員,要踢正選便要有激烈的競爭。

夢想有時看似捉不到,其實只留待有準備的人。

和記者走過平日工作的學校每個角落,米高一邊說着自己足球的成長路,一邊回想起不同地方的所學所得,不變的,始終是希望享受足球的心態:「即使在世界各地,能夠成為足球員都值得驕傲,對我們而言亦是。」

那個曾經放棄了的童年夢想,現在居然可以在投身社會後再圓夢,難得更有志同道合的隊友一起堅持,米高對此心滿意足:「我不想改變現狀轉踢全職足球,我不是當主角的料子。」

有人在球場愛搶風頭、要當主角,亦有人深明自己角色定位默默付出,堅持着夢想的他們,一樣是可敬的足球員。

即使在世界各地,能夠成為足球員都值得驕傲,對我們而言亦是。
米高堪士

問米高平時會和銀行家、會計師的隊友有什麼話題,「都是足球吧」,難怪放工後都堅持踢比賽。

如果當日沒有在精英賽決賽被大炒,米高又會不會以足球為目標?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