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李慧詩|留過汗水 掉過眼淚 沒退路的奧運 車神不怕

撰文:李思詠
出版:更新:

▶▶▶緊貼2020東京奧運 最新賽程及消息

7月25日,出發東京前兩天,將軍澳香港單車館。

李慧詩正在橢圓形的賽道上高速衝刺。

教練與工作人員高聲叫喊,揚手頓足。

聽不明他們叫什麼,只知道那是激勵「女車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

車輪在木板賽道上高速飛馳,隆隆作響。衝完了,館內回復一片寂靜。

總教練沈金康趁空檔問我,其他香港運動員戰績如何。

那時還未出現張家朗和何詩蓓的一金兩銀。

「希望大家成績好,有獎牌,我們的壓力可以少一點。」

其實,全城還是期待李慧詩。

李慧詩。(余俊亮攝)
7月25日,李慧詩在香港單車館最後備戰。(余俊亮攝)

這兩年,關於她的聲音,多了、雜了。

她一度關閉Facebook專頁。

也好,耳根清淨。

畢竟她的日子已夠不容易,尤其這5年。

還記得5年前里約奧運,她在競輪賽次圈炒車,留下大面積皮外傷,之後於爭先賽8強不敵德國的禾高,獎牌夢碎。她哭了。

「我一直訓練自己,在睡不好的情況下都要盡全力去踩,傷口的痛,沒所謂,我忍到,但心好痛。」

其實,傷口的痛,是她每20分鐘就要施麻醉藥去忍。

心痛,更是夜深人靜之時,只能獨自承受。

傷口的痛,能忍,但心好痛。(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後來事過境遷,以為一切都會好。沒想到奧運後兩個月,她的教練「普普」普林俊在廣州猝逝。

每天跟自己一起生活、一起笑、一起捱、一起成功、一起失敗的人,一瞬間就消失了。

喪禮上,李慧詩跪地痛哭。

那是一道好不起來的傷疤。

但她不得不重整旗鼓。

2017年4月,普普離開之後的第一個世錦賽,正好在香港主場舉行,她拿了一面爭先賽銅牌。對她而言,是失望的。

「普教練離去對我影響太深遠,無人會理解我的難過,我想用點時間放下一些事。」

她開始避談東京奧運。

她想家,她想朋友。

她不想離鄉別井,她不想準備奧運。

2017下半年,她完成亞洲室內運動會之後宣布,暫不參加任何比賽。脫離單車生活,去了讀書,成為浸大人文及創作系學生。

女車神要退役?

幾個月後,她說:「還是做回自己吧。」

她回來了。

離開單車生活,想了幾個月,李慧詩回來了。(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2018年,她回歸單車隊,更兼當教練助理,一邊學習教練工作,一邊備戰雅加達亞運。不同的是,她多了女子短途隊友,不再單打獨鬥,李海恩、馬詠茹、李燕燕,單車隊的生活,不再孤單。

事實上,自她在里約奧運炒車後,外界一直在問,李慧詩還能嗎?

她用亞運2金1銀、以及2019世錦賽單屆兩件彩虹戰衣證明,世界是屬於強大的人。

2019年後的事,你我都知道——說的是她在爭先賽21個月不敗,說的是世界因為疫情變了樣,說的是東京奧運變成2020+1。

但她對於單車的堅執,還是老樣子。

李慧詩就是強大。(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今天,大抵是香港人對於東京奧運最期待一天。

李慧詩要登場了。

找回她5年前在里約奧運說過的。

「一直以來,為了一塊好想好想得到的奧運獎牌,出盡全力,感覺就是明明開盡了好多個引擎,但仍覺累。我是否去到盡頭了?是不是不可能了?然後,我撐過去了。」

她撐過去的人事物,比我們所知所想的都要多。

撐到今天,已沒退路。

但她不怕。

因為,走過入生裏艱難的五年,李慧詩就是強大。

東京奧運,壓軸出場,沒有退路,但李慧詩從來不怕。(資料圖片;黃永俊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