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頂級網球手難敵濕熱天氣退出 賽會今起推遲開波時間

撰文:顏銘輝
出版:更新:

球手成功爭取,賽會回應訴求!
東京奧運網球比賽會由今(29日)天起推遲開波時間,由早上11時改為下午3時起。東京天氣酷熱兼濕度高,眾網球手苦不堪言,西班牙女單球手巴多莎(Paula Badosa)打到中暑,要坐輪椅離場。男單的「一哥」及「二哥」祖高域(Novak Djokovic)及丹尼麥維迪夫(Daniil Medvedev)皆希望更改開波時間,其中麥維迪夫更試過在比賽中向裁判發脾氣,表示:「如果我死了,誰人負責?」

▶▶▶緊貼2020東京奧運 最新賽程及消息

來自俄羅斯的丹尼麥維迪夫在周三(28日)當地時間早上11時出戰男單第3圈,面對意大利的霍尼尼(Fabio Fognini)。雖然他以盤數2:1擊敗霍尼尼晉級,但他打得十分辛苦,比賽中兩度叫醫療暫停。當時氣溫約30度,濕度79%,據報體感溫度接近36度。裁判曾關心麥維迪夫,問他是否能夠繼續比賽。麥維迪夫有點發脾氣地說:「我能夠完成比賽,但我會死。如果我死了,誰人負責?」

【麥維迪夫熱到瞓地(按圖放大)】

麥維迪夫比賽中兩度叫醫療暫停,熱得要攤在地上休息。(美聯社)

麥維迪夫及祖高域都有要求賽會推遲開波時間,避開中午。ATP世界排名第1位的祖高域說:「我實在不明白,為何他們不安排比賽在……舉例說下午3時後舉行。我們還有7個小時可以比賽,場地是有燈的。你覺得自己的肩上有重擔,因為實在太熱及太濕,空氣彷彿凝固下來。你感覺不到自己,你會覺得雙腿很慢。」

麥維迪夫甚至呼籲比賽到晚上才舉行,他說:「比賽或者應該要在6時後舉行,球場明明有大量照明。」阿根廷球手舒華斯曼(Diego Schwartzman)亦說:「令人難以理解,為何要我們在中午40度之下比賽。我很憤怒。」

大坂直美主場爭金夢碎 落敗後未有前往訪問區

大坂直美成最後一棒火炬手 日本扮嘢大賽驚喜重現

祖高域滿頭大汗,要用冰袋降溫。(Getty Images)

在女單8強,西班牙的巴多莎對捷克的禾祖奧蘇娃(Marketa Vondrousova)首盤輸3:6,之後因中暑退賽。她未能步行離場,要坐住輪椅離開。巴多莎的教練表示,巴多莎最後兩球發球已經很慢,她沒有體力,而且感到頭暈。

在球手爭取後,國際網球協會終於回應,考慮過球手的健康及福祉後,他們更改賽程,由今日起所有賽事由下午3時起舉行。

【多名頂級網球手難敵濕熱天氣(按圖放大)】

在女單8強,西班牙的巴多莎因中暑退賽。(美聯社)

🥇▶️東京奧運港隊賽程,Mark定日子睇直播◀️🥇

+78

讀得又打得! 香港「學霸」運動員: (按圖放大)

+32

▶▶▶十個搜尋器關鍵字 看你必需知道的奧運十件事

▶▶▶頂級明星逐個捉 今屆不能錯過的沙場老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