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黎耀昌】倒戈南華踢走列卡度 懷才得遇

黎耀昌倒戈南華發揮出色,令人眼前一亮。(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起步比人遲,不代表最後一個衝線;同樣地,機會比人少,卻不一定沒有吐氣揚眉的一天。28歲的快翼黎耀昌,在一個月內由南華閒人、借到了理文流浪即成紅人,港超倒戈「少林寺」時更一扭三射入「埋齋」金球,落後下以兩入球一助攻,帶領球隊贏得今季首勝,還一腳將忽視他的前教練列卡度踢落助教。

有人說,現代社會沒有懷才不遇,阿昌似乎用行動來證明,只要有能力有鬥心,總會遇上顯示才華的良機。

攝影:陳嘉元

黎耀昌倒戈南華表現出眾,有球迷更把精華片段上載引來熱烈討論。

教練欠溝通 為張廣勇抱不平

訪問約在黎耀昌自小成長的東頭邨,阿昌更特意在小巴站帶路:「其實我不太懂得說話,你訪問我隨時冇料好寫。」沒有「gel頭」、平時新聞又不多、外表看似宅男的阿昌,平日生活亦愛打機,以為他沉厚寡言,但一講起南華近日將列卡度調回助教一職,阿昌在南華過去的不快便盡數吐出:「南華每一個人都對我很好,班主張廣勇對我更是愛護有加,見我沒有出場時便走到更衣室問我是否有傷,不時問我有什麼需要,唯一不滿便是列卡度的執教方式。」說到這裏,阿昌便為張博士平反:

張生很少干預排陣,我亦明白每位教練心裏都有自己一套想法,但最不滿是列卡度平日近乎無視我們一眾後備球員,基本的教練和球員溝通亦做不到,令我覺得完全不被尊重。
黎耀昌

南華遭借將黎耀昌(中)效力的理文流浪擊敗,黎耀昌取得2個入及1個助攻。(資料圖片)

只想證明自己 意外重獲球迷注意

在列卡度麾下,黎耀昌整季只獲派3次上陣,9月南華亞協盃出局後要減磅,助教顧錦輝便主動勸阿昌出外找機會:「那時流浪行政總馮嘉奇又力邀我加盟,不作他想下便答應了。」再次為流浪上陣,首場對東方後備入替便博得迪高兩黃一紅離場,倒戈南華又成贏波功臣,阿昌由昔日「齋坐」球員再次獲得球迷注意,他自己亦感到意外:「我當日特別想贏南華,同樣是外借球員,張峰(張健峰)冇得出但我就得,即是看不起我,覺得我不成威脅。所以那場比賽我跑足全場,就是不想被人睇死。」那場補時階段,黎耀昌半場一扭三帶到禁區頂再射入後全場球迷都為他而喝采,留下調動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列卡度斯人獨憔悴。

2號港隊波衫為阿昌在小六首次出戰國際賽的戰衣,旁為其小學全港學界比賽奪得最佳攻擊球員獎。(受訪者提供)

那一球,不只摑了南華一巴,更似是阿昌生涯再起步的轉捩點。
這一扭,不只扭轉外界對他「文員」的印象,亦助流浪扭轉頹勢、取得首勝。
只是這一步,對28歲的阿昌而言是否太遲?

與普通屋村仔一樣,黎耀昌自小已和鄰居一起踢波成長,由小學一二年級便在東頭邨的大空地穿起拖鞋,四處都當是足球場。漸漸長大後力氣大了,會一腳將皮球踢出街、撞到上落客的小巴和的士後,阿昌便走到對面彩東樓下的一個羽毛球場踢,那時阿昌剛好是小學五年班,亦是嶄露頭角的日子。

踢麥當勞青訓為不少人接觸足球的第一步,阿昌在小五參加了該計畫時獲選MVP。(受訪者提供)

「小五11歲時我參加了麥當勞青訓計劃,並獲選MVP。一年後我為伍華小學贏得全港學界第一,那時我記得和曾錦濤(東方後衛)是老對手,自己亦在賽事中被選中最佳攻擊球員,之後便入選小學學界代表隊,代表香港到澳門和東亞國家的小學踢國際賽,這是我首次代表香港隊比賽。」阿昌憶述。雖然那次比賽成績不算理想,但阿昌在小學時已經贏得一切榮譽,早已是香港的明日之星。

踢石鼓壟練球技 16歲投考流浪一擊即中

不過,與不少本地球員不同,阿昌沒有進入球會青年軍接受正規訓練,在中學時反而多在石鼓壟道球場和好友鬥波:「可能我自信心不足,中學時有教練、朋友甚至街場阿叔叫我報考青年軍,但我都不敢去報名。直至16歲時朋友在五人場街場勸我,指流浪當時最後一天招生,再不去就沒機會,於是在幾個朋友陪同下便去試腳,想不到第一次便一擊即中。」想不到在球場膽識過人、扭波逢人過人的阿昌居然如此內向,甚至覺得自己未夠班踢香港青年軍。

這個小小的「洞」,為阿昌在空地踢波時的「龍門」,他和朋友都以此為目標練射「罰球」。

直至16歲時我朋友在五人場街場勸我,指流浪當時最後一天招生,再不去就沒機會,於是在幾個朋友陪同下便去試腳,想不到第一次便一擊即中
黎耀昌

過去在東頭邨門外的「球場」,現已被清拆封鎖起來。

感激陳曉明楊正光教導

「17歲時陳曉明教練(現澳門足總技術總監)希望帶我去踢獅城盃,那時同期的有歐陽耀冲、曾錦濤為隊友,但練過一次波後覺得自己未夠班,便推掉代表香港青年軍。之後曾偉忠教練亦想帶我踢亞青盃,不過我亦沒有去。」最終阿昌比同期隊友較遲接受正規訓練,直至在流浪出道後,外借至天水圍飛馬遇上恩師開導。

「有一次對大埔球隊輸波,但我表現算不錯,時任教練陳曉明叫我繼續用心踢波,指我將來在每一支球隊都可以獨當一面,令我一直銘記於心。」
黎耀昌

陳曉明及後教曉阿昌不少走位、戰術執行及隊友配合的技巧,令他受益不淺。另一位恩師便是楊正光:「飛馬時代他對我說『你踢速度可以踢多少年?』,於是我便苦練其他進攻手段,現在左腳雖然射波不好,但傳球亦有一定功力。」

延伸閱讀︰港足日與夜第一季精選文章

石鼓壟道球場,便是阿昌中學時日扭夜扭的主場,一星期他踢足5日,輸了一場波便要再跟7、8隊,慢慢他和隊友便一直贏下去。

球員生涯一路以來浮浮沉沉,黎耀昌今年回到流浪再受重用,除了感激教練馮凱文的信任,自覺中小型球會才是自己的舞台:「踢南華時競爭大,不單有壓力,球隊主攻時對方多會泊大巴,作為翼鋒我扭完一個又遇一個防守球員。」來到流浪,馮Sir的戰術可說是為阿昌度身訂造:「流浪主打防守反擊及地面進攻,對手半場駐兵較少,我便有更多發揮速度和腳法的機會。班主(李文恩)又不時加碼獎金,因此我很想今季為球隊在盃賽賽事取得錦標,回報球隊對我的信任。」

從覺得自己是零的主動放棄,到成為球員後等了又等,黎耀昌到28歲總算遇上了黃金機會。在開賽閃電建功好,到補時階段才絕殺也好,最終獲勝才算贏家。何況,阿昌距離聽見自己職業生涯的完場哨笛聲,還遠吧?

彩東樓樓下的羽毛球場沒有羽毛球網,只得白線和童年踢波的回憶。

在旁的觀眾席亦有段故,不是阿昌和女友告白的地方,而是其隊友成功說服他參加流浪青年軍選拔的位置。

黎耀昌速度高,膽色過人,在流浪踢出近季代表作。

小六時阿昌和隊友一起贏得九北足球比賽冠軍。(受訪者提供)

銀牌8強賽程。(01美術製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