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大陸學者:最不希望韓國瑜贏的人恐怕在國民黨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剛剛落下帷幕不久的台灣總統大選中,現任總統、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以大幅度領先的票數,成功連任。現任高雄市長、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儘管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裏「韓流洶湧」,選前現場造勢火爆,但仍沒能創造奇蹟。

該怎樣看待此次台灣大選的結果?韓國瑜敗在什麼地方?國民黨應該反思和改變什麼?「香港01」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唐永紅。以下為採訪實錄第一篇(共兩篇)。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六大因素让“韩流”难成大气候

【台湾大选】蔡胜韩败 北京对台政策陷入窘境了吗

01:四年前的那次台灣大選,曾有判斷指:這不是民進黨的勝利,而是國民黨的潰敗。此次台灣大選,這一評論似乎依然適用。

唐永紅:總體上看,在2020年台灣大選中,蔡英文及民進黨主打的是基於統獨立場的「主權牌」、「美國牌」,韓國瑜及國民黨則主打的是基於經濟民生的「安全牌」、「有錢牌」。顯然,這場選戰主要就是經濟民生訴求者與政治主權訴求者之爭。

選戰中,國、民兩黨雙方都面臨各自的有利因素與不利因素。選舉過程中蔡英文及民進黨總體上有效掌控了選舉議題,有效掌握了選戰主戰場,呈現積極進攻態勢;韓國瑜及國民黨多數時候呈現被迫因應、拿香跟拜、被動挨打的狀態,未能充分利用有利因素,適當應對不利因素,未能有效掌控選舉議題,掌握選戰主戰場,最終敗選。

韓國瑜的主要支持力量在於不滿民生經濟現況而「起義」的庶民,以及對當局施政與改革不滿而反彈的群體。這是「韓流」得以形成的兩個主要因素,也是有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不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的兩個主要因素。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唐永紅。(網絡圖片)

但是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的因素更多。具體來說,有六大因素讓蔡英文勝選、韓國瑜敗走:

一是台灣社會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當前的台灣社會「藍小綠大」,「統小獨大」,「民強國弱」,民眾國家認同嚴重疏離,不願意統一而傾向獨立。民進黨在兩岸關係性質定位及發展取向上「政治正確」,獲得台灣多數民眾特別是年輕世代的認同與支持,進入「政治正確」的收穫期。

加之廣大庶民也只是「經濟覺醒」,尚未「政治覺醒」——台灣多數民眾尚未認識到,當前台灣民生經濟搞不好的主要原因就在於搞不好兩岸關係而邊緣化。在這種背景下,在大選中民進黨很容易操作基於統獨意識的「主權牌」而獲得被洗腦的台灣民眾特別是年輕世代的認同與支持。

二是2019年以來台灣外部環境變化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1月2日大陸提出和平統一五大政策主張,特別是民主協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6月以來香港又出現「反修例」事件。這讓蔡英文及民進黨「撿到槍、撿到炮」。

11日,民進黨台北競選總部外聚集大批民眾。(中央社)

民進黨及其當局利用台灣多數民眾目前不願意統一,大勢渲染「芒果乾」(亡國感),主打「主權牌」,反對「一國兩制」。這使得台灣社會氛圍從2018年憂慮民生經濟、反對執政黨改革為主,轉變為憂慮「主權」存亡為主。此外,美國擺明支持民進黨及蔡英文。外部環境的這些變化,顯然都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而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

三是台灣媒體「綠化」並被(民進黨)當局掌控。台灣媒體包括傳統媒體和新媒體,已經普遍性「綠化」,並多被(民進黨)當局掌控,因此多選擇性報道。結果,「假文憑」、「私煙案」、「三百萬」等不利於蔡英文選舉的事件都不克發酵;而韓國瑜的正面消息很難傳播,負面消息倒是滿天飛。

四是藍營分裂,國民黨不團結。宋楚瑜參選分走票源。郭台銘出走並跟柯宋合作、國民黨各派系不團結,讓其支持者難以歸隊支持韓國瑜選舉。黨主席吳敦義忙着鋪排自己的後路,輔選不力,難以整合黨內派系支持韓國瑜選舉,影響到國民黨黨組織有效發揮對韓國瑜選舉的協助作用。

內部不團結是國民黨的老問題。(AP)

五是拿香跟拜的論述能力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韓國瑜及國民黨觀念及思維保守,論述上拿香跟拜,行動上擔心被抹紅。這不僅讓韓國瑜掉入民進黨設定的戰場特別是「主權」戰場而難以自拔,而且讓韓國瑜本可以滿足庶民「安全」、「有錢」的訴求的優勢難以發揮。

六是未兑現承諾的「落跑市長」印象不利於韓國瑜及國民黨選舉而有利於蔡英文及民進黨選舉。由於拿香跟拜擔心被抹紅,韓國瑜未能深耕大陸,未能廣泛開展兩岸城市交流合作,結果未能持續讓高雄「貨出得去」、「人進得來」,未能很好兑現讓高雄庶民發大財的承諾。結果,韓國瑜難以擺脱「落跑市長」的帽子,也未能很好地給其他縣市庶民以選擇韓國瑜可以發大財的預期。

高雄市長韓國瑜(圖)13日回高雄市政府上班。(中央社)

01:這六大因素中,超過一半是韓國瑜自身無力去改變的,你會認為他這次參選是註定失敗嗎?

唐永紅:有很多因素他無法完全掌控,但面對不利於自己選舉的外部環境,總得要想些辦法。韓國瑜本來還是有很多可以作為的空間的。

台灣內部的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已經是「綠大藍小」,韓國瑜及國民黨不宜回到傳統藍綠對決的老路去打選戰。我認為韓國瑜最應該採取「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思路,但是他很多時候是拿香跟拜,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怕人家「抹紅」他,一「抹紅」他想去洗白自己,更別提來大陸談經貿合作的事了。

事實上,他真正的支持力量不是傳統的國民黨群體,而是庶民和對蔡英文不滿的群體,他當選高雄市長也不是靠國民黨,就是靠這兩股支持力量。大選期間,除了可以攻擊執政黨施政方面之外,韓國瑜最應該做的事情是要讓這兩部分群體看到他能給他們帶來「發大財」和「改變」的機會。如此,才會有較多的中間選民及淺綠選民票投韓國瑜。其實庶民群體不僅人數眾多(多過有投票權的年輕世代),又主要關心「安全」、「有錢」等民生經濟問題。

11日,國民黨支持者看到票數大幅落後,忍不住落淚。(中央社)

在局勢本來就不利的情況下,韓國瑜應該採取進攻性的做法,以攻為守,但他更多是採取消極的、防守的姿態,而且陷入對手設定的戰場去打仗,這基本上就很難贏了。2019年8月美國政府批准80億美元對台軍售,他只是跟着蔡英文表示感謝。當然,在台灣競選領導人肯定要感謝美國,但只是表示感謝就變成幫蔡英文備書了,民眾幹嘛一定要投你呢?直接投蔡英文就好了。他應該在感謝的同時形成新的論述,以便可以討好一些群體進而對蔡英文政策形成進攻性,這才會帶來選票。

如果是我的話,在表示感謝的同時我會說「台灣的安全主要繫於台海安全,如果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實現和平發展,台灣或許可以節省部分開支,用於改善民生經濟,幫助年輕人養小孩,打造更多的惠民政策、更好的營商環境」等等,既不會讓人覺得衝撞美國,也能讓島內民眾聽的懂,才會對蔡英文有進攻性。只是跟着蔡英文表示感謝,選民的票多半會投向民進黨,因為選民會覺得既然在野黨及對手都肯定了執政黨的政策,那麼執政黨的政策就是完全正確的。

在香港反修例的事情上,韓國瑜講出「誰要一國兩制,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over my dead body)」,我實在不知道他在反對什麼,因為到現在為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在兩岸都還沒有討論、沒有成型,甚至連「標題」還沒有,他就說要反,反的是什麼呢?如果是反「一國」,那就又變成跟着蔡英文主打的主權牌在走。所以在我看來,除了「庶民」這個標誌,他的腦袋還是傳統的國民黨腦袋。現在是藍小綠大的時代,打主權牌必輸無疑。他本應該在「安全」、「有錢」等方面攻擊民進黨,包括蔡英文執政時期觀感非常不好的貪腐問題等等。

韓國瑜在此次選戰中的策略多有失誤。(AP)

說到「有錢」,就不能不提他高雄市長的身份。他在高雄做了一些事情,包括修路等,但是讓高雄人民發大財這個承諾沒有很好兑現。高雄2019年1-6月份的經濟數據還不錯,到下半年數據就不好了。這就給人造成一種印象,高雄並沒有因為你當市長而改變。實際上韓國瑜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台灣經濟大環境的影響,況且想要拼經濟,很多政策不是他的權能,是台灣當局的權能。他想在高雄建自由貿易區,蔡英文當局不同意,實現不了。

所以唯一可能的路徑就是通過他本來的優勢,在認同「九二共識」的基礎上,促進兩岸展開經貿與人文交流,通過去大陸推銷產品、引進大陸觀光團讓高雄的「庶民」發大財,而不是空喊口號。但是因為怕被「抹紅」,大陸去了一次他就再沒去過,高雄沒有出現採購團、觀光團。經濟數據不好,「落跑市長」的帽子就更難摘掉了,韓國瑜在高雄就丟了26萬票。

如果能做成競選市長期間提出的「發大財」的承諾,不僅會獲得更多高雄民眾的選票,還會給其他縣市民眾營造一種「韓國瑜若能當選台灣領導人,我們也有機會『發大財』」的預期,進而投票給韓國瑜。

但是很遺憾,韓國瑜整個選戰中大部分時間是消極選舉的,跟着民進黨的選舉節奏在走,被人家拖到主權牌的戰場中,所以他的民調在他請假選舉之前一路走下坡路。

01:除了韓國瑜的戰術選擇,也有觀點認為,韓國瑜曾經「一人救全黨」,但在大選面前政治企圖作祟,變成「全黨救一人」,甚至同時「拯救」了民進黨,因為他是國民黨內再次出現分裂的重要因素。

唐永紅:這是典型的傳統國民黨勢力對韓國瑜的攻擊,實際上,韓國瑜雖然敗了,但是在藍營中也只有他最有戰鬥力。換了其他候選人,輸的更慘。其實,韓國瑜並沒有慘敗,在只有約24%的台灣民眾認同「一中各表」的情形下,在國民黨支持者分裂的情形下,在國民黨組織觀感不好的情形下,韓國瑜還拿到了38.6%的選票,已經不錯了。

國民黨15日在中央黨部召開中常會討論選後黨主席請辭一案,一群舉著「清黨」手板的青年軍,在黨部大廳與其他支持者爆發衝突,最後由警方驅離出場。(中央社)

01:552萬票基本意味着藍營支持者歸隊?

唐永紅:韓國瑜獲得552萬票,並不意味着藍營支持者完全歸隊,其中也有部分中間選民甚至政治淺綠的庶民的票。國民黨不團結是老問題了,韓國瑜從初選到正式代表國民黨參選的過程中,國民黨的不團結表現明顯。韓國瑜實際上是一個人在戰鬥。國民黨裏的權貴大佬不喜歡他,打心眼兒裏看不起韓國瑜,因為韓國瑜跟他們不是同一路的高學歷精英或權貴,在他們眼裏韓就是一個鄉下來的「草包」。他們並不真心希望他贏。韓國瑜如果真的當選總統,國民黨內的其他大佬認為他們基本上就「完了」,國民黨內會出現革命性的洗牌重組,他們恐怕更擔心這個。

所以韓國瑜從一開始就不被國民黨的權貴大佬所接納,之所以能夠成為代表國民黨的候選人,是因為其他各個候選人的民意支持率誰都比不過他。包括吳敦義自身一直想選,後來也只能主動放棄,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那個命。但是國民黨那些人都在算計自己的利益,在吳敦義身上也明顯看的出來,輿論都公認他沒有盡力輔選韓國瑜,包括不分區立委候選名單的爭議,包括將郭台銘作為候選人蔘加初選。郭台銘就是被國民黨權貴們「拱」出來的,但是最後又沒有能力說服郭台銘留在黨內,反而造成國民黨支持者分裂,更導致民眾討厭國民黨。

其實2018年11月的「九合一」選舉本質上不是國民黨的勝利,可是國民黨的諸侯大佬卻多以為2020有機會,故爭着出來參選,從認知上就出了問題。國民黨對於自身的問題並沒有任何的反思與改進。

雖有眾多狂熱「韓粉」,但韓國瑜在國民黨並沒有得到足夠的支持。(多維新聞)

01:「九合一」是在民進黨的襯托下,國民黨被抬到一個很高的位置,但越是站的高,大選期間的分裂亂象讓國民黨摔的越重。

唐永紅:2016年台灣大選結束後,我在接受媒體專訪的時候就預言過,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如果蔡英文時期在民生經濟方面沒有比馬英九時期更壞,那麼蔡英文的連任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民進黨可能會有執政12年的機會。講這個話的主要依據就是台灣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格局已經發生質變,從藍大綠小轉變為綠大藍小,統獨勢力此消彼長,國家認同感疏離,大部分台灣人不願意兩岸統一等等,民進黨已經進入「政治正確」的收穫期。

去年「韓流」開始興起,主要力量就是對現狀不滿的庶民,不光是對民進黨不滿,這其中同樣包括對國民黨權貴的不滿,他們需要尋求自己的政治代言人,所以才有了「韓流」。「韓流」的興起讓國民黨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點的機會衝擊蔡英文的連任,但最終還是因為國民黨內部不團結、拿香跟拜、害怕抹紅等老毛病,還是輸了。

2020總統立委選舉國民黨大敗,黨主席吳敦義辭職。(中央社)

01:剛才你提到,假如這次韓國瑜真的當選總統,可能會給國民黨帶來革命性的改組。但事實是國民黨又一次慘敗,各種老毛病似乎也積重難返,未來國民黨還有扭轉頹勢的機會嗎?

唐永紅:暫時我還看不到機會。從長遠來看,國民黨如果不能找到一個讓台灣民眾接受的論述,總是像現在這樣拿香跟拜,那是沒有機會的。如果它能夠堅持做自己,找到一套獨立論述,通過比較長時期的推廣普及,等待形勢變遷,將來還是有機會的。

在當前的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未及發送質變的情形下,國民黨的機會就在於「庶民起義」。庶民已經開始經濟覺醒,但還沒達到政治覺醒,還不知道現在很難賺錢、經濟民生這麼困頓的根源在哪兒,或者說多數台灣人還沒想明白。

國民黨總統暨立委選舉失利,中常會15日檢討敗選和處理黨主席吳敦義請辭案。會場外,曾任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的林家興(前排中)等人串聯青年發起行動,提出革新訴求。(中央社)

年輕世代更是難以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尚且可以在父母的庇護懷抱中追求「小確幸」,還沒有真正體會賺錢的辛苦。韓國瑜的支持大多是50歲以上的那幫庶民,主要原因就是這些人經歷過曾經「錢淹腳目」的時代,也經歷了最近20年掙錢越來越辛苦的時期,他們有強烈地不同經驗的比較,開始經濟覺醒。可年輕世代是完全不同的成長經歷,他們在民進黨長期的影響下又接受了民進黨的一整套主張,所以年輕一代的政治覺醒要來的更慢,他們連經濟覺醒都沒有。

當廣大台灣民眾從經濟覺醒走向政治覺醒的時候,堅持「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就會進入「政治正確」的時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